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历史见证
爱国竞赛 从沈阳涌向全国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20-10-09 08:40
分享到:
更多

  沈阳人民欢送奔赴抗美援朝战场的青年。

  编者按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沈阳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地位特殊,被称为“前方的后方,后方的前方”,全市上下同仇敌忾、步调一致的社会凝聚力,全民支持、人人参与的战争动员力,要啥产啥、没啥造啥的工业生产力,粮草血浆、随要随到的后勤保障力,为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坚强的保障。

  在这场血与火的斗争中,沈阳市党员干部带头上前线,市民群众踊跃参军参战,工厂加班赶制武器弹药,工人献工捐献飞机大炮,全城炒面赶制军需干粮,抢修铁路铸就打不垮的运输线,腾空医院救治前线来的伤病员……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英雄故事,谱写了沈阳这座城市敢于牺牲、无私奉献的英雄壮歌。

  从今天起,本报特别推出“遍地英雄——沈阳人记忆中的抗美援朝”系列报道,从沈阳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的不同侧面,重温那些发生在沈阳、发生在普通沈阳人身上的英雄故事,传承和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

  1958年3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从朝鲜撤军回国。3月17日,《沈阳日报》1版通栏套红的大字标题“欢迎志愿军英雄光荣归来”格外醒目。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出兵朝鲜,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边界。1950年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沈阳人民竭尽全力,从人力、物力、财力各个方面,给予抗美援朝战争以持续有力的支援。

  作为地处抗美援朝后方前沿的城市党报,《沈阳日报》把揭露美帝国主义战争罪行、动员人民群众积极支援抗美援朝作为使命,全面报道沈阳各界支援抗美援朝的行动,报道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战斗的事迹,迅速掀起了抗美援朝报道的热潮。仅从1950年抗美援朝开始至1953年底,《沈阳日报》刊发的抗美援朝、反对美帝侵略的稿件就多达5133篇。

  爱国生产竞赛从沈阳发起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党中央发出了响亮的号召。

  1950年10月底,沈阳市开展了征兵工作,由市委、市政府以及工、农、青、妇等有关部门组成动员新兵委员会。当年,沈阳首批动员新兵任务为1850名。群众积极报名参军,结果市郊1419名、工会213名、市区258名,总计1890名,超额完成征兵任务。据统计,抗美援朝期间,沈阳共有3872名青年参加了志愿军。

  《沈阳日报》详细记录了沈阳人民响应号召,掀起参军参战热潮的动人景象。

  1950年10月16日,沈阳市立十中韩锡镇、方泽廷、郑文学三名同学投笔从戎,报名参加志愿军。学校特别为这三名同学开了一个热烈的欢送会。就在欢送会的当天下午,全校分班举行了座谈会,同学们一致表示,要参加支援朝鲜保卫祖国的斗争。19日在校内又掀起了投笔从戎的热潮,一个小时内,提交申请书的就有380名。就连音乐老师刘抚东、图画老师邓砥中等六人也报了名。

  在沈阳市郊青年农民的志愿参军热潮中,沙岭堡村曹大爷在动员大会上给儿子曹洪发报了名。在曹家父子的带动下,现场又有11名青年报名参军。

  支援前线第一个重要的实际工作,是捐献飞机、坦克、大炮、高射炮、反坦克炮等杀敌武器。1951年6月7日,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就捐献武器的具体办法发出通知。沈阳各界迅速行动起来,捐款捐物捐献飞机大炮,《沈阳日报》报道了其中许多动人的场面——

  1951年6月8日,沈阳市机器零件制造业同业公会便捐献达15亿元(东北旧币),并向各同业公会提出开展捐献武器挑战竞赛。紧接着,沈阳市机械厂、矿山机械修理厂、铁路器材厂工人提出“前方需要什么,我们就供给什么”的口号,鼓励全市人民尽其所能,为抗美援朝自愿捐献。

  建兴铁工厂王子仁个人捐献五百万元,还代表工厂捐献二千五百万元。万通电工厂年文发说:“我向大裕铁工厂曹经理应战,捐献一千万元。”已经捐献一千万元的大裕铁工厂曹伯龙经理,面对年文发的应战,当即表示再捐献一千万元。

  沈阳各界群众想出很多办法,一面增产增收,一面大力展开捐献。沈阳市总工会还鼓励职工实行每周一天“义务劳动捐献日”等制度,把义务劳动日所得工资和奖金的部分或全部捐献出来,用以购买飞机大炮,支持抗美援朝战争。

  沈阳第三机器厂、新纪录运动创造者赵国有所在班组向各厂矿工友提出生产竞赛挑战,冶炼厂工友起而应战。1950年10月26日,《沈阳日报》一版刊登了这个消息,并配发短评《回击美帝侵略行为展开革命生产竞赛》,号召全市工人开展爱国主义生产竞赛。10月27日,东北总工会号召东北全境职工响应沈阳工人的挑战。至此,一场爱国主义生产竞赛在全市轰轰烈烈地展开。

  这一阶段,《沈阳日报》每天都刊登大量有关生产竞赛的消息。据中共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沈阳人民记忆中的抗美援朝》记载,到1951年年末,全市有20个产业系统、254个工厂企业开展了爱国主义生产竞赛,参赛职工9万余人。生产竞赛这一形式,建国初期由沈阳工人发起,由《沈阳日报》首次见报,并进一步宣传报道,扩大影响到了全国各行业,在中国新闻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

  1949年7月就在工人报社(沈阳日报社前身)工作、今年92岁高龄的老报人张永,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全民支援抗美援朝的大背景下,在大规模宣传报道生产竞赛的工作中,《沈阳日报》利用自身媒体优势,宣传推广了“姜万寿连续作业法”,把生产竞赛引向深入。此后,《沈阳日报》又报道了多个典型,引导了沈阳市一些行业的技术创新发展。

  从1950年11月下旬开始,《沈阳日报》陆续报道沈阳各界人士为志愿军捐献慰问袋,和工厂职工为支援前线义务献工的新闻。还先后报道了10多万家庭妇女加工55万套军服和棉被、大批职工响应号召参军支前的先进事迹。

  亲赴前线采访最可爱的人

  抗美援朝期间,沈阳日报社青年员工、编采人员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分四次志愿报名前往或被派往朝鲜战场,以不怕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支援抗美援朝和采访报道。

  张永回忆说,1953年9月,沈阳日报社在认真完成各项宣传任务的同时,派出记者陶野、王英(王英媛)随赴朝慰问团到朝鲜平安北道采访。陶野赴朝后,于11月28日在《沈阳日报》上发表了他采写的通讯《“坑道五勇士”》,介绍志愿军某连三班副班长、青年团员李广福率领战斗组长王大斌、傅云清和战士田腊福、彭够霄,在坑道被敌机炸塌后,在坑道里坚持六天六夜被营救出来的故事。

  1953年11月30日,《沈阳日报》刊登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第七总分团记者王英随团实地采写的通讯《访问金日成综合大学》。12月21日《沈阳日报》刊登了陶野采写的通讯《保持罗盛教烈士的光荣!——记赴朝慰问团代表访问“罗盛教连”》,记述了辽沈地区赴朝慰问团代表与罗盛教烈士前战友会面的情景。

  对于采访志愿军回国的动人场面,沈阳日报社老记者白茅仍记忆犹新:1958年3月15日,首批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回国。白茅一接到采访任务,立即连夜赶往安东(今丹东)采访。在火车上,他几乎一夜未眠,天刚一亮就赶到火车站月台上,趁战士们吃饭的十几分钟时间进行了紧张的采访。然后,在站前广场临时搭设的欢迎会主席台后的木板上写完了稿子,之后跑步去电报局发稿。当1700余字的通讯《亲人回来了》发稿结束后,这时白茅才感到浑身乏力,饥肠辘辘。

  3月17日,《沈阳日报》第三版刊登了白茅采写的这篇通讯。通讯中写道:“当战士们出国作战的时候,敌人的炸弹在鸭绿江中炸起冲天水柱,隔岸新义州上空黑烟弥漫,安东街上就流着祖国人民的鲜血。而今天,一切都变了,鸭绿江的水静静地流着,锦江山上的园亭楼阁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大江两岸千百万面红旗在招展,数不清的彩花飞向亲人,在锣鼓声、鞭炮声和欢呼声中,我们的志愿军战士精神焕发地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朝鲜停战后,沈阳日报社还派出应春时、高维仁两位记者,参加了战俘情况专项调查工作。2001年6月17日的《中国老年报》第三版,以《执行特殊任务的记者组》为题,特别记载了这件事:朝鲜停战谈判从1951年7月10日在开城开始,持续两年之久。五项谈判议程中,又以战俘遣返问题交锋最为尖锐和激烈。由于遣返战俘问题成为停战谈判的焦点,急需组织一批人对它的来龙去脉进行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材料,以便揭露敌人在战俘遣返上玩弄的诡计。于是,经中央宣传部同意,在解放军总政治部敌军工作部领导下,从新华总社和北方几家报社抽调得力人员,急速组成了执行这一特殊任务的抗美援朝记者组。

  这个特殊记者组有18人,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社、光明日报社、工人日报社、中国青年报社、东北日报社的记者在内,还有沈阳日报社记者应春时、高维仁。记者组经过两个多月的深入调查,每个人的笔记本都记得满满的。又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一本《美军虐杀战俘暴行调查报告书》初稿印出来了,它有力地证明了美军屠杀战俘、非法虐待战俘的罪行。

  大力支前沈报人驾车赴战场

  为了更好地支援朝鲜前线,沈阳先后有三千多名青年工人和学生志愿参军参战。沈阳日报社不仅在宣传上全力以赴,同时还动员报社青年参军,组织职工献血。1950年12月20日,沈阳日报社专门召开大会,热烈欢送后勤部门三位同志赴朝鲜参加战勤工作。

  1950年12月25日上午9时,沈阳市在沈铁职工俱乐部举行了盛大的欢送青年工人参加军干校大会。其中,沈阳日报社青年工人朱成林、董秀兰、陈国斌、朱义芳四人响应祖国号召,报名参加了军干校。另外,沈阳日报社的董建勋、吴铁铮二人也志愿赴朝参加了战勤工作,负责战士伙食管理与守卫弹药库。

  朝鲜战争爆发后,最初由于中朝军队没有空军,战场的制空权被美国飞机控制着。仅第一个星期,首批入朝的1300余辆汽车就在美国飞机的狂轰滥炸中毁坏200余辆。在这种背景下,至1950年底,沈阳共组织动员汽车司机889人,汽车修理工330人,翻译132人,厨师103人及防空通讯员905人入朝参战。

  沈阳日报社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也立即将市工委分配给报社的唯一一辆老式吉普车捐给前线,并派司机马良骥驾驶前往朝鲜战场。马良骥入朝时刚27岁。有一次,马良骥开车被美国飞机紧追着不停地射击。毫无战场经验的马良骥机智地摆脱了美国飞机的纠缠,完成了任务。

  志愿军战士、沈阳日报社老职工吴铁铮曾回忆说:那年他19岁,单位开完抗美援朝参军参战动员会后,他立即申请赴朝参战。12月下旬被编入后勤第20大站,任战勤参谋。1951年1月1日,他坐车从宽甸入朝。当年6月,第20大站在朝鲜安州郡北松里驻扎下来,吴铁铮先后任仓库保管和北松火车站军代表,他一直战斗在清川江南岸的北松车站。当时,我国全部援朝物资都要经辽宁安东(今丹东)、宽甸、吉林辑安县(今集安)这3条铁路源源不断地运到朝鲜。因此,北松车站成为十分重要的军需品转运站。而不远的清川江大桥地处朝鲜南北交通咽喉,因此北松车站和清川江大桥便成为敌机昼夜轰炸的重点目标。志愿军一级英雄杨连第就是在抢修清川江大桥时光荣牺牲的,年仅33岁。他被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吴铁铮在凶险的环境里,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当战争结束时,他一跨进了祖国的大门,喜悦的泪水就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浓浓的“志愿军情结”,是沈报人的宝贵财富,更是沈阳城市精神的凝聚,彰显着了这座英雄城市的精神风貌,也引领着这座城市光辉的未来。

编辑:xw028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