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图片
英雄或强盗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5-05 08:53
分享到:
更多

  □刘嘉陵

  从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段日子直到今天,我都没有掩饰过对一部书的喜爱。那是初冬,要不就是初春,否则母亲不会披着黑色的半截外套,那本书就藏在她的外套里面。学校早停课了,父亲也被“打倒”,难得回家,我们兄弟姐妹无聊得要命,又不能一天到晚都开着收音机,太奢侈了。家里两间北屋的角角落落里一本故事书都没有,只有寥寥几部必须存在的政治书籍。大姐领我们写成语,她说“一”,我们就埋下头,看谁能把“一”字打头的成语写得最多。一会儿又换写单字,大姐说“力”,我们就“丽、历、厉、利、粒、痢、砺、砾”地写下去,看谁写得最多。但这又能打发掉多少漫无尽头的光阴呢?

  黄昏时,母亲进了家,带着外面的寒气,脸上有神秘的喜色,像怀揣二斤白面躲债归来的杨白劳。我们的眼睛都放光了,她从外套里掏出的却是一本旧书,鼠灰色硬壳精装本,书瓤儿都快从粘连书壳的纱布上脱落了。大哥问,妈啥书啊?她压低声音说了仨字,我听成了“水壶传”,更加失望。后来我才弄清,母亲说的是“水浒传”,只是她像好多人那样把“浒”读成了第二声。我们早就热衷的武松打虎、李逵扮新娘、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三打祝家庄的故事都在那里面。母亲单位要焚毁一批“封资修坏书”,她就工作在“坏书”的大本营——资料室,便觉悟不高地想到了儿女,趁乱抽出一本。我猜她并非刻意选择的《水浒传》,她在意的是精装书。多年后我成了大量买书的读书人时,她还建议过我买就买精装书,留得住。

  这部已经很旧的书被我们兄弟姐妹一遍一遍翻得更旧,几近散架,里面的人物用语也成为我们的日常用语:“且慢!” “胡乱吃些则个!”“端的好去处!”“你这汉子好不晓事!”“兀那厮不得无礼!”……很难说这部书对我一生究竟有什么影响,但它的确像歌中唱的那样——“伴我度过那个年代”。它只是七十回本,众好汉晚节不保(被招安)、死伤结局都没出现,得以成为我少年时代最完美的精神桃花源和理想乌托邦。它的老式竖排版、对仗式回目和繁体字无形中帮我打下了“国学”底子,后来中小学复课,老师一让我上黑板写点什么,我就写笔画很多的繁体字。男生们都效仿起我来,以会写繁体字为荣,一时蔚然成风。多年后我考研选择了古典文学专业明清小说研究方向,也跟它有很大关系。我真该好好感谢它,但它也得感谢我娘的救命之恩。

  明清两代《水浒传》一直是官方“禁毁”的小说,因为《金瓶梅》“诲淫”,它“诲盗”。在我的青少时代,它除了“诲盗”之外又多了个“宣扬投降主义”的新罪名。若干年前一出现什么少年大案,警方便提醒文艺界,犯案人交代了他们曾读过哪部哪部文艺作品。港台还有本研究“水浒”的学术专著名字叫《一部强盗写给强盗看的书》。

  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到底是英雄还是强盗?两种答案都言之成理,论据多得用不完。但是,我读了大半辈子也喜爱了大半辈子《水浒传》,既没成为英雄,也没成为强盗。我不知道列位看官都从这本书里看到了什么,我看到的却是英雄(或强盗)们身怀绝技,不打不交,惺惺相惜,仗义疏财,扶危济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拼命三郎石秀正在酒楼琢磨如何搭救卢员外,却听说他就要在楼下路口被开刀问斩了,情急之中孤身掣刀跃下酒楼,半空里霹雳般大吼:“梁山好汉全伙在此!”英雄(或强盗)们彼此间还那样的重感情,送君千里终要分手时,总是“洒泪而别”。那时候,因为父亲“有问题”,我老受欺负,每读到鲁智深护着落了难的林冲和倒了霉的金老头父女,都无限地神往。动荡的沈阳城里,那个叫崔家胡同的一所旧平房内,十二岁的停学少年每逢英雄(或强盗)们朝夕相伴后依依惜别时,也禁不住想要“洒泪”。

  当然他也有一些困惑:花和尚为行侠仗义搅了小霸王周通的好事还胖揍他一顿,后来虽都上了梁山,但二位能不能还在记仇影响团结?色艺俱佳的一丈青凭什么你宋领导一句话就得嫁给猥琐好色的矮脚虎(没媳妇的好汉多着呐)?白日鼠资历不浅(卖药酒智取生辰纲),且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可为啥从十几把手混到了一百零几把手?就因为该同志叫了个“白胜”吗?

  我为青少年荐书

  《苏东坡传》(作者:林语堂)

  《呼兰河传》(作者:萧红)

  《命丧断头台的法国王后》(作者:茨威格)

  《百年孤独》(作者:马尔克斯)

  《麦田里的守望者》(作者:塞林格)

  作者简介:

  刘嘉陵,沈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老舍散文奖”“清明文学奖”“辽宁文学奖”等奖项。著作有《硕士生世界》《记忆鲜红》《自由飞行器》《妙语天籁》《把我的世界给你》等。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