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辽宁省非遗传承人金映雪,常常独自绣到深夜
她做的满族堆绫肚兜,一件也不卖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11-22 10:25
分享到:
更多

  

  人物小传

  金映雪,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堆绫技艺”传承人。代表作《狮子滚绣球》《富贵牡丹》《蝴蝶兰》《喜上眉梢》《手工布画》等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2011年“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辽宁省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获奖。

  古语有云:“垂衣裳而天下治。”相传有衣服的时候就有了肚兜,千百年来,这件离人的心脏最近的衣裳随时代发展而变,如今已不太常见。然而,在沈阳却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沉醉在飞针走线的世界里,用濒临失传的老手艺制作满族肚兜,她就是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堆绫传承人金映雪。

  走进金映雪的工作室,随处可见颜色各异、图案精美、寓意深远的满族堆绫肚兜作品,这些一针一线纯手工缝制的肚兜,让人仿佛穿越时光。从爱好到传承,金映雪与满族堆绫技艺相伴数十载,有生之年,她最大的心愿是缝制100件肚兜作品,留给家乡沈阳。

  4岁拿针,13岁掌握堆绫技法

  提起堆绫,很多人感到陌生,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但在金映雪姥姥生活的那个年代,这门手艺几乎每个女人都会。据史料记载,唐宋和明代把堆绫称作“剪彩”,就是用各种颜色的绫子,剪成花样,堆积黏贴,做成图案,图案边缘用绣线钉牢,也有的绣有一圈花边。鼎盛时期出现在清朝,据说乾隆的母亲孝圣宪皇后钮钴禄氏当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堆绫。

  金映雪出生在辽阳,在姥姥身边生活到13岁。从小,她就被姥姥教导,女人一定要会拿针线。耳濡目染之下,4岁的金映雪第一次拿起了针,从缝袜子开始,一点点走进满族堆绫的世界。

  在她的记忆中,姥姥有着一双人人称羡的巧手。“我小时候淘气,裤子膝盖总会磨个洞,姥姥见了,缝两个老虎头图案盖住破洞,破裤子有了点缀,焕然一新。”肚兜、枕套、被蒙子、鞋面……这些生活中的必备品到了金映雪姥姥手里,都成了一件件精致的艺术品,因为手艺了得,远近的女人都前来讨教。至今,金映雪还保留着姥姥留下的部分宫廷堆绫图案纸样。

  到了13岁,金映雪已经掌握了满族堆绫的全部技法,仅针法就有十多种。

  退休捡起“姥姥传下的手艺”

  13岁那年,金映雪从辽阳转学到沈阳,回到母亲身边。她读书、考学、工作、结婚、生子……人生按部就班地往前走,却与满族堆绫技艺渐行渐远。直到2009年退休,她无意中看到央视播出的节目里详解满族堆绫的历史,才意识到:“这不就是姥姥传给我的手艺吗?”她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恢复记忆中的满族堆绫作品。

  想完成一幅堆绫作品,需要经过选料、画图、剪裁、粘贴、缝制等多道工序。对金映雪来说,选图样和布料是最难的两关。为了寻找过去存留的堆绫图样,她成了鲁园古玩市场的常客。“一次,我遇到一幅残缺的堆绫肚兜图样,只剩下一个石榴和半个寿字。买回家后我开始琢磨,缺掉的是什么呢?足足想了两天,猛地想起姥姥说过,左石榴右佛手,凭印象恢复了这幅寓意多子、多寿、多福的‘三多图’。”

  沿着儿时的记忆找寻,金映雪如今已恢复60多幅堆绫图样。在制作过程中,选料又成了难题。“过去的布料是纯天然的,薄易造型,现在的新式布料添加了许多化纤成分,厚、软、滑,做好的造型刚刚进行热加工就塌了。”金映雪好像着了魔,大包小包地买布料,整天整宿地做试验,现在很多布料都是她纯手工纺制的。

  小小肚兜深藏中华传统文化

  在金映雪工作室的案头,一幅满族堆绫肚兜的半成品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图案中,一枝牡丹花娇艳绽放,花瓣采用退晕的配色方法,各色绫、罗、绸、缎由深到浅,由浅到深,自上而下堆叠而成,细节处彰显着制作者的精湛手艺。完成这样一幅作品,金映雪要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

  肚兜虽是古代人的贴身之物,其中隐藏的中华传统文化却博大精深。一枚小小的肚兜,寄予了不同穿戴者的美好愿景。“看肚兜重点是看图案,葫芦、南瓜、石榴、蛙是多子多福的意思;老虎、五毒(蟾蜍、蝎子、蜈蚣、蛇、壁虎)是希望孩子健康成长;而蝶恋花、麒麟送子、凤穿牡丹等寓意吉祥如意、爱情美满。”

  在金映雪的工作室,还摆放着一些古代男士穿着的肚兜。“这幅刘海戏金蟾,是青年男子结婚时用的肚兜,有钩金钱的寓意;这幅由仙鹤、水浪和朝日构成的图纹,取名为‘一品当朝’,寓意官运亨通。”金映雪介绍说,古人穿肚兜的讲究很多,透过图案,可以读出不同时代人们的某种精神语言和情感寄托。

  一件不卖,100件作品留给后人

  过去的十年,金映雪倾注大量的心血制作满族堆绫作品,常常独自绣到深夜。这些作品每次在国内外展出,总会遇到参观者出高价购买,可固执的她却一件也不卖。

  “到了我这个年纪,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作品卖一件少一件,卖光了这项技艺也就失传了。我不指望拿老祖宗留下的手艺赚钱,只想尽快完成100幅肚兜作品捐赠给沈阳故宫,给后人留下点非遗作品。”金映雪说。

  在金映雪看来,寻找到合适的满族堆绫技艺传承人十分困难。“这项技艺要求制作者有着高超的女红功底,还要会画图,会裁剪。复原一件古时作品,枯燥、耗时、费力,有些人一时兴起想跟着我学习,可一段时间过后就坚持不住了。”

  如今,金映雪常年在沈阳师范大学、辽宁经济技术学院等高校授课,一方面普及传播满族堆绫的历史文化,一方面物色合适的传承人。她说:“再好的手艺,如果无人传承,也终究要走向消亡。我坚信,会遇到那个有缘人。”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唐晓诗/文李浩/摄徐小凌/视频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