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老人与喜鹊
□马金海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3-14 10:34
分享到:
更多

  大东广场东北角临着一段铁路,铁路北侧是新开河,河堤上植着粗大的杨柳;南侧沿着铁路是一大片白杨林,幽静、安逸。那儿有草,有草籽,有吃草的虫,有铁路上散落的食物,是鸟雀的天堂。

  那天,往日叽叽喳喳聊成一片的麻雀,今天全然没了以前的欢快。噢,原来在雀群中多了一只花喜鹊:黑白相间的羽毛,流线型美丽的躯体,长长的尾巴,宛若着白衬衫穿燕尾服的靓仔。它在一根白杨枝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跳动,一看就是个顽皮的小家伙。它带着伤,让我很是心痛!我想为它疗伤,但它时刻对我保持警觉,不让近它身前。

  我再一次看到那位老人,花白的头发,手里多了一副拐杖,走路愈加蹒跚。老人大约有半年没有来了,我听说他得了轻微的脑血栓。

  老人胸前依然吊着一个布口袋,里面放着他的物品,如日本动画片《哆啦A梦》中机器猫的百宝袋,需要什么就伸到里面取,应有尽有,我甚至看到他从里面拿出过一根雪糕,自己不吃,咬成小块,喂鸟。

  一个雨后的清晨,远远的我看见老人以异样的姿势坐在石凳上。近了,发现小喜鹊也在石凳上,在吃一颗桃子。老人首先把桃皮磕了、咽下,再咬下一小块桃肉喂给静静等在石凳上小喜鹊。他们吃得很慢,老人牙不好左手不灵活,但平日里好动、顽皮的小喜鹊一直非常耐心地在等。它吃得很快,吃完就侧着头望向老人,黑亮亮的头,乌溜溜的眼。它的唇角破了,右腿也有些瘸,尾羽中的一根稍稍斜出,这是它的伤。终于,他们吃完了,老人把桃核放在石凳上,小喜鹊对桃肉的香甜好像意犹未尽,依然在啄核上的剩果肉,可是桃核一动一动的,老人用笨拙的左手想把它按住,努力了几次不成功。突然,老人拿起桃核放在嘴里,然后蹲了下去用嘴叼着去喂小喜鹊。吃完桃核上剩肉的小喜鹊把喙在老人花白的头发上蹭了蹭,飞到一棵横枝上梳理起羽毛。

  老人才来半个多月,却与小喜鹊成了莫逆之交。我问原因,老人抬起头,浑浊的双眼望向我,吃力地说:“我、我与它一起吃东西。”突然灿烂笑起来,笑得满面慈祥,笑到最后又顽皮地吐下舌头。

  人到老年,沧桑淡去,心渐渐归附平静,往往又萌出无杂念的童心,因此会呈现慈祥笑脸。我想,小喜鹊一定不太喜欢我这张“假面”,而喜欢老爷爷笑脸!

  最后一次见它的时候,是黄叶飘飞的季节,它明显长大了,“喳喳喳”叫声里激荡着成熟的魅力,我知道它不再属于这里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