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老舅

来源:沈阳晚报 2021-04-13 16:34

  安欣

  听到老舅去世的消息,我无法相信。尽管他已患病多年,但情况一直较平稳,没出现大的恶化,我执信他能长寿。想不到生命的“休止符”竟然提前出现了。

  老舅名叫丁继良,为继承优良传统之意。上个世纪50年代,老舅毕业于沈阳机电工业学校。60年代支援大三线建设,他举家迁往西安。一去就再没回来,最终将生命留在那里。

  老舅是陕西精密合金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业务精湛,是合金材料方面的专家,曾获省一级的表彰。老舅写得一手好字,每次他给我妈的来信,我都要看一遍,照着上面漂亮的书法描摹一番。

  我与老舅有着特别的情缘。我的外形长得非常像老舅,身高、胖瘦、宽肩膀都雷同。从背后看,相似度更高。为此,我与老舅的亲情更浓一层。

  1975年,我去西安看老舅、舅妈。当时经济条件差,细粮和肉蛋油定量供应。老舅心疼我,让舅妈上顿下顿给我做好吃的,把家里仅有的几斤细粮都做给我吃了。那天,正赶上端午节,舅妈包了一大锅红枣粽子,我吃着香喷喷的粽子,真是甜到心里。星期日休息,老舅领我去看西安著名景点,这张合影就是我俩游大雁塔时照的。

  老舅虽已远去,但他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编辑:xw0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