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图片
感恩要趁早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3-11 11:29
分享到:
更多

  □孟小迷

  差不多半年多前,我与胞妹有了一个动议:要去一一寻找那些给予过我父母亲关怀与温暖的老战友、老同事、老护工,特别是那些在我父母生命最后几年还一直陪伴呵护在他们身边的人们。

  今年是父亲离开我们十周年、母亲离开我们九周年的日子。一个生命的逝去,是另一个人觉醒的开始,还是感恩的终结?那个令你痛心疾首的离别,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

  我了解自己爹娘的品性,他们不会期待我们永远地围绕着离别哭泣,他们需要我们懂得,每一种离开,都是一种修行的机缘,目的是为了提升我们对生命的尊重,唤醒我们内心的慈悲,继而去爱,去感知,去温暖,去回报。

  我们姐俩列了名单,准备凭过往的印象和记忆,一个个地寻找那些已经失联许久的人。遗憾的是,这个行动总阴差阳错而没有成行。直到上周,我们才决定放下一切,出发。

  在父亲的序列里,我们寻找的第一人是父亲的一位老战友,我们兄妹叫他“叔”。小时候我一直误以为他就是父亲的亲弟弟,是我们的亲叔叔,因为我们称呼其他的男性长辈都是叫伯伯、叔叔,唯独单字叫他叔,而他的口音竟然也与父亲一模一样,完完全全的苏北话。

  叔转业去了一所重点大学,后来成为分管技术干部的领导,叔本身也是一位医学专家。我现在左腋窝下还有一块像干豆一般大小的浅浅的疤痕,那是很多年前,我因面部小伤需要手术缝合,叔的普外手术技术炉火纯青,特别是缝合的手艺更是精湛非凡。我找到了叔。叔怕我的体质有增生的隐患,便在腋下先做了疤痕性试验,之后选用了风险最低的技术。

  叔待我们像自己的儿女。

  一次,报社一同事有病,需要请专家会诊,我又找到了叔。叔请来了一位顶级的大家出诊。叔这样介绍我:她是我的侄女。

  叔和婶婶是我家的常客。我永远忘不了那温馨和睦的一幕,父亲躺在藤制的摇椅上,叔坐在对面的沙发,他们四目相对,聊到深处,忘情忘我,两人的脸不自觉地向彼此靠拢。他们也有争执,但争执过后,鲜留嫌隙。我父亲的脾气很差,但跟叔却能聊到一块,他们常常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天南海北,古今中外,无遮无掩。聊累了,叔就在我家吃点便饭,俨然家人一样随意亲切。

  父亲离世的当天,叔携妻带子奔丧,人哭到不能自制。一位已年逾古稀的老医生,他对生死的理解应该高于我们。我知道,他的哭泣,自是为逝者在做最后的挽留。人都有一了,但在你转身时,有人不舍得放你走,我以为这就是对生命最崇高的致意。

  那天,我和妹妹辗转找到了已经搬迁三年,换了新址却又不在新址内的大学老干处。可当我们敲开房门时,工作人员却告知:老师已经去世了,就在一个多月前。

  我悲痛至极。一个多月前,我们明明有了计划,只因晚了一步,便留下了不可补救的缺憾。

  叔陪伴过父亲,并为父亲恸哭过,我却缺席为他扶棂。叔为父亲做过挽留,我却没有机会当面说声:叔,一路走好。我愧对那句“这是我侄女”的介绍。

  我一直以为助人是一种奉献,却原来,我们在奉献的途中,已经收获了他人关注与陪伴的深情,这份温暖,厚重无比。因为叔爱过父亲,我才蒙恩有了资格去好好地爱叔。

  爱,是一个燃烧的火炬,只有传递,光才会更亮,暖才会更久。

  可生活太多凌乱,让我们常常忽略那些有恩于我们的人,只因为他们太过包容。而我们一经认真,却是永远地错过。痛!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