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线云强:飞阅沈阳看山河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8-23 09:11
分享到:
更多

  线云强,1965年出生于辽宁铁岭。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影像产业专业委员会主任、辽宁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三次荣获中国摄影艺术创作个人成就最高奖——金像奖;1998年,被中国摄协授予首届“德艺双馨”优秀摄影家;2006年,中国摄影家协会成立50周年,被授予为中国摄影事业做出“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称号。

  你见过怎样的沈阳?是灯火阑珊的繁华都市,还是宁静旷远的山间原野……飞阅沈阳20余载,数万张影像记录,冬去春来,他用镜头见证着沈阳向上生长的力量。穿越城市天际,他熟知沈阳的规划变迁;百米高空云巅,他用光影捕捉唯美瞬间。城市街景、建筑人群,航拍让他多了一种视角同沈阳相遇,也多了一份惊喜与感动,这便是我们今天访谈的主人公——线云强。城市不乏记录者,而线云强身上还肩负着另一份光荣,中国军人。

  7月24日,线云强接受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专访。语气平和,待人诚恳,有思考但果决,言语间带着股韧劲儿。眼前的线云强仿佛还是那位在战火硝烟中,手持照相机,腰挂“光荣弹”,与战士们共同奋战的战地摄影员。对他的初次印象,并非简单几句描述就可勾勒清晰,正如线云强所说“生命因有故事而精彩”。

  战争的闪电将线云强洗涤得通体透明,每一帧都刻骨铭心。“作为军人经历过战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故事”,无论是在烽烟四起的老山战场,还是在白雪皑皑的北疆边境,抑或在弹尘飞扬的演兵现场、抗灾抢险第一线……线云强的镜头始终聚焦军人。他追求视角独特,回归人性本身的影像表现,与印象里军营的艰苦、残酷大相径庭,可戎马一生、浴血奋战的军人本真依旧温热浓烈。

  上世纪90年代初,他与航拍结缘。拍摄视角提升到数百米的空中,带给线云强的不仅是高度的体验,更是思维的升华。俯瞰大地,他用影像记录了东北城市景观的宏伟壮丽,也留下了城市化进程中,那些失去的、被排斥的,带有土地伤痕的印记。2009年,航拍系列摄影作品《天下》获第八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便是对他摄影艺术最大的认可。

  近两个小时的采访,线云强桌前的那杯绿茶几乎未动,无论我们聊到什么,话题总会被他拽回到军旅生活、摄影经历。谈到兴起,他便起身进屋,拿出自己的摄影作品,讲起照片背后的过往。他也睹物思人,“从来不曾提起,永远不会忘记”,说到战友牺牲,他的神情有些凝重。“人这一辈子要干过那么几回事,你最喜欢的才是最有意义的”,经历过风雨彩虹的线云强,如今悟出了这样的人生哲理。

  光影·成长

  记者:跟我们聊聊您的成长经历吧,您是如何走上军人的道路,与摄影结缘?

  线云强:我出生在铁岭县鸡冠山乡岱海寨村,从小梦想是当个画家,可受到农村教育条件限制,我的鲁美梦破碎了。这种情况下,我于1983年11月参军,想着退伍后有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可到了部队这所大学校,我的思想和内心发生了本质变化。因为我有绘画特长,新兵训练没结束,就被团政治处调到电影组,出板报、画幻灯。

  一次偶然,军营里仅有的一台上海4A海鸥型相机,让我着了迷。我看书研究,用相机为团里做宣传报道。团首长把我调回机关,做起了摄影报道员,从此走上了摄影之路。

  记者:从绘画到拍摄的这种转变,您怎么看?

  线云强:画家梦破灭了,它就成了我的业余爱好。通过部队的教育,我便想做一名战地记者。军人的核心是“能打仗、打胜仗”,军事摄影是特殊的武器,它会传递信息,激励官兵斗志、鼓舞士气,在战争中是有力量的。相机是部队配发给我的武器、我的枪,我应该为战友和部队真真切切的留下一些记录。

  记者:摄影陪伴您走过近40载春秋,从一名战地摄影员到今天取得的艺术成就,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线云强:是心态的成熟。我三次获得金像奖,获奖不是目的,是动力。你要不断创新拍照模式,而不是复制,要在熟悉的环境中寻找陌生点,更要融入政治思想、社会生活,去发现这个时代的变化,用相机去记录,表达你的态度,这样快门响起,作品价值会不一样。

  记者:您如何理解摄影中纪实和创作的关系?

  线云强:新闻摄影有它的规律性,必须尊重新闻原则,画面真实、新近发生、不能有半点瑕疵。摄影有时是会说谎的,在新闻和记录中要真实的截取影像。创作是表达自己对事物的态度,从记录到艺术,它的转化过程是有界定的。艺术创作有更多的可能,不同的拍摄题材,要有不同的艺术表达,不同的拍摄态度。

  烽火·惦念

  记者:1988年,您的战地摄影作品《他从硝烟中走来》获第十五届全国摄影艺术展“最佳军事照片奖”。说说您在那段战火硝烟的日子里,记忆犹新的经历。

  线云强:1987年,集团军组建老山前线第15侦察大队参加自卫防御作战,师党委派我随侦查四连参战,任务是拍摄、记录和宣传报道。

  战场上的每一天,我都不敢懈怠,跟着侦察兵一同穿雷区、顶炮火,在炎热的热带雨林,承受着难以想象的考验。一次战斗我举起相机,炮火的气流夹着石块把我震晕了,好一会儿我才知道我还活着……经历枪林弹雨呈现的作品每一处都很真诚丰满。

  记者:与一般的摄影师相比,战争的经历给您带来什么特别之处?

  线云强:我看过无数表现战争题材的作品,我是战争的直接参与者,这与旁观者的态度截然不同。战场上生与死的界限,是由距离决定的,更重要的是你的内心要融入战争、贴近战友,要有你的态度和情怀,你连自己都感动不了,能感动别人吗?你都不能跟战士一样蹲猫耳洞、睡帐篷,经历生死离别,那你镜头的表达就是无力的。

  记者:和平年代,从白雪皑皑的北疆边境,到抗灾抢险第一线,从中俄反恐军事演习到大阅兵,您的镜头没离开过军人,您会时常惦念起您的战友吗?

  线云强:经历过战争后,我理解任何非血缘关系的情感都不如战友之间那样血肉相连。有些战友出征前微笑着在我镜头前出现,战斗打响后牺牲了。副连长陈学民、张凤生,跟我同住一个帐篷的战士王玉振……他们的形象永远定格在我的胶片上,深深扎根在我心里。

  有了这样的情感,我的拍摄态度也在改变。我的作品都很平实,回归人性,不做作。军人在时代面前所经历的,触动我内心的故事,是我一生的追求和选题,也是我的责任、职责。

  飞阅·创作

  记者:什么机缘让您接触航拍,高度给了您更高的视角,是否也是思维方式的一种升华?

  线云强:我第一次航拍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东北的一次洪水,直升飞机去现场勘察水情,需要画面,我去完成这个任务。舱门一开,我拍到抗洪战士的顽强、受洪水侵袭的山庄、还有百姓的苦难……俯瞰我们的家园,我狭窄的个人视野变得宏大,这是我最大的改变。

  20多年来,我每年都去享受飞行的激情,拍摄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拍了有5万多张照片。我想的不是航拍本身,而是作为摄影师能把这座城市通过影像记录下来,让未来的人回忆,产生美好,勉励前行,这就有价值。

  我最长一次在空中拍了4个半小时,回来后需要几天时间缓解。因为空中拍摄,要用身体来支撑相机平衡,掌握快门清晰度,对心理和身体条件要求很高。我是侦察兵出身,身体素质好,当然这种影响,还是来源于内心,心态调整好,困难也就克服了。

  记者:2009年,航拍作品《天下》是您透过空中对地面的观察,用图像表达人与自然的关系,怎么想到去拍摄此类题材作品?

  线云强:在空中看事物,它美丽,但也有悲伤和无奈。《天下》讲述的是东北近30年的变化,我看到密不透风的城市、被污染的大地、被遗弃的厂房,荒漠化的草原……我们渴望与绿色相伴,与自然互动,但在这里找不到。

  我希望突破传统纪实,通过现实景观表达个人态度,表达对现实矛盾、疏离的复杂感受。你要为国家、为土地、为你的亲人们服务好,所以除军事题材外,我的镜头一直关注东北——东北的自然景观、东北的变化、百姓生活。《新时代,新东北》一直在拍摄中。我希望这些照片会起到呵护美善,激励生命的作用。

  变化·待期

  记者:您在空中俯瞰沈阳,发现了哪些变化?

  线云强:我到沈阳20多年来,城市越长越高,每次航拍带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道路越拓越宽,高架桥纵横交错,城市交通愈发立体,产业园区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在空中看沈阳,我说是东部青山半入城,满眼绿色从东部漫过城市,一条银带从中穿过,每一处建筑都是城市地标。故宫,是满清文化的缩影;中山广场群雕,是对近半个世纪中国历史的诠释;金融开发区,是沈阳经济发展的象征;还有新乐遗址、棋盘山……这和其他城市是有区别的,我很热爱。

  记者:作为“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飞阅大沈阳航拍活动的特邀嘉宾,您对这次拍摄有何期待?

  线云强: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这样一个节点,我们通过空中视点飞阅沈阳,为祖国献礼,让百姓看到家乡巨变,未来的美好,这是一种能量,也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们要调动更多航拍爱好者,共同记录沈阳美好,让百姓看到更美的影像。

  对于拍摄,摄影师要有情怀,有态度,善于发现美,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并存,让人看到真实向上的沈阳,这很关键。我期待充满激情、更有力量、更有时代感的作品。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关欣/文

  宇波/制图徐小凌韩宇浩王韬博/视频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