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遇见《泊旅》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4-08 13:48
分享到:
更多

  □董斌

  读散文家史小溪的作品《泊旅》,让我领略陕北风情,了解黄土地文化。

  史小溪的文字有骨子里抹不掉的乡情,那是用原生态的语言和陕北民歌构成的,接上地气,语言就充满活力和生命意蕴。你看“哥哥走来妹妹拉,长衫衫拽成个短褂褂”,这是何等热烈的情愫;你听“宁叫皇上的江山乱,不能叫咱二人关系断”,为了爱情,管它外面暴风骤雨;你唱“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哟)带上了那个铜铃子(噢)哇哇的那个声”,就仿佛看到远道长旅中,辛劳的脚夫牵着骡子,边唱边行,那一串铜铃声“叮当叮当”由远至近,由近至远,天边地角。而每当这样的语言和民歌响起,你的心,就像是久旱逢甘霖的嫩苗,被滋润得绿油油的。

  史小溪的文字深受陕北黄土高坡风情的熏陶,闪烁出人性光辉和悲悯,展现着对贫弱者的同情、对人性摧残的憎恶和深刻的反思。他记录过这样一位老人:“将整好的马莲一根一根拣来,撩开凸满一条条丝瓜瓤子一样青筋的大腿,慢慢搓揉起来。冬夜静静的,只有这如游丝一样瑟瑟蠕动的细微的声音。我倾听着,感到疲惫,忧伤,就像长年累月在痛苦与不幸中颠沛往返一样。”史小溪说,那种悲凉,让岁月赋予了老人从容和自信,老人并不觉得苦。而我却读出了无奈、顺从和麻木。

  史小溪的文字里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爱与责任,他用知识分子的心灵去呼唤良知的觉醒、去迎接真诚的回归。他在描述一位老者带着孙子祭奠延安保卫战故地时,把那些英勇作战默默倒下的战士比作兰花花。而兰花花又在当地被称作勿忘我,寓意深刻,含蓄冷静。

  史小溪在关注社会变化的同时,也纠缠着自己在变化中的思想脉搏,在学术、良知与浮躁、拜金取舍中,发现自己,纠正自己。“嘴是硬了,心却扰乱。几度秋夜,也曾举望长天飞过的雁阵;几度朝圣,也曾注目那些面壁修佛的圣徒。有时凝神遐思,一种顿生的肃穆与庄严开始从整个丹田弥漫升腾。有时返然回味,一种无名的惆怅和无奈刹那间铺天盖地而来。”

  掩卷沉思,我脑海里浮动着郑板桥的诗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于是知道,所谓大美的散文,就是充满着人性关怀、散发着人性光辉的性灵之著,它站在那些弱势、穷人和不幸者的行列,守望人类高贵清洁的精神,它对黑暗与丑恶大声说“我不!”

  常想着每一本书,凝聚了作者的精神和灵魂,捧起一本书,就产生了与作者沟通的“场”。有一种理疗仪,叫“场效应治疗仪”。那么,每一本书是否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精神上的理疗,是作者与读者相互之间的心灵宣泄、抚慰、交流?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