阅读老地图

来源:沈阳日报 2021-04-15 15:59

  □女真

  那些保存下来的近代以来的航拍图,以及新旧地图迭加在一起的对比图,让我一点点明白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城市是怎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让我用眼、用心观察身边的街与道时,无论身处哪个季节,无论丈量街路的脚步沉重还是轻盈,都可以神思飞扬。

  在各种导航软件普遍应用之前,不止一位开车来的外地朋友向我吐槽沈阳的道路——不是吐槽沈阳的马路修得不好,而是说沈阳城里有些地方街道方向不正、单行道多,作为司机,他们在沈阳城里经常迷路、辨不清方向,稍不留意,就可能南辕北辙。

  面对外地朋友吐槽,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他们证明,在这里生活了挺长时间的人也曾辨不清方向。记得有一次迷路是傍晚开车去八经街附近,去见从大连来沈的一位老朋友,我从北陵大街开到十一纬路时不知道怎么继续走了。八经街自南向北机动车单行,那一带另有好几条单行道,白天可以按照指示牌顺利行车,晚上观察路标不如白天方便,导致我绕了好几个大圈子才找到正确地址。后来我工作调动到省文联,单位的办公地址位于八经街与九纬路交叉路口,我经常走路去不远处十一纬路旁的南市场八卦街,那边的街道好像设计时就准备迷惑行人辨别方向,所以在那里遇见打听路的行人或者司机,每一次我都耐心指点,他们对方向的迷惑提醒我自己当年也曾经在这一带绕圈子,像遇见鬼打墙。

  我另一次难忘的迷路经历是从棋盘山回家的路上,当时车上坐着我父母,我带他们看罢世博园准备回家,说话时分散了注意力,本应在沈抚立交桥桥下向北拐,结果我把车开上了桥。意识到犯了错误时,车已经上桥无法后退,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开,我遵从内心第一个判断,下了桥找到路口第一时间向北拐,自以为大方向不错,后来经过的道路,我却感觉自己走的是另外一个从没到过的沈阳,好像所有进入眼帘的街道名字既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我把车向着心目中的“北”开了二十多分钟也没看到距离北陵越来越近的一丁点迹象。因为父母在车上,我怕坦白出自己迷路让二老担心,只好凭感觉继续向前开,越走越迷惑,眼见天色已晚,为了不犯更大的错误,我在一个方便的地方靠边停下,向路边的警察虚心请教。在警察的指点下,七扭八拐,终于看到前方一个蓝色指示标牌上写着距离惠工广场还有多少公里的字样,心中窃喜到惠工广场我就认识路了。又开了一会儿,赫然发现前面不远的马路右侧,竟然是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那个沈阳人都认识的日历建筑,到了这时我才如释重负,知道自己不靠路牌也可以找到北陵公园附近的家——至今我也想不清楚那个傍晚我多开出的将近半个小时,究竟走过哪些街道。

  对于像我这样路痴的司机,导航软件的出现简直太解渴、太救命了。现在无论开车还是步行,到任何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不再心虚自己会迷路,自恃咱可以用手机导航。导航软件的普遍应用,方便了当下人的出行,让传统的纸质老地图好像失去了用武之地,但仔细想想,老地图其实仍旧有自己珍贵的价值。

  我现在经常翻看的两张老地图,一名《沈阳县全图》,二名《奉天省城全图》。这两张一百多年前的老地图,附在修于民国六年(1917年)的《沈阳县志》目录后面,比例尺和方位标识看上去好像并不完全符合现代测绘标准,但让我百看不厌。在《奉天省城全图》上,沈阳城的八门八关还在,城方郭圆清楚可见,城内的井字街道都为东西南北正方向,在这样的街道上走路我相信自己肯定不会迷路。虽经一百多年变迁,但当今沈阳老城区的一些街道格局仍可以在这张老地图上得到印证。

  在这张地图的西侧已经可见京奉铁路、南满洲铁道及其附属车站、广场。隶属于南满洲铁道的奉天驿(今沈阳站)东侧,那一带的街道方向自成体系,南北街道走向大致与铁路线平行,连接车站广场和公园广场之间的道路有的呈放射状倾斜,与老城内街道的方正形成鲜明对比,也让我明白了老和平一带的道路为什么与老沈河有那么大的区别——老和平的街道走向大体是日本人建设铁路附属地的遗迹,而老沈河的街道大格局来自于1625年开始在明代城池基础上改建的盛京城。沈阳老城和满铁附属地之间,也就是今天东起青年大街西至和平大街之间,绘制地图的当年,除美、俄、英、德、日等领事馆,积善寺、皇寺、关帝庙、太平寺等庙宇,一些地方标识为预备建设用地。在沈阳后来逐渐建设的过程中,为了迁就东西两片城区道路,老城与满铁附属地之间的街道方向“近朱者赤”,靠近老城的地方街道方向接近正南正北,靠近满铁附属地那边街道的方向多少有些倾斜。今天沈阳老城区道路方向多样、不规则的形态,大致就是这样形成的。

  今天老沈河、和平以外的沈阳主城区,在一百多年前的《奉天省城全图》上大多无法看到,要到《沈阳县全图》上查找。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在满铁附属地以西,日本人开始圈地建工厂,村落、农田变成厂房,胭粉屯、览军屯、张士、杨士、李官等当年的村庄现在只留下了地名。铁西那边的街道,像老和平一样,南北走向的马路大体跟铁路平行。沈阳老城以北,昭陵、北塔、御花园、陵堡子、北大营等在《沈阳县全图》上出现的标志性地点,昭陵、北塔、北大营今犹在,御花园原址上是同名住宅小区,而当年守陵人聚居的陵堡子一带,昭陵与北塔之间,1928年开通了陵东街,我现在就经常走在这条马路上。沈阳老城以东有福陵坐落,中间有马官桥等村庄。老城以南,南满铁路跨越浑河,过了苏家屯一路向南而去。

  关于沈阳城的历史衍变,已有各种专门的著作。我比较喜欢翻看一本从城市规划角度研究这座城市的专著。从候城、沈州、沈阳路城、沈阳中卫城,一直到盛京城,一直到后来的奉天、沈阳,这本书中不同时代的老地图吸引了我的目光;而那些保存下来的近代以来的航拍图,以及新旧地图迭加在一起的对比图,让我一点点明白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城市是怎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让我用眼、用心观察身边的街与道时,无论身处哪个季节,无论丈量街路的脚步沉重还是轻盈,都可以神思飞扬。

编辑:xw0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