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最具诗人气质的人民作家魏巍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20-07-29 09:00
分享到:
更多

  索焱绘

  □胡世宗

  他曾在抗美援朝前线写出轰动全国的感人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后来又写出多部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其中史诗式三卷本长篇小说《东方》获首届茅盾文学奖,长篇小说《地球的红飘带》影响巨大。

  但骨子里,他仍是一位诗人。

  1950年恰好是魏巍的而立之年,他的胸中涌动着不能平息的潮水。那时五星红旗刚刚升起在天安门广场,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美国伙同十几个国家的所谓“联合国军”发动侵朝战争,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魏巍心思澎湃,随手写下了一些类似晋察冀边区抗战“街头诗”那样的短章:”你,听到炮声了吗?/青年人!/不要光知道幸福,/不知道仇恨。(《你》)这些鼓动性极大的短诗,发表于1950年12月3日《人民日报》,作者是写给全国青年人的,更是写给他本人的。组诗发表20天后,魏巍本人就奔赴朝鲜前线。

  赴朝前,魏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学校教育科副科长。在前线,他采访了志愿军司令部有关领导,“提审”了美军俘虏,深入到了阵地前沿。汉江前线的日日夜夜,战斗激烈而又艰苦,魏巍看到战士们一个个嘴唇干裂,眼睛熬红,耳朵震聋,他们一口炒面一口雪,坚持斗争,想的是祖国人民的安居乐业,想的是解救战火中的朝鲜人民。一个想了很久的问题反复跳动在他的脑海里:谁是最可爱的人?谁是最可爱的人?从朝鲜前线回到祖国的首都北京,他被任命为解放军文艺社的副主编,匆匆地报了到,在一间小平房里,他点灯熬油地完成了《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作品,以火炽般热烈、海洋般深沉的感情,讴歌了志愿军战士爱国主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高贵品质。解放军文艺社社长宋之的看了,非常赞赏,便亲自转给了《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在头版通常发表社论的位置发表了这篇作品。

  《谁是最可爱的人》感动了千千万万读者,魏巍的大名传遍了全国,他到处接受邀请演讲,做报告,讲最可爱的人的故事。这篇作品传遍了整个朝鲜战场,战士们的心沸腾了。

  在中南海,朱德总司令看到了魏巍的这篇作品,说:“写得好,很好!”毛泽东主席看过后,指示印发全军。在1953年9月全国第二次文代会上,周恩来总理作报告时说:“我们就是要写工农兵中的优秀人物,写他们中间的理想人物。魏巍同志所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就是这种类型的歌颂。它感动了千百万读者,鼓舞了前方的战士。我们就是要刻画这些典型人物来推动社会前进。”讲到这时,周总理大声问道:“魏巍同志来了没有?我要认识一下这位朋友。”

  从1959年到1979年,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魏巍写出了75万字三卷本的长篇小说《东方》,应该说,这是《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宏大的续篇。

  1953年秋冬,魏巍和在农村土生土长的夫人刘秋华重返了无比亲切的冀中大地。魏巍心细,带回了一辆破自行车,为了这村那村地跑着方便。他原本就与这里的乡亲们熟悉,这次来,就混得更亲热了。1958年,魏巍第三次入朝采写志愿军回国的情形,写出了《依依惜别情》这篇深挚动人、脍炙人口的文艺通讯。这一切,都是他为写长篇《东方》作的铺垫。

  1959年2月,魏巍躲到河北邢台驻军的一个师部驻地正式开写《东方》。这年年底,魏巍受命撰写“华北战史”而不得不中断已写出十章草稿的《东方》。这中间,他出访希腊,还受周恩来总理之命,与巴金等人出访越南。

  时隔九年,魏巍又动笔写《东方》了。他在广阔的视野里,探索和表现我们的战士和我们的人民那伟大的心灵世界,从纵的方面写了朝鲜战争的全过程,从横的方面围绕朝鲜和祖国前后方两条线展开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前线主要落笔写一个团,更集中写一个连;后方主要写冀中平原的一个村庄——凤凰堡。小说中的主人公及一些干部战士就是这里的人,这就使交错发展的故事线索和情节得到呼应和统一。他总是着眼战争的全局进行构思,在广阔的时代背景上描绘战争,深刻揭示战争胜利的源泉。作品非常生动和精彩地塑造了志愿军英雄群像和其他各色人物,真实再现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全部历史进程。

  魏巍曾解释使用简洁而雄壮的书名《东方》的含义:自从中国革命突破了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之后,今日之东方已非昔日的东方了,人民在这里站起来了,他们显示了自己的力量,并还有未显示出的潜在力量,这个力量无穷之大。“东方”这个命名与史诗性的内容是相称的。

  1999年1月,我应一家报纸编辑之约写了一篇专访《属于东方的魏巍》,我把打印稿给魏巍审看,他立即用笔划掉了标题中的“东方”二字,写上了“人民”二字。在他的心中,人民的位置永远无比高大,他是属于人民的,他的《东方》是人民的颂歌。

  1978年9月,《东方》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买不到书的读者天天听小说广播。丁玲说:“《东方》是一部史诗式的小说。”“表现了一个时代的最精粹、最本质的东西。”时任总政文化部部长的刘白羽说:“《东方》为我国当代军事文学的创作打开了崭新的局面。”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也是魏巍诞辰100周年。人民喜爱的作家魏巍,在人们记忆中已成一尊雕像,他胸中曾涌动的澎湃的诗情和流淌出的燃烧的文字,将成为一笔韵味深邃的文化财富,激励着国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为实现全面小康的美丽梦想而不懈奋斗。

编辑:xw028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