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这里,不仅仅是一座公园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3-29 08:41
分享到:
更多

  图2

  图3

  图4

  图5

  

  3月25日中午,我们来到了八一公园。

  这是一座2015年被改造成的国防教育主题公园,“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是其主题。这里也是市民休闲的热闹场所。抗日战争主题区、抗美援朝主题区、国防装备主题区,这三大主题区聚集的人数最多。扭秧歌的,唱二人转的,打扑克的……还有很多人在一组组群雕前驻足,甚至三五成群,讨论上一番:“李兆麟在沈阳搞过义勇军。”“赵一曼还在咱们烟厂做过地下党呢……”在国防装备主题区,一位老人指着一架退役的战斗机说:“这是沈阳生产的歼-6战斗机!”语气里透着自豪感。而我的同事则说:“这里最适合领孩子来逛一逛。”

  我们最感兴趣的是抗美援朝主题区。前几天,市民政局退休干部穆道国提供了一条线索:“1953年公祭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这三位烈士的地点就在八一公园。”为求证这条信息,我们才特意来走一遭。在抗美援朝主题区,一些展板对几大著名战役进行了介绍。最惹人注意的当属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苏制坦克。这辆退役的“人民英雄坦克”,围观者甚众。但是,我们没找到这里曾经公祭三烈士的内容,哪怕只言片语。

  难道穆道国提供的信息有误?我们开始查阅各类档案史料。如此执着的原因有二:一是“公祭三烈士”是沈阳独有的、不可磨灭的集体记忆;二是证实公祭地点在八一公园,可以让这座国防教育主题公园的文化载体更为具象、内涵更为丰富。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两天的查阅最终有了收获:有亲历者的回忆文章提到公祭地点设在“沈阳市中心区广场(即今八一公园)”,当年的报纸记载是“在北市三经路二纬路与三纬路之间的运动场内”。3月27日,我们又来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查到的相关档案史料显示为“三烈士灵柩停放到二纬路与三纬路之间的空场上”。这些资料虽然说法略有差异,但均集中到一点:二纬路与三纬路之间,方位明确。而这正是今天八一公园的“势力范围”。没有明确记载公祭地点是“八一公园”,大概是因为当年还没有这样的称谓吧。

  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我们从档案中找到了几张珍贵照片。

  自2014年以来,我们共迎回了五批589位在韩志愿军烈士的遗骸,每一次迎归都让我们心怀激荡。看着那些图片、视频,我们这些有着志愿军情结的人不禁流下了眼泪。而现在,看到这些尘封了66年的照片,我们的面颊同样有泪水滑落。

  不同的画面,一样的情感。此时,历史和今天是一体的。

  图1 1953年在八一公园西侧的位置搭建的三烈士灵堂祭台。并排摆着孙占元、黄继光、邱少云三位烈士的大幅遗像。灵台前,布满了花圈、挽联、祭文、誓词及祭品,以至于当时需要增搭灵棚方可容纳。宛如潮水般的人群踏着积雪,抬着花圈,来祭悼英烈。

  1953年2月24日20时20分,三烈士灵柩由朝鲜前线移至沈阳。当火车到达沈阳南站(今沈阳站)时,各机关代表恭谨地将灵柩从车厢抬到灵车上,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莫文骅、治丧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孙力余等人亲自扶着灵柩走出站台。从那时开始,三烈士的灵柩便暂厝于灵堂搭建地,一直到追悼大会结束。

  1953年3月3日,开始第一天的公祭,灵柩两侧有章云龙、张云、王俊峰、张杜宇、华子扬、冯玉明、侯志、巩天民等人轮流守灵。从8时到17时,前来吊唁的沈阳各界人民络绎不绝,共计有来自东北行政委员会民政局、东北行政委员会政法委员会、东北有色金属工业管理局工程公司、东北军区公安政治部、沈阳农学院、沈阳铁路中学等37个单位的4000余人。

  3月4日,公祭第二天,灵柩两侧有任允中、温建平、陈远吉、焦若愚、申之澜、陈彦之、朱维仁、赵友夫、周达夫、夏期法、郑文、李国昌、王明等14人轮流守灵。时间刚到8时,公祭会场内外便站满了前来吊唁的长长队伍。驻在沈阳的东北军区各部和直属部队的代表4000余人,向烈士致敬。11时15分,系着红领巾的300名少年儿童抬着花圈走进会场,他们的代表在烈士的灵柩前说:“我们能安静地学习,是你们牺牲流血保卫祖国、保卫世界和平换来的。”沈阳市各少数民族代表为了表示对烈士的尊敬和哀悼,按照本民族的风俗习惯进行祭悼。朝鲜族的都穿着白色的衣服。73岁的卢玉根老大爷还穿上了只有祭悼最亲近的人才能穿的“道服”。这天,吊唁的共有72个单位、15000余人。

  3月5日,第三天公祭,至当日12时整止。

  公祭大会历时两天半,参加公祭的共计145个单位、27000余人。

  图2 3月6日,沈阳市举行三烈士追悼大会,主祭人、三烈士治丧委员会主任、沈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焦若愚在三烈士灵前宣读祭文,各界人民代表22000多人齐集广场,向三烈士致敬、致哀。

  图3一名代表悲痛地发言。

  在追悼大会上,各界代表相继讲话。其中,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东北抗美援朝总分会副主席高崇民说:“孙占元、黄继光、邱少云三位烈士在上甘岭战役中表现了高度的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精神,真不愧为我们祖国的优秀儿女。这是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光荣,也是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光荣。”沈阳市委书记、市长黄欧东说:“我们时时刻刻记住中国人民志愿军英雄们的不朽功劳,我们决心更积极地动员起来,坚决贯彻毛主席提出的加强抗美援朝斗争的伟大号召,大力支援前线,做好拥军优属工作,进一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积极参加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保证完成沈阳市生产和基本建设任务。”

  图4追悼大会礼成后,起灵。

  在一片哀乐声中,三位烈士的灵柩被分别抬上三辆军用卡车,车厢的四角站立着护灵的志愿军战士,他们头戴钢盔,手握钢枪,全副武装。车厢板用白布覆盖,车前挂有两条又长又宽的用白布制成的挽带。

  图5由东北军区及沈阳市党、政、军负责同志焦若愚等亲自执绋,他们身后是蜿蜒一公里、抬着数百个花圈的送葬队伍。灵柩由灵堂出发,以乐队、花圈队、挽联队、仪仗队前导,经和平大街、五纬路、市府大路、市府广场、惠工广场……直到烈士陵园。数十万市民冒着寒风,肃立大街两旁,迎候、目送烈士英灵。市民王老大娘很早就在道旁等着,她悲痛地说:“公祭我没参加上,烈士要安葬了,我说什么也得来送送。”

  送葬队伍步行一个多小时,于11时50分到达烈士陵园。

  13时整,三烈士的灵柩同时下葬,墓地被安排在陵园东边第一排,由东至西三位烈士的排序为: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墓地番号十组一、二、三号)。在雄浑悲壮的哀乐声中,焦若愚为三烈士墓碑揭幕。

  这些信息,被清清楚楚地登记在烈士陵园灵柩入园登记表上。

  从这座公园开始,我们重拾沈阳这座城市的一段集体记忆。

  从某种意义讲,这次公祭大会是沈阳代表国家对三烈士进行的公祭。公祭的对象也不仅仅是三位烈士,还有千千万万为国捐躯的志愿军烈士。而“三烈士公祭地”无形中为八一公园增加了文化的内涵,提升了历史的温度,甚至形成其全国独一份的文化符号。如今,建设历史性、地域性、文化性因素影响下的城市公园是一个新的趋势。人们对于公园的要求也不再是简单的有草有花有树就行了,而是追求其更深层的文化内涵。所以,我们这座城市也面临着新的课题:如何将独有的地域文化在城市公园中表达出来?具体说到八一公园,它虽然已经完成从普通公园到国防主题教育公园的华丽转身,但接下来,研究如何用好“公祭”这个具象的历史文化载体,丰富爱国主题教育的文化内涵,则是必要的。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伏桂明、周贤忠/文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供图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