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朱默涵:一遇古琴,一生默守
https://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21-03-26 09:46
分享到:
更多

  朱默涵在演奏中。李浩摄

  朱默涵与恩师顾梅羹对弹古琴。

  正坐调琴,颔首静心。当指尖轻落弦上,朱默涵顷刻间物我两忘。一曲《良宵引》幽鸣婉转,韵味深长。如在一个秋凉如水的静夜,月朗星稀,尘嚣绝离,心也如当空皓月般明净清凉……

  抚琴女子朱默涵,已与古琴为伴四十余载。遥想当年,一个16岁的沈阳小姑娘,邂逅了一位80高龄的中国古琴名家,人生轨迹从此改变。后来,她成了中国古琴专业第一位硕士研究生;再后来,她成为集演奏、教学、科研于一身的多栖古琴家。如今,朱默涵为沈阳音乐学院古琴专业教授、硕士生导师,同时也是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先生当年把古琴艺术的种子带到沈阳,我要沿先生的路走下去,这个信念从我一遇古琴的那天起,从未改变。”

  一位大家

  古琴在古代被称为“琴”,它的出现与帝王相关,素来是一件高雅之器。据朱默涵介绍,古籍记载“伏羲作琴”。自《诗经》起,我国文学作品中就出现大量关于古琴的记录,如“妻子好合,如鼓瑟琴”等。作为我国古代的主要乐器,古琴一直被文人雅士赋予修心养性的功能,连孔子也对古琴十分推崇,能弹琴唱诗经三百首。

  “琴文化因不同地域不同师承,风格也各有不同,因此也有了流派之说。”朱默涵称,川派为中国古琴九大流派中的重要派系,历史源远流长,是中国最具代表性、流传最广泛的古琴流派,司马相如、诸葛亮等人都隶属此派。而她的恩师顾梅羹,即为近现代鼎鼎有名的川派大家。

  朱默涵称,顾梅羹先生1899年生人,祖籍四川,出生于一个古琴世家。顾梅羹先生的祖父是近现代川派鼻祖张孔山的亲传弟子,其父亲、叔父都是近现代琴坛颇有影响力的人物。“恩师幼时受家庭熏陶,得川派真传,十几岁便在琴坛赫赫有名。他还酷爱中国传统文化,在文学、绘画等方面皆有造诣。”

  顾梅羹1956年被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聘为研究员,并加入北京古琴研究会。他完成了几十万字的《琴学备要》,被誉为“中国现代古琴教育史上最全面的教科书”,为我国古琴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这样一位重要的古琴大家,是如何与16岁的朱默涵结下师徒之缘的呢?

  一个女孩

  朱默涵生于1963年,少女时期就读于沈阳市第三十一中学。在那个崇尚“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她本来也想学习数理化考大学的。

  “我家里没有人搞音乐,但我却生于一个‘音乐之家’,从小家里唱机天天唱个不停,逢年过节还会开‘音乐会’,所以我从心底里是喜爱音乐的。”

  1959年,沈阳音乐学院开设古琴专业,将顾梅羹从北京聘至沈阳。1979年,80岁高龄的顾梅羹历经坎坷后仍在沈音任教,却是一位孤独的老师。“先生主要以搞研究为主,因为学古琴的学生太少了。他当时年岁已高,有心寻找一位有音乐天分还愿意学习古琴的孩子,想要把川派技艺承传下去。”

  一代名家,主动寻徒。机缘巧合,16岁的朱默涵经人介绍,被带到顾梅羹家里。

  “我之前从没见过古琴,就是好奇想去看一看。”时隔40多年,朱默涵依然清晰记得首次相见的情形。到了顾先生家,朱默涵发现老先生很慈祥,一点都没有想象中大教授的架子。顾先生让她看了古琴,之后为她弹奏了一曲《良宵引》,她当即被古琴独特的琴音所感动、吸引。一曲奏毕,老先生问:你喜欢吗?朱默涵答:喜欢。老先生又问:这古琴啊,老话讲难学易忘不中听,你想学吗?朱默涵答:想学。老先生又抛出第三问:弹古琴的人都穷啊,你还学不学呢?朱默涵想了想说:我喜欢就一定学。老先生说:那就试试看吧。

  或许连顾梅羹也没有想到,他就这样收获了一位认真而执着的弟子。学琴一年之后,1980年,朱默涵考入沈阳音乐学院,成为古琴专业唯一一位学生。

  一代传人

  几千年来,古琴因其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具有高度文化属性,因而小众且和寡。40余年琴学之路,朱默涵与恩师一样,在品味到极致的清雅之余,也品味到极致的孤独。

  “上学时我没有同学,也没有什么师兄师妹,整个古琴专业就我一个人。”

  但朱默涵对古琴真心热爱,她挤出一切时间练琴,因为练琴对她来说从不是一件苦差事,而是一件快乐的事。“学校的琴房挨得很近,干扰很大,可是很奇怪,我一练琴就能完全沉浸下来。”

  大学时的朱默涵是个学霸,她同时辅修了钢琴,各科成绩优异,本科毕业便留校于沈音民乐系。1985年,沈音第一次招收古琴专业硕士研究生,她刻苦攻读后如愿考上,继续追随顾梅羹先生,学习更为高深精湛的古琴弹奏技艺。

  2003年,中国古琴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古琴逐渐获得世人关注,但相比其他乐器,考古琴专业的学生、学习古琴者依旧稀少。

  “古琴不为悦人只为悦己,它音量小,与其他乐器合作机会少,社会需求不多,所以我是在多年之后,才慢慢明白先生第一次见我时问我的话:‘学古琴的都穷啊,你还要不要学呢?’”

  然而,跟第一次见面时的盲目回答不同,40多年后的今天,朱默涵早已找到答案:“我多幸运啊,能师从顾先生,今生都与古琴为伴。”如今的朱默涵,已经不再像求学时那样孤独,她同时执教于沈音初中、高中、大学三个学段,每天都在“累并快乐着”。

  托尔斯泰说:“音乐是人类情感的速记”。从三四千年前的上古时期,到数字信息化的今天,空灵悠远的古琴琴音里,始终含藏中华文化的密码。从一个懵懂的小姑娘,到一代孤独的古琴大家,朱默涵的选择也如恩师一样:一遇古琴,一生默守。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张萍

编辑:test4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