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诗词岁月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4-11 09:06
分享到:
更多

  春日午后,伏案静思,一段段与古诗词相亲的记忆如窗外热情的阳光扑进心野。

  小时候学到的第一首唐诗是《咏鹅》。开头的三个“鹅”字,读起来像是对鹅的呼唤,觉得有趣又亲切。记得那时,穿着花罩衣的我,边背唐诗,边特地跑到村东头的小河边,想找到诗中的那只白毛红掌的鹅。结果却有些失望;池塘里的鹅,毛并不那么白,像是在哪个土堆里打了滚儿跑出来的,灰蒙蒙的;脚掌也不是鲜红的,而是有些龟裂的肉色掺杂着黑点。好在池塘里深绿的水符合诗意,一池深绿,镶嵌在村野间,宛如碧玉。

  上学后,随着年龄增长,我对教科书中整齐排列的文字码成的“小方块”渐渐有了兴致。孟浩然的《春晓》,杜牧的《清明》,王之涣的《凉州词》……一首首小诗文字那么简短,却蕴含了那么丰富的意境和情感。它们潜藏在教科书里,就像藏在丛林间的一只只宝盒。翻到它,心里总有一丝甜甜的喜悦。而书本下面的标有数码的注脚,却像一个个打开宝盒的密码,拿起它,盒子里蛰伏的风景会幡然复活。

  印象最深的一堂课是在师范上学时学习《念奴娇·赤壁怀古》。语文老师是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姑娘,长相清秀可人。她用简短的语言导入了新课,然后为我们播放了这首词的配乐朗诵录音。男播音员宽厚洪亮的嗓音,慷慨激昂的语调,再加上音乐恰到好处的烘托,一下子把我带到了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一幅历史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战火升腾,豪杰并起。随烟尘由浓转淡,那位“千古风流人物”的身影在硝烟升起处渐渐清晰:他才气灼人,儒雅俊逸,在拍岸的惊涛声里抒发着凌云壮志,也在佳人的柔情里尽显英雄豪气……我第一次领略到,原来宋词不只有“东篱把酒”“人约黄昏后”的温婉,还有如此摄人心魄的慷慨意境!

  漫漫求学路,有了诗香的浸润,犹如曲径里有了小桥流水,枯林中有了鸟语盈耳,时光的刻板面孔都变得舒展而圆润。离开大学校园,我的人生境遇一次次辗转迁移,缕缕诗香依然在心间萦绕。此间读诗,摒弃了应付考试的功利心,选择与品读愈加漫随心性:听李白诳语,伴易安清谈;与苏东坡把盏,与陶渊明漫步田园……心随诗动,意随境迁。

  第一次读《春江花月夜》,是在一个初春的夜晚。“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乘诗意的小舟,置身张若虚笔下梦幻般的春江里。不由自主地惊叹诗人超拔的情思和笔触,不知几时竟激动地坐起,沉浸在诗意的情境中。

  当我带着这种享受站在讲台上第一次给同学们讲王维的《使至塞上》时,塞外奇特壮丽的风光和戍边将士的爱国精神,深深地感染着每一个孩子,尤其是那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已经成为了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永恒的向往。看到学生在诗词的浸润中慢慢长大,我的内心是满足和骄傲的。如今,我又开始了独自享受这样的诗意。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