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网络红文
赵家古松
□那 杰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3-12 13:41
分享到:
更多

  我最早见到赵家古松的时候是1972年。那时候我初中毕业后随上山下乡的浪潮来到了于洪区大潘镇赵家村。村南头的松树在当时就算是赵家村最高大的标志性物件了。

  松树在村子中间靠南,北面是一个空地,现在应该叫小广场,通往村子的四面八方。大队部的几间平房就在松树对面,坐北朝南。当年村里放电影开大会都在老松树前的小广场空地。所以,村民们特别是村里的老年人,有事没事也都愿意在松树下聚集,就连邻村人路过赵家,走到松树底下也要歇歇脚聊上几句。

  还记得1972年底我和知青参加了大队组织的民兵训练,训练结束的时候我们还端着枪有模有样地在老松树下照了张集体相。你还别说,在松树的背景衬托下,民兵们还真是有股英雄气概。

  1975年的海城大地震对我们影响很大。那晚,我们正在大队部开会,突然感到晃动,屋里人慌乱地往外跑,出去一看,只见老松树南边一片蓝光,天连地。人站在地上直晃动。这时候,只见老村长跑出来高喊:“快把生产队牲口拉出来!”他的喊声唤醒了被惊吓的村民,村干部都去组织大家保护集体财产。生产队的马、牛都被拉到了老松树底下。我接到了乡里的通知,知道是海城发生了地震,为了避免余震的伤害,我在大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地高喊,让村民在外面搭窝棚,不要睡在屋里,还鼓励村民不要害怕。很多村民一连几天都聚集在老松树下。其实对地震我也很陌生,但那一刻人们真的都那么想着集体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次看到老松树,我的脑海里还总回放着老村长在松树下的身影。只可惜,这位老村长在前几年去世了。但是我记住了他——裴承义。

  那时候的赵家人无论是走出去的还是多年后回来的,他们也总是在老松树下留个影,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赵家几代人对老松树的那份眷恋。直到离开赵家四十年后我才体会到赵家人对老松树的不舍。

  去年秋,当年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知青回到了赵家。这棵老松树成了他们共同的记忆。人们在老松树下寻找自己青春的影子,讲述金秋滚烫的故事。

  赵家古松挺有来历。那是顺治年间,赵氏先贤从山东迁徙至此,栽种13棵松树。从此这松树便成了赵家村的标志。但是“文革”期间松树也在破四旧中遭到了破坏,推土机将松树根系损毁,后来仅存四棵。后期二队的猪场建在了松树边。猪粪太多伤了老松树,结果就剩下一棵还顽强地挺立在赵家。现在赵家已经变迁成工业园园区。人们把尚存的古老的松树做了个围栏,进行了简单的保护。按村民要求,为了赵家古老的历史,又在周边补种了12棵青松,保持当年迁徙时的数量。总量13棵。虽然新栽种的青松没了历史的厚重感,可也让人有些安慰吧。

  多年以来,人们看见老松树就像看见了赵家人。再次回到赵家时,看到仅剩的唯一古松已经枯败,难免有些心酸。赵家后人和热爱赵家古松的志愿者发起保护古松的活动,他们到北陵请专家指导保护古松,但是古松的枯根有一半已被害虫蛀空,树冠枯竭。保护古松已经成了赵家人心中抹不去的一种乡情。

  赵家的老人赵振广在上世纪70年代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期间曾组织人们为老松树培土,那时候他就告诉村民要保护赵家古松。赵家搬迁时他也多方求助。今年他已经85岁,看到只剩下一半枯根的老松树,他对前来保护赵家古松的回乡人感叹:不能让三百多年的古松倒下。救助古松是荫及子孙的大德之事。他恳请已经离开赵家的后人都来保护老松树。他满含热泪的目光里充满了赵家人对老松树的眷恋。

  站在老松树下,我们打开了尘封的记忆,找回那份久违的温馨。这个特指“赵家”的古松,它最大的魅力就是让我们感受了赵家人的真情和善良,也让我们给自己的心灵补上了一课。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