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1948年军统保密局在沈地下潜伏电台覆灭记
真实的反特故事比谍战剧更有力量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9-12-09 13:52
分享到:
更多
  

  谍战剧近年始终大热荧屏,危机四伏、动人心弦又波澜壮阔,但真实历史中的谍战其实可能并没有那么惊天动地,它们悄无声息,却又比戏剧多了许多“平地惊雷”。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沈阳著名民俗学家齐守成还曾有过数年的“公安岁月”。1950年,从北京四中毕业后的齐守成“北上”赴沈,来到当时的沈阳特别市公安局工作,后负责保密工作。对于经手或案载的诸多沈阳“特务纪实”,齐老每再提起,都仿佛重回到那段硝烟四起的烽火岁月。

  今天,就让我们来听一个沈阳刚解放时发生的反特故事。

  急件来报:敌特谍报组织在沈潜伏

  1948年11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一举攻克沈阳,沈阳解放。这样的好消息令全城人沸腾起来。可就在其后第三天,就传来了另一个消息……

  当时的公安局全称是沈阳特别市公安局,地址位于中山路106号。11月4日夜,公安局局长何侠坐在写字台前,眉头紧锁。写字台上铺开一封急件,急件来自于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以下简称东社部)部长汪金祥。内容是这样的:“……今日下午1时至5时,共截获3份使用特殊频率和呼号从本市发往北平、南京方面的密电(内容附后)。经破译,事关我入城部队番号和参加本市人民政府民主人士名单等重要情报。据悉,本市极可能潜伏有一个庞大的敌特谍报组织,现派员协同工作,望早日破案为要!”后附的密电内容为:“南京金镇边兄钧鉴,伸皓末人44号电悉,所令关于辽沈一战中叛降军官名单,经工作已初获成果,容待后告。惟刘台长城陷后下落不明,下步如何行动请上峰速示。QSY”

  何侠叫来治安处处长马敬铮,并委派他和东社部的侦察员乔壮、马亮协作破案。当晚,由辽阳城防部队移交过来一个国民党军统保密局沈阳站上尉组长,可以从他身上打开缺口!

  一路抓捕:4个潜伏台浮出水面

  上尉组长名为李冠群,大高个,双眼突出,满脸酒刺,他只承认在保密局做过“一般性事务工作”。马敬铮没客气,一句“上尉组长李冠群”直接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我是保密局沈阳站电讯支台的上尉组长,临遣散前被任命为潜伏二台台长,奉命在沈阳潜伏。最近风声太紧,我就逃回了老家。”

  电台藏在哪?“埋在小西关岳父家。”

  谁布置的潜伏任务?“支台长刘殿庚。”

  与此同时,侦察员在北市场又抓到一名特务,名赵贵斌。经审,他供称刘殿庚几天前曾约他一起逃往关外,现在应该还在沈阳,刘有一位远房姑妈,他有可能藏身那里。大东区草仓路15号,张王氏家。老太太慈眉善目、满头白发,她说她的侄儿不叫刘殿庚,叫刘去疾,“可能是去同善堂找白小姐了。”侦察队长吴雨霖带着一行人等直奔同善堂,查问得知有位名叫白冰茹的女学生,住在大西街广昌栈胡同里的一间小阁楼。侦察员们包围阁楼,破门而入后把二人堵在屋里。白冰茹,沈阳站潜伏台一台长,刘殿庚,国民党军统保密局沈阳站支台长。掀开地板,当即取出一部电台。

  据刘殿庚交代,沈阳解放前夕他奉命部署4个潜伏台和两个预备台。4个潜伏台分别是白冰茹的一台、李冠群的二台、邱侠飞的三台、杨士芳的四台;而两个预备台则在心腹赵贵斌手中。赵贵斌以棺材掩藏电台,一旦所有潜伏台被发现,再由南京直派新的潜伏人员过来启用。随后侦查队抓捕了居住在黑龙江街36号的邱侠飞和隐藏在开明街利回旅馆的杨士芳。至此,4个潜伏台台长和电台全部到案。预备台在哪?要再问问赵贵斌了。

  古寺暗藏:棺材里装着预备电台

  赵贵斌依然装傻充愣,马敬铮说:“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一语双关再清楚不过,棺材里有电台!

  这下,赵贵斌招了。10月27日,刘殿庚找到他,给他200元钱,叮嘱他买一口小棺材,把两部美式电台、两箱电池和一些零件放在里面,找地方埋起来。28日,赵贵斌一看情势越来越紧,他花50元买了棺材,赶紧送到了保安寺。保安寺建于清朝,位于长沼湖(现南湖公园位置)一畔,残垣破败,只余六间配殿,时为寄骨寺之一,即供百姓暂时存放灵柩所用。马敬铮亲率侦察队赶往保安寺,配殿里共放着数十口棺材。连起五口后,还未找到。这时,马敬铮发现一口小棺材很新,没有棺钉,只用铁丝缠绕,掂掂分量,就它了!棺盖起开,一床厚实的棉被之下,正是两部嘎嘎新的美式电台!

  最后一击:万能情报员是个毛头小伙子

  案子貌似是结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是,QSY又发报了!

  之前抓获的特务都以QS为开头代号,类推QSY也是属于沈阳潜伏台的,是漏网之鱼还是另有蹊跷?

  根据目前的状况,只能再审刘殿庚——地下审讯室内,何侠亲自上阵,任刘殿庚再狡猾,也终于全盘交代了始末。

  10月25日,军统沈阳站站长褚大光召开骨干特工紧急会议,制定应变计划,部署4个潜伏台和两个预备台。会后,他把刘殿庚留了下来,又布置了一个独立台。独立台就是QSY,名为赵爽。年纪轻轻,能耐不小,集情报、译电、发报为一身,人称“万能情报员”。褚大光将他安插在青年学校的高二乙班,拟长期潜伏。

  侦察员们迅速赶往青年学校,在门口各色化装,只等赵爽!

  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年轻、白净,没到20岁,白天是积极的青年学生,贴标语,发传单,作演讲,晚上摇身一变,就成了独立台台长,滴滴发报,直传南京。

  这天凌晨4时,赵爽走出学校,打了一辆人力车。化装为人力车夫的两名侦察员紧随其后跟进。在昆山路134号,赵爽叫停车夫,从兜里拿出一打东北币给了车夫,然后朝路边胡同急急走去,拐进一个三层小楼。

  吴雨霖掏出枪,带着侦察员跟了上去,楼里黑漆漆,只有一闪一闪的微弱光亮和一声一声的发报声响彻黑夜。

  “不许动!”赵爽落网了,他就跟谍战剧里演的一样,把手里的情报塞进嘴里……吴雨霖上前一把抢出,用手电筒一照,竟是南京发来的毛人凤口谕。此刻,电台里还在传出敌方的呼号,侦察员接起说:“别叫了,抓起来了。”

  就这样,沈阳站军统保密局布置的地下潜伏电台全部覆灭,在沈阳刚刚解放的时刻,在黎明和霞光即将到来的时分。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姜虹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