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1964年开始,沈阳2万多人搬迁建厂支援三线建设
他们的故事,理应被铭记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8-23 09:09
分享到:
更多

  1984年春节,韩英杰(后排右一)一家在甘肃天水拍摄的全家福。

  1985年8月,高杰、韩英杰带着儿子参加星火机床厂第六届体育运动会。  

  1964年,国家开始三线建设。400万知识分子、技术骨干以及随后衍生出的数千万三线后代,他们在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崇山峻岭之间构筑了至少两代人的生活,建起了星罗棋布的1100多家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

  沈阳作为共和国工业长子,为三线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一大批铁西区工人奔向祖国中西部,48家企业参与援建,先后派出23304人,其中厂级干部94人、中层干部7000人、技术工人16210人。其中3家企业全厂搬迁,23家企业包建新厂,29家企业车间整体划拨。

  韩英杰是支援三线建设的第二代,她的丈夫高杰也是。2019年8月21日,韩英杰讲述了他们家的三线往事。

  父辈80%都没有调回来

  1967年7月,沈阳第一机床厂根据当时第一机械工业部二局《关于迅速建立新厂筹建领导班子的通知》和国家计委《关于星火机床厂设计任务书的复函》,开始在甘肃天水援建星火机床厂。

  韩英杰后来听老工人高文英介绍:“刚去的时候工厂只有一个厂房,第一批估计去了100多人,从管理人员到车间技术人员、老工人都有。”

  高杰父亲是工程师,1971年他是第二批去援建的,此后全家7口举家搬迁到天水。那时厂家属区还没建好,他们只能借住在当地人家的土坯房里。等到1973年韩英杰全家来援建时,情况已有改观,他们家住进了新楼,和高杰一家成为楼上楼下的邻居。

  韩英杰说:“1973年12月,我在沈阳市第31中学念初中二年级,全家有六口人,父母、大哥、二哥、大姐和我。父亲是机床一厂的钳工,母亲在机床一厂后勤工作,大哥、大姐下乡,知道厂子要派技术工人去建设‘大三线’,技术过硬的父亲主动申请,除了他自己,还将全家一起申请了。母亲并不愿意离开沈阳去山沟,但提前去过两次的父亲每次回来会对她说,那边的馒头随便吃,管够。这让对粮食配给制体会颇多的我们印象尤其深。而大哥、大姐则可以结束下乡的生活到那边工厂工作。这一年年底,我们全家迁到了甘肃天水。”

  艰苦的生活不幸被母亲说中。韩英杰说:“我们刚到天水的时候,馒头是管够吃,但那个馒头和我们东北的不一样,黏黏乎乎,有点黑,吃在嘴里像没蒸熟。父亲参加工厂建设,天天晚上回家都在忙着画图。过去这么多年,我还能记得母亲经常埋怨父亲的场景,我估计父亲心里也会挺委屈的,但那个年代的人,他心里好像只有工作,一切都以服从上级指示为第一标准。”

  韩英杰父母退休后也想回到老家沈阳,但大哥已经留厂工作,父母也就留在了天水,留在了星火厂,直到去世。韩英杰说:“父亲临终时留下遗愿,想把骨灰迁回来,和爷爷埋在新民老家,他在外奔波了大半辈子,最后还是难舍故乡黑土。”

  韩英杰说,像她父母这样的人还有很多,80%都没有调回来,由东北人变成了西北人。

  二代婚姻大多内部解决

  韩英杰说,对于他们这些三线人二代来说,他们少了老一辈在那个火红年代特有的激情,更多的是为现实问题所困扰。

  从大城市一到小地方,带来的是诸多的不适应。韩英杰回忆道:“在天水的时候日子真是辛苦,山上下雨都是黄泥汤啊,必须穿靴子;交通不便,进来出去都费劲儿,没有什么车。楼是盖起来了,但没有下水,还要在外边儿上公厕。打回来的水也是黄泥汤,沉淀之后才能做饭吃,甚至老鼠掉在水桶里淹死了的水,我们也不会扔,用来洗衣服。有时也接点雨水,缺水是最深刻体会。”

  韩英杰在这里也下过乡,1979年,她回到星火机床厂,在锅炉房做水处理化验员。她一直没找对象,因为她一门心思想离开这里。

  转眼到了1981年11月,她也成了25岁的老姑娘,不得不向命运屈服。经邻居介绍,她与高杰开始处对象。他们从小就认识,但基本没说过话。高杰在厂里任技量员,属于技术工人,高杰一家也是从沈阳搬迁来的。相同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经历让他们很快走到了一起。

  韩英杰说,那时他们厂区附近还有一家沈阳援建的风动工具厂,三线人的二代婚姻除了内部解决,也流行东北人找东北人。当时厂区附近还有两家上海援建的棉纺厂,女工居多,所以也有东北人和上海人联姻的。他们不愿意找当地人,到最后,也有很多二代和当地人结婚的,融入了当地社会。

  韩英杰本来也有扎根的打算,但儿子后来学习艺术,要到大城市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沈阳毕竟还有亲戚在,她就于1990年先辗转到朝阳,然后调回沈阳。现在儿子在大学工作,她专心带孙子。而高杰这几天正在天水照顾年迈的父母。

  三线往事理应被铭记

  韩英杰说,因为父母的选择,他们被迫成为了三线人二代。父母那一辈很多人为援建工厂奉献了一辈子,现在三线人的二代、三代还有人在继续奉献青春和热血。

  天水星火机床厂经过52年的发展,已成为天水星火机床有限责任公司,是世界上规格较全、规模较大的卧式机床制造企业,我国机床工具行业的主导企业之一。这里也有沈阳三线援建者付出的勤劳和智慧。他们个人利益服从国家利益,远离繁华大都市,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这片原本荒凉贫脊、如今成为西北工业重镇的土地。

  历史就是这样,一代接一代,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时代记忆。三线建设,是一段共和国历史上的不平凡历程;三线建设者,是一群普通劳动者中的特殊群体。他们的故事,理应被铭记。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文韩英杰/供片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