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他临摹黄公望,被乾隆错认为真迹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12-06 10:22
分享到:
更多

  王翚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局部)

  

  □任淡如

  称为“清晖老人”的这一年,他大概65岁。

  和很多厉害人物成为宗师的桥段一模一样,这位清晖老人,幼年天生异禀,少年时奇迹般地被好几位天下知名的大师收为弟子,又遇上不可求的机遇,最终以无可动摇的地位,被视为“天下第一”。

  翻天覆地的300年过去了。

  有一天,一个年轻人翻看他留下的许多传世之作,越看越是激动……遂拍案而起,大声疾呼:“断送中国绘画三百年的,就是这些灭国的鸦片!”

  这年轻人是徐悲鸿,那清晖老人是“四王”中的王翚。

  “断送中国三百年”的“灭国鸦片”,是多少人曾跪着膜拜的四王山水。

  随着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的猛烈攻击,“四王”,沉沦于后人的视野之外,王翚的名字,也很少有人提起。

  一生是部大写的传奇

  翻开他的年表,你会不断地惊叹,有那么多牛人和他有过深厚的交集——王鉴收他为徒,王时敏视其如子,恽寿平与他情同兄弟,钱谦益为他的画卷题过词,朱彝尊、吴梅村给他写过诗,纳兰性德要他担任家庭画师,笪重光、陈元龙与他时有答赠……垂垂暮年的最后光景,他还接见过沈德潜。

  要知道这里面,随便捞一个名字出来,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王翚为什么会有这么极其强大的朋友圈?这当然是因为,他太厉害了……

  20岁的时候,54岁的王鉴出游虞山,从时任布政使的孙朝让手中看到了王翚所画的山水扇面,把玩叹赏,爱不释手,当即将王翚收为弟子。一年以后,王鉴在太仓的染香庵建成,王鉴“贻书相招,悬榻以待”——以“徐孺下陈蕃之榻”的接待规格,亲自准备了船将王翚迎来太仓悉心栽培。

  后来在《染香庵跋画》中,王鉴也仍然不顾自己为师的颜面,大赞这个年轻后生。

  王鉴是谁呢?王鉴早年由董其昌亲自传授,学遍诸家,明亡后潜心临摹了大量古画,“一时鲜有敌手”。

  但是他说:“今观石谷(王翚的号)所赠一云长卷,烟岚变幻,林皋萧瑟,巨然在焉,呼之欲出矣……师不必贤于弟子,信然哉!”

  然而,和两年以后王翚将要受到的待遇相比,这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22岁的时候,王鉴因为要远游,就把王翚送到堂哥王时敏处继续学习,62岁的王时敏是当时的山水画领袖,但他每次看王翚作画就会惊叹:“你是来做烟客(王时敏的号)的老师,还是来做烟客的学生?”

  《西庐画跋》中王时敏这样说:

  “求其笔墨逼真,形神具似,罗古人于尺幅,萃众美于笔下者,五百年来从未之见,惟我石谷一人而已……”

  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王翚和王时敏一直保持着父子一般的师徒关系。王时敏带着王翚游遍大江南北,饱览造化神韵,又让王翚尽观收藏的宋元名家画本,通过大量的临摹,使得王翚掌握了各家技法,并冶为一炉。所以王翚在四十岁左右,就已经成为一代大家,后来被时人称为“画圣”“海内第一”。

  王翚38岁那年画的《溪山红树图》,王时敏和恽寿平见了,都十分震撼,想要收藏,但知道王翚不肯割爱,时敏老人只好在画上题词作罢:“余时方苦嗽,得此饱累日,霍然失病所在”——王时敏说王翚的画把他的咳嗽症都治好了!

  康熙二十四年(1685),纳兰性德在座师徐乾学处,见到王翚的绘画,艳羡不已,以为“优钵昙花,千年一见”,恨不能缩地握手。遂请徐乾学等人招王翚进京,欲聘为画师。王翚几番推辞,却情不过,终于在第二年,带着杨晋从虞山动身到了京郊卢沟桥,不过不巧得很,王翚到的时候,纳兰性德已过世半个月了。王翚虽与纳兰性德未曾谋面,仍然恸哭于寝门之外。悲憾之余,王翚得到梁清标、吴正治等显贵士大夫的周全款待。此时王翚画名已盛,离京送别时竟有“诸公卿皆属而和,缄滕束之牛腰者,累百轴”之盛况——翻译过来,就是说公卿们纷纷赶来写了一百多卷的送别诗塞给他,王翚驮着沉重的行李回家了。

  王时敏,王鉴,和他们的厉害弟子王翚,以及王时敏的孙子王原祁(比王翚小10岁),日后被称为“四王”。“四王”上承董其昌,下开之后两百余年的绘画风气。这“四王”和吴历、恽寿平又称为清初六大家。

  摹古几可乱真

  据说王翚二十来岁的时候,王鉴让他临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

  王翚全身心投入摹画,一丘一壑,一峰一水,一草一木,都仔细临摹,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完成,形象逼真,如出一胎。

  然而王鉴淡淡地说:“你这临摹卷形似而已,以葫芦画瓢,未脱古人法度。”

  王翚后来又临了第二次、第三次《富春山居图》……据说总共临了七次。最后一次临《富春山居图》的时候,王翚亲自到富春江去走了一遭,大概花了一个多月,感悟富春江的云影岚光,奇岩峭壁,重山复岭,环抱屏峙。这最后一次临摹,不但形似而且神似意真,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王时敏对王翚的摹古能力下的结论是:

  “(石谷)凡唐宋诸名家无不摹仿逼肖,偶一点染展卷即古色苍然,毋论位置溪径,宛然古人,而笔墨神韵一一夺真,且仿某家,则全是某家,不杂一他笔。”

  据说,清代乾隆年间,世上出现了两幅《富春山居图》长卷,称为甲卷、乙卷。乾隆皇帝把甲卷定为黄公望真迹,乙卷为赝品。可据后来的众多画家鉴定,被乾隆皇帝题诗作跋达五十多次的甲卷(子明卷)是王翚所临摹的赝品,乙卷才是黄公望的真迹。

  王翚临黄公望很有心得。因为,他16岁时候的第一位老师张珂,专门仿黄公望……说白一点,王翚早岁曾为古画贩子造假,后世所传古画多有其伪本。

  古画贩子造假,是因为当时的大清上下,复古之风极盛。这股复古的源头,要上推到董其昌。董其昌大规模地仿古,认为“画家以古人为师,已自上乘,进此当以天地为师”。王时敏、王鉴都是董其昌精神的忠实实践者,摹古不遗余力,精研宋元名迹,尤其崇尚黄公望,所以四王临摹了很多黄公望的画。

  而王翚的天赋尤其的高,六岁,他“引芦荻画壁,作枯木老干,有奇杰气”;七岁,“喜弄纸笔,随意点染,即成山水”,于是,了不得了,二十来岁的时候,他的仿古就可以乱真了。

  少年王翚经常替一些无良商家摹制古画出售。如果没有碰上王鉴和王时敏,王翚可能会成为一个极其高超的造假能手,而画史上也就没有后来的画圣王翚了。

  但他遇上了王鉴,尤其遇上了“何其有幸垂暮之年得遇此良材”的王时敏,王时敏家富收藏,倾其所藏让王翚大量临摹宋元名家,并带他到南北游历饱览造化神韵,甚至将董其昌为他所临摹的辋川、洪谷、北苑、米芾、营丘等树石画卷统统送给了王翚。

  而事实也证明,王翚的确天赋异禀,在王鉴和王时敏两大高手将毕生所得倾囊相授、又得到诸多秘籍之后,他的任督二脉立时打通了……

  当然,以王翚这样的天才,不会只画黄公望。

  拜王时敏所赐,王翚得以日夜临摹宋元名家作品,很快便从中领悟南宗山水“骨法树石,皴擦勾染”的精髓,并将各家技法冶为一炉: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

  胸中大有丘壑的王翚,到此地步,就像学了乾坤大挪移的神仙一样,各家各派的路数都在随手之间便能使出。

  74岁的时候,他画了一套十二册页的《仿宋元山水巨册》,总共仿了十二个大家。全部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仿谁像谁。

  谁还能比得过王翚呢?!你用尽一生仿一个,他随手抛给你一打……

  引发近代国画大论战

  81岁的时候画了《秋树昏鸦图》。以唐寅诗意构画境,构图上将宋李成的寒林昏鸦、赵大年的湖天垂柳、元王蒙的修竹远山等典型图绘景物融置一图,体现出王翚晚年特有的画风。

  83岁的时候画了《时还读书图》。在这幅仿燕文贵的画中,王翚融合南北大流派为一体,把巨然的披麻皴参以范宽的点子皴,用圆柔灵活的笔法,随画轮廓,随加皴擦,山石阴面及侧面略以淡墨渲染,然后在山石轮廓的周边和交界处用以浓淡疏密不等的苔点,更见苍茫浑厚。

  这是王翚一生师古、临古后演化所得的境界。

  但是300年后的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显然不认同这样的“以古人为师”。

  尤其徐悲鸿,对于“四王”的态度一向是坚决地排斥。

  在徐悲鸿眼里,无论是难辨真伪的子明卷,还是无敌炫技的仿宋元十二开,或者是杂糅众家的秋树昏鸦图,都是自欺欺人:

  “我对董其昌、王石谷等人的评价,至多是第三等,学生们都比他们画得好。(我)瞧不起董其昌、王石谷等乡愿八股式滥调子的作品。惟奉董其昌为神圣之辈,其十足土气,乃为可笑耳。”

  今天的我们看到这里,不免会问:

  像王翚这样以古人为师、仿到极致到底对不对?

  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很复杂。

  我们这些比王翚和徐悲鸿晚生的人现在只知道,在1947年,关于这个问题很多人打了一大架,一方表示“董其昌和王石谷是滥调子,中国画必须用西方古典写实主义来改造”(西画派),一方表示“徐悲鸿诋毁董其昌王石谷之无价值,但愿双方展览,公开评定,并将要求教育部规定国画的教育方针”(传统派)。

  最后,传统派在道义和学术层面获得双赢,但也没能阻挡西画派用西方古典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的进程,因为整个二十世纪,中国历史文化大的走向及其主流意识形态,始终笼罩在由近代悲情与进化论催生出的“西方文化先进,中国文化落后”“写实先进,写意落后”的逻辑之中。

  我们回来说王翚。

  这个引发了近代国画大论战的人,不晓得自己死了200多年还能闹出这么大的阵仗,他的晚年和以前一样顺风顺水、平静安逸(除了求画人多得要闹破门槛以外):

  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王翚60岁,康熙为了颂扬自己六下江南的政绩,在全国征求绘画能手为其绘制《南巡图》。请来的当时画坛的高手非常之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有胆量来担纲成为总设计师。最后由御史宋骏业、宰相王掞、户部左侍郎王原祁等共同举荐,举荐王翚来当艺术总监,由他负责绘制《康熙南巡图》中的山水部分,及整体构图的设计。其它人物、动物、建筑楼宇等其余部分,由他的弟子杨晋及其许多来自不同门派的绘画高手完成。

  这幅宏幅巨作完成后,康熙本人表示非常满意,令当时的皇太子胤礽亲自为其王翚赐扇并书写扇面“山水清晖”。清晖老人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

  66岁的时候,王翚回到了故乡,将全部精力放在了钻研山水技法与总结经验之上,著有《清晖画跋》《清晖赠言》和《清晖阁赠贻尺牍》。一直到康熙五十六年去世,终年86岁。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