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简单
□杜一白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3-14 10:33
分享到:
更多

  前些天,一位中年忘年交告诉我:他现在工作不错,收入可以,基本上啥都不缺,却常常感到有些郁闷,快乐不起来,而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原因。我没有思想准备,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后来认真思考了一下,不禁想起我所居住的大院旁边一所小学的学生们来。每当放学之际,他们成群结队地涌出校门,总是嘻嘻哈哈,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非常开心的状态。原因何在?我以为最根本的,应该是他们拥有心灵深处的一种单纯和洁净。他们不像成年人那样思虑太多、念想不断,孩子们的要求比较简单,容易满足,懂得惜福,哪怕是生活中的一点“小确幸”,也能够让他们快乐得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兴奋不已。

  由是我感到,一个人想快乐,其实并不难。

  从某种意义上说,快乐不过是源自简单而已。不止一个学生曾对我说过:他们非常怀念大学时代的生活。那时候,真是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无忧无虑啊!尽管每天走的基本上都是从宿舍到食堂到教室的“三点一线”的固定程序,但大家都高高兴兴,乐而忘忧。一名1960年代的大学生告诉我,当时学生食堂的伙食荤腥少见,素食常有,而且品种颇为单调,比如:几乎每顿早餐,都是他们所戏称的“车轮滚滚浪打浪”,即除了小咸菜,就是每人两个混合面扣饼,一碗很稀的粥,或一大勺清汤寡水的白菜炖粉条。大家都并不在意,吃得很香。因为当时同学们的思想很单纯,关注的都是积极要求进步,一心向学,对于物质方面的要求并不高,很少有人因生活清苦而啧有烦言,感到不快。他的话,使我不禁联想起了古代孔圣人的名言:“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孔子的得意门生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就是说,为了理想和追求,即使生活清苦一些,也自得其乐。孔子称赞他说:“贤哉回也。”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认为:欲望乃痛苦之源。欲壑难填,人的欲望往往不断膨胀,一再加码,总没有满足的时候,因此人的一生注定永远充满痛苦。当然,我以为:人非木石,不可能心如止水。但只有控制和简化欲望,才能在实现以后,获得满足与快乐。明代小说家冯梦龙说:“技之不精,由于多心;心之不一,由于多视。”即使是对崇高理想与非凡抱负的追求,也要力求专一。如果心有旁骛,东张西望,贪多求全,必然会招致一事无成带来的失望和痛苦。学者陈省身,终身奉行“聚焦成才”“一生只做一件事”的信条,专攻数学,集中精力把这“一件事”认真做到极致,果然使他成为闻名中外的大数学家,给他带来了事业成功的巨大欣慰。

  人生在世,除了理想,每天还都离不开衣食住行等方面的选择。这其中也大有学问。有的人以“吃货”自诩,为了享受口福之乐,热衷于山珍海味,美酒佳肴,胡吃海喝,可体检时,偏偏遭遇了血压、血脂、血糖、血尿酸“四高”之痛。而当年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有人看见他经常两手插在裤兜里,在露天排队买汉堡,却神情自若,吹着口哨,快乐无比。早些年,著名东方学学者、北大副校长季羡林,因为衣着鞋帽格外简朴,曾被一名入学报到的新生误认为是工友,并请其代为看管行李。八年前,美国华裔驻华大使骆家辉携家人来华履新时,轻车简从、坐经济舱、身穿最简易的便服、背着双肩包走出首都机场的情景,令人交口称赞并记忆犹新。他们发自内心的那种轻松自如和怡然自得的感情,是某些满身名牌、珠光宝气者所根本体会不到的。

  有人统计过:家里的日常用品,百分之七十是经常闲置的。诚然,以住房为例,你纵有豪宅千间,晚间也只能是躺在一张床上而已。心地单纯者所认同的是:房多房少,够住即可;物多物少,够用已足;钱多钱少,够花就行。著名学者钱钟书,生前长年居住的是并不宽敞的水泥地住宅;心心相印的夫人杨绛,后来将他的全部遗著的巨额稿酬,悉数捐赠。有着“中国居里夫人”美誉的、清华大学首位女教授王明贞,主动强烈要求将自己的二级教授,降低为三级,否则就立刻离开清华。乔布斯在他的遗言中写道:“现在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去追求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成一个变态的怪物。”这些话,充分反映了这位智力超群者临终前对人生的大彻大悟。

  早在青年时代,我就读过法国作家福楼拜的短篇小说《一颗简单的心》。它描写了一名平凡而朴实的女仆感人的一生,展现了她作为一个善良勤奋的劳动者的美好心灵。作品详细的故事情节虽已淡忘,其篇名,却由于非常喜爱而一直铭刻在心。是的,用“一颗简单的心”来面对世界,就会懂得:一个人的真正所需之物,其实是很少的。跋涉在人生的旅途上,真的无需背负太重的物质与精神的行囊,以免为生活所累。人们所追求的应该是简单,特别是心灵的单纯。内心生活单纯的人,外表同样也会简朴,并且总是会与舒心为伍,和快乐相伴。我很尊敬和怀念我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女作家冰心。她的这个笔名本身,便是取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诗句“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意。她毕生掌控欲念,坚守清纯,童心常在,玉洁冰清。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从不伤怀往昔,更不预支烦恼。她的作品着重发掘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讴歌童真、母爱、亲情、友情,温度满满,爱意浓浓,实可谓境由心生,文如其人。以上种种叠加在一起,很自然地为她赢得了长达一个世纪的坦荡岁月和快乐人生!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