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周刊
五四运动在沈阳的传播与影响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5-17 09:27
分享到:
更多

  5月10日,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历史文献巡展在沈阳农业大学开展,展品由沈阳市政协文史顾问、历史文献收藏家詹洪阁提供。辽宁省委党校教授、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王建学向参观者介绍了五四运动在沈阳的传播过程及影响。他说,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后,沈阳各界人民立即响应,掀起了一场空前的反帝爱国运动高潮。这是沈阳第一次由新型知识分子参加的反帝爱国运动,促进了新文化运动和马克思主义在沈阳的传播,对沈阳青年起到思想启蒙的作用,为沈阳党组织的建立从干部和思想上作了准备。

  成立奉天学生联合总会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消息从多渠道迅速传到了奉天(今沈阳),教育界响应最为积极。受全国空前高涨的爱国热潮影响,奉天学生持续开展爱国运动。

  5月26日,省立第一中学(今沈阳五中旧址)学生接到在北京、天津读书的奉天籍同学寄来的传单和信件,详细介绍了京津地区五四运动情况,号召奉天同学积极参加。一中学生很受鼓舞,当即起草了通知书,并派出代表,到奉天各大中学校进行联络。其通告书云:“青岛失利山东亡,山东亡中国殆。千钧一发岌岌!……是以鄙校同学,发起奉天学生团,响应内地。惟念独力难支,众擎易举,贵校诸君,倘亦惠然肯来和衷共济乎?”呼吁得到各校同学的响应。

  第二天,各校学生代表在汇文中学召开会议,订立章程,宣布奉天学生联合总会成立。5月29日,“学联”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东关学校召开,各校代表冲破重重阻力,进入会场。会议决定:联络全省中等以上各校学生共同行动,支持北京爱国学生;提倡国货,抵制日货。并拟订利用5月31日星期日和6月1日“夏节”这两天例行假日,召开学生大会。会议内容不慎被反动当局事先获悉,张作霖特令“夏节一律停止放假”,并派军警监视各校学生,大会被迫停开。尽管如此,学生联合大会仍于6月13日召开,并进行了公开演讲及手执小旗进行游行。

  在这场运动中,奉系军阀十分惶恐,惟恐势态扩大,对于参加和支持五四运动的进步学生、教师进行了残酷的迫害。1920年12月31日,奉天省教育厅上报奉天省长公署核准:“对于参加学潮滋事学生进行分期分批的裁汰。”(辽宁省档案馆藏档案奉天省长公署全宗94号卷)。具体开除学生数量如下:奉天省立第一中学开除学生250人;奉天第一师范学校开除学生180人;奉天女子师范学校开除学生110人;奉天甲种商业学校开除学生90人;合计四个学校共开除进步学生630人。同时,对于积极支持和参加五四运动的教师进行迫害,开除奉天第一师范学校教员杨兴栋、奉天第一中学教员刘宗禧、奉天女子师范学校女教员黄洁等三人,并要求交警厅法办。对上述三所学校的各职教师一律解职,对奉天商业学校、奉天工业学校的各职教师均记大过一次。

  这次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新文化运动在辽沈地区蔓延开来,对奉天学生的思想产生很大影响,在以后的日子里,奉天学生不断进行爱国斗争。

  积极开展抵制日货运动

  在五四运动爱国热潮的推动下,各界具有民族气节的仁人志士,也积极地行动起来加入了反帝爱国运动的行列,形成了全民性的反帝爱国运动。

  早在5月8日,奉天省议会、总商会、工务总会、农务总会和教育总会等团体都致电北洋军阀政府,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公电称:“惟查日本蓄谋吞并,为时已久。设非政府及全国人民具有决心,一致抵抗,莫克促其反省。现各界民气激昂,是为政府后盾。应请政府查舆情,再行电令专使,坚持到底,勿稍馁却,以保领土,而维主权。”

  在爱国学生的影响下,奉天商界也行动起来,积极开展提倡国货、抵制日货运动。奉天总商会秘密地转发了北京总商会《关于抵制日货的通知》,并要求将奉天生产的国货品类、商标和商品式样报告总商会,以便统一购销。

  辽沈地区的日资和官办企业比较集中,工人阶级队伍比较庞大,据1922年统计,共有35万余人,约占全国工人总数的六分之一。五四运动前,辽宁工人阶级为反对中外资本家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频繁地进行罢工斗争。但因这些斗争大都是自发的,所以斗争的目标仅局限于要求增薪和改善工作条件等。五四运动后,辽沈地区的工人阶级同全国各地工人阶级一样,在运动中受到了锻炼,并接受了马列主义的宣传,由自在的阶级变为自为的阶级,开始有组织地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1919年至1920年,奉天窑业会社、营口东西烟草会社、本溪湖煤铁公司、大连沙河口铁路工厂、京奉铁路工人等都发生了大规模的罢工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

  五四运动中,中国工人阶级开始以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由此开始深入工人群众,促进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

  促进马克思主义在沈阳传播

  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沈阳地区的传播和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唤醒了一大批饱受军阀统治的知识分子,他们开始为救国救民积极地寻求真理。

  1922年前后,沈阳的一部分青年知识分子如阎宝航、郭纲、何松亭等,以奉天基督教青年会为据点,在奉天自发地成立了“星期三会”。他们利用每星期三的时间聚在一起,谈思想,研究新文化。其宗旨是赞成新科学,反对一切封建思想对青年人的束缚。后来逐步从研究新文化转为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和研究社会主义问题。他们是沈阳最早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一批人。

  1924年,阎宝航与高崇民、苏子元等人组建“启明学社”,出版《启明》半月刊,提倡新文化运动,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又一阵地。以高子升为核心,有吴竹村、巩天民、苏子元、郭纲、何松亭等人参加的“社会主义研究小组”在不久后成立,小组的参与者除学习、研究社会主义理论外,还漫谈政治和社会问题。经过学习研究,他们的认识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成为沈阳地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力量。他们当中多数人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暑期过后,苏子元又将中学的一些进步学生组织起来,成立了“文学研究会”。该会以研究文学为名,组织学生传阅革命刊物,会址设在青年会,有30余名学生参加。这些学生主要来自女子师范中学、第一中学、第三中学、第一工科学校。他们每个星期日在青年会聚会,有时漫谈读书心得、感想及个人创作的体会,有时分工作书刊介绍或者朗诵一些新体诗歌。“文学研究会”使马克思主义在沈阳的传播范围进一步扩大。

  五四运动推动了沈阳地区进步青年社团组织的进一步发展。

  为沈阳建立党组织奠定基础

  五四运动爆发时,在北京的东北进步青年任国桢、杨晦、金毓黻、车向忱、陈镜湖以及从日本留学回国的高崇民都积极地参加了运动,加上在本地得到锻炼的进步青年,他们为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在沈阳的建立从干部和思想上作了准备。

  1925年夏,任国桢受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李大钊的派遣到奉天开展建立中共党组织的工作。任国桢1898年生于奉天省安东的一户农家,1918年考入北京大学俄文系。李大钊赞颂十月革命的讲演,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1919年5月3日晚,他参加了在北大三院礼堂举行的全校学生声讨卖国贼、控诉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的大会,翌日上午,他参加了北京大学等十几所学校学生的游行示威。他是最先冲进曹汝霖住宅赵家楼的学生之一。在这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五四运动中,任国桢起到了一名学生骨干分子的作用。1924年秋,任国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任国桢常去青年会看报纸,首先认识了青年会文书苏子元。通过苏子元,任国桢与一些进步青年学生建立了密切的接触。任国桢到奉天不久,上海发生“五卅”惨案,任国桢要苏子元组织进步青年,声援上海工人、学生反帝斗争。苏子元积极串联,往返于奉天医科专门学校、第一师范等学校之间,在小河沿召开各学校学生代表联席会议,成立了奉天学生联合会,并定于6月10日开展学生请愿活动。1925年6月10日,任国桢冒着危险,来到学生中间。谁也没想到,这位衣着朴素、身材瘦小的青年人竟是活动的组织者和策划者。青年学生举行了前所未有的罢课斗争,很快形成了反帝爱国运动的高潮。请愿活动很快得到了全市各界的响应,当局最后被迫在黄昏前基本答应了学生们提出向全国通电声援“五卅”运动、支援罢工工人的要求,斗争取得成功。

  1925年7月,任国桢在青年会创办社会科学实习班,即“暑期大学”,请阎宝航任校长,由任国桢讲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和社会科学、现代政治等。与任国桢的接触,一些进步的青年学生的思想发生飞跃性的变化,放弃了原来的社会改良思想。“暑期大学”结束后,任国桢又以“同学会”的名义召开进步青年会议,成立党团外围组织“同志会”。

  1925年9月,沈阳地区第一个党组织——中共奉天支部——正式成立,任国桢任支部书记。

  五四运动简介

  新闻伴读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革命浪潮迅速席卷全国,各界民众同仇敌忾,共同奏起一曲浩气长存的时代壮歌。

  是年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召开了战后和平会议。会上,中国代表最初提出的取消列强某些特权的七项希望条件及废除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的要求均被无理否决,最后和会竟将原德国在山东攫取的一切权益转由日本接管。

  消息传入国内,激起全国人民的强烈抗议。5月4日下午,北大等十几所学校3000余名学生聚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废除二十一条”“誓死力争”“还我青岛”等口号。游行队伍到东交民巷使馆区请愿未果,就前往赵家楼胡同曹汝霖的住宅。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是北洋政府与日本具体交涉的亲日派官僚。当时,曹已吓得躲起来,愤怒的学生就将在曹宅的章宗祥痛打一顿,并放火焚烧了曹宅。这时,大批军警赶到,当场逮捕了32名学生。在广大学生针锋相对的斗争下,在各界的强烈声援下,被捕学生很快被释放了,但运动的目的并未实现。5月19日,北京大中学校2.5万多人举行总罢课,并进行大规模的爱国运动。6月3、4、5日,更多的学生走向街头,抗议军阀政府的倒行逆施,800多名学生被捕入狱,当局甚至用北大校舍作临时监狱来关押学生。

  骇人听闻的“六三”大拘捕激起全国各地更强烈的反抗。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群起响应,正义凛然、不畏强暴的爱国斗争从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据统计,全国有20多个省区,100多个大中城市卷入到这场如火如荼的洪流之中,尤以上海爆发的六三运动规模最大。迅猛扩大的斗争形势给反动当局以极大压力。6月7日,北洋政府被迫释放被捕学生。6月10日,下令撤销了曹、章、陆的职务。但是,6月17日,北洋政府又电令中国代表,同意在和约上签字。为此,又引发了新的一轮抗争,拒绝和约签字的呼声如潮,全国各地发往巴黎抗议签字的电报就达7000余份,中国代表终于没有出席和约签字仪式。

  卖国贼被罢黜,和约被拒签,这场反帝爱国运动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彻底的不妥协的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伟大斗争。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

  周贤忠/文詹洪阁/供图

  参加五四运动的被拘捕学生返校时留影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