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1983年9月27日,沈阳市第一部地方法规获审议通过
多次骑车调研,沈阳首部法规破解“拆迁难”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11-22 10:29
分享到:
更多

  “圈楼”俯视图(资料图片)。

  沈阳市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组成人员及工作人员合影。  

  今年是沈阳市开展地方立法工作第36个年头。

  36年来,历届市人大常委会都高度重视立法工作,这期间发生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正是这一个个小故事,推动着沈阳民主法治建设的大进程。

  1980年沈阳市人大常委会成立之初,仅有决定权、监督权和人事任免权。1982年,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对地方组织法作出修改,沈阳市拥有了地方性法规草案的拟订权。截至目前,沈阳市制定并执行的地方性法规有60余部。这些法规,对于沈阳市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及各项社会事业发展,起到了引导、规范、保障和推动作用。

  上世纪80年代初,沈阳城市建设开始起步。“拆迁难”成为当时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只“拦路虎”。1981年,市政府出台《沈阳市基本建设动迁安置暂行规定》,由于不是法规,其法律刚性约束不强,难以解决拆迁中遇到的许多实际问题。恰逢此时,沈阳市人大常委会获得了地方法规拟订权。

  今年90岁的周岚在市人大常委会工作多年,回忆起第一部以“沈阳市”命名的地方性法规制定和出台的历史,老人打开了话匣子:“当时,市政府想通过地方立法规范全市动迁安置工作,经与市人大常委会沟通,决定由市房产局代为拟订法规草案,再提交市人大常委会修改和完善。”

  周岚说,在立法调研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相关领导及“立法小组”多次深入基层,征求群众意见建议。当时,辽宁大学的校领导和其他专家,还就动迁安置补偿等方面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我记得当时‘圈楼’因为外形不规整、占地面积大、土地利用率低,被政府纳入拆迁范围。不过,在推进过程中,个别居民不配合,导致工作进展缓慢。”周岚说,为了解决拆迁工作遇到的实际问题,掌握翔实资料,他和市人大常委会领导还专门骑自行车去“圈楼”进行了实地调研,听取企业和居民的意见和建议。

  1983年9月27日,由沈阳市人大常委会拟订的《沈阳市建设动迁安置暂行条例》,经辽宁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这是沈阳市第一部地方性法规,对于加快城市改造、推动城市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最初的立法办事机构是“三人小组”

  周庆聚,1987年到沈阳市人大常委会工作,2008年退休后被聘为市十四届、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立法顾问,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说起沈阳立法工作机构的变化,他如数家珍。

  1982年,沈阳市人大常委会获得地方性法规的拟订权后,在政法办公室内设了一个由3人组成的“立法小组”,作为常委会立法工作办事机构。

  1983年到1986年,是沈阳市地方立法工作的探索阶段。这期间,市人大常委会先后拟订了《沈阳市建设动迁安置暂行条例》《沈阳市城市园林绿化管理暂行条例》和《沈阳市烟尘管理暂行条例》3部地方性法规。这些法规都涉及城市建设领域,也体现了当时沈阳迫切希望改善城市面貌的发展思路。

  周庆聚认为,尽管这一阶段立法数量少,法规涉及面窄,立法力量也比较薄弱,但却是沈阳市立法民主化的开端,使沈阳地方立法程序得到初步规范,为下一步深入开展地方立法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3年9月23日,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作出决定,设立沈阳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办公室,1997年12月更名为沈阳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立法法》颁布后,为便于做好对法规草案的统一审议,沈阳市于2001年2月设立了沈阳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

  “从‘立法小组’到人大专委会,这一次次的调整和变化,体现了我市立法机构的不断发展完善和地方立法工作的日趋成熟。”周庆聚说。

  “促进科技进步”先于国家立法

  1986年12月,《地方组织法》再次修改后,沈阳市才正式拥有了地方立法权。为加强立法工作,沈阳市人大常委会撤销了“立法小组”,由常委会办公厅综合处肩负起草地方性法规等相关工作。到1992年末,经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地方性法规已达12件,沈阳市地方立法工作得以发展并逐步形成规模。

  这一阶段,沈阳市的立法范围逐渐扩大,涉及权益保障、科学技术、环境保护、城市建设、文化卫生等诸多方面。“这期间制定的《沈阳市科学技术进步条例》,是先于国家立法的项目。这部地方性法规的问世,打破了地方不能先于中央立法的做法,为国家制定相关法律积累了经验。”周庆聚说,1993年国家制定科技进步法时,沈阳市的这部条例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列为立法的参阅件之一。

  “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回顾36年立法历程,沈阳市地方立法工作经历了从蹒跚学步到蹄疾步稳前行、从注重外在体例到注重内涵质量、从关注权力运行到注重权利保障的发展完善过程,始终在实践中探索,在探索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而伴随地方立法权逐步扩大,立法体制不断完善,地方立法已经成为推进沈阳经济社会发展和民主法治建设的重要方式。

  周庆聚说,虽然在这一进程中,有的法规由于带有浓厚的时代印记,已经被废止,也有的法规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经过多次修改完善后依然执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法规都在各自的时代发挥了积极作用,为解决当时存在的问题、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郭宏颖

  通讯员刘驷骏

  宏坤制图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