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网络红文
扒堆菜与筐盖梨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3-12 13:41
分享到:
更多

  这一个是蔬菜,一个是水果,写它们干什么?是想回头看看当年生活中的两个小景致。

  扒堆菜包含各种菜。比如刚上柜台的黄瓜,顶花带刺儿,水灵硬挺。卖了一会儿,顾客把好的全挑走了,时至下午,只剩下大头小尾的或是过粗有点老、太细没长成的,售货员为了“促销”,就扒成一堆堆的。5分钱一堆或是1角钱一堆,明显是物多价低,虽货色不济,怎奈真是好便宜,于是,就立即卖光。

  一般蔬菜都能扒堆,特别是到了下午,蔬菜的水分流失,菜品开始萎缩、打蔫儿,为了促销,为了收回成本,当然也是为了方便顾客,菜社或者副食门市部的售货员就把茄子、豆角之类扒成一堆一堆的摊放于地。当年城市居民基本全是双职工,下班高峰时,街道上骑车的、步行的缕缕行行,为了赶紧接孩子或是回家做饭,买份扒堆菜快走。但是,最重要的是扒堆菜价低,可以省钱。

  那时的职工收入都不多,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论是住工厂宿舍的还是胡同大杂院的,都必须节省、俭朴过日子。每月的几十元工资,一家的吃喝穿住必须满足外,精细的主妇还要从中挤压出一点点钱留作积蓄,以防急需。所以,要一分一分从牙缝里积攒。大米白面与苞米面的价格几年不变,是家庭支出的定数。而每天的青菜开销则是要多于主食,又不好把握的。因此,扒堆菜成为节俭生活的“目标菜”。

  过去有相声说,有人在家吃了窝窝头,出门时也要用肉皮抹抹嘴,显得像是吃了肉一样油亮亮的。说的是人都要脸面,人都爱面子,怕别人说自己穷。下班了要买菜最好一个人走,看见5分钱一堆的茄子,不要管它大的小的老的嫩的,搂起来,装兜子,快走。回家削吧削吧炖一锅,孩子们吃得一样香。但购买时最好不要让单位的同事看到,人家买新鲜的,咱搂扒堆的,脸面上不好看。可也有脸面大,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比如我。我家庭负担重,1982年之前,每天的菜钱不能超过5角(当时橘子6角一斤,国光苹果3角3分一斤,豆腐1角一块,雪花啤酒3角2分一瓶,酱油1角9分一斤),扒堆菜是我的“主选项目”。四季蔬菜,随行就市,“五一”节的韭菜鲜、香、嫩,四五角一斤,到了7月,5分一斤没人要,那就扒堆,1角钱一大堆,家里人口多的,就买回家加上一点小海米包菜饽饽,一样好吃。6月刚下来角瓜,鲜嫩好吃,但贵。到了8月,角瓜个头也大了,皮也发黄了,一角钱一大堆,有五六个。我的经验是,嫩角瓜贵咱不吃,老了再吃能省钱。白架豆刚上市好吃,但贵。七八月豆角老了些,但便宜。买几斤给孩子们炖着吃,会出来许多大个儿豆子。芸豆的豆,是小孩子爱吃的东西,一个个挑出来,还可以当零食。扒堆菜里的黄瓜,最有讲究。别看大头小尾巴,又歪七裂八,买回家洗洗,好点的生吃,次些的炒吃,余下的撒上一点盐,咸黄瓜当小菜能吃好几天。

  扒堆菜,卖的,少损失;买的,少付出,一好变俩好。扒堆菜,卖的好意思卖,买的就好意思买,不用脸红。

  再说说筐盖梨。那年头,苹果、梨、桃子、杏等水果大多用柳条筐装,也是在副食店或合作社卖。不管是水果或是蔬菜,那时讲究的是卖到了挑到了,顾客拣好的挑,余下有疤瘌,或是稍有腐烂的,就挑出来放在筐盖上。等筐盖上有了七八十来个,售货员就喊着:“1角钱,谁要?”家里孩子多的就买回家,洗洗削削吃。老百姓中还有句俗话“烂桃不烂味儿”来安慰自己,同时来概括有些水果只要剔除疤痕也可食用,还有的可以变烂为宝,制酒或做果酱。

  水果都不易保存。一筐筐水果存放日多,就要发热腐烂。售货员每天都要挑拣出“临界腐烂”的,用筐盖摆放在外,筐盖梨(或苹果、桃、橘子等)就独具一格出现在副食店门前,让收入少的人,也可在日常里给家中的小孩吃上点水果。下乡的青年对筐盖梨会有记忆的,肯定大多数不但吃过筐盖梨,还一定吃过那亮亮的、好像黄布条一样的柿子皮(削制柿饼的副产品,晒干的柿子皮很便宜,二分钱买许多)。

  回头看看,向前走,嘴里甜,心里暖,日子与以前可真是不一样啊。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