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我们是个音乐世家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9-02-20 17:18
分享到:
更多

  秦家三代人的全家福

  秦咏诚与夫人乐平秋年轻时合影

  早年秦咏诚、乐平秋与一双儿女

  

  新年伊始,《我和我的祖国》在全国各地以快闪的形式被唱响,成为2019年开年最热的歌曲。作为上世纪80年代脍炙人口的爱国歌曲,《我和我的祖国》以其独特的旋律和经久不衰的魅力,再次成为最激动人心的“主旋律”。

  日前,记者采访了《我和我的祖国》的曲作者——著名作曲家秦咏诚之子、沈阳音乐学院副教授秦际凯,听他讲述父亲生前创作的点滴以及这个“音乐世家”鲜为人知的故事。

  祖孙三代与音乐结缘

  今年56岁的秦际凯是沈阳音乐学院音乐教育学院的钢琴副教授。从15岁考上音乐学院附属中学到1985年大学毕业留校,除在留美深造学习外,秦际凯一直没离开沈阳音乐学院的教学岗位。秦际凯说,家里除了自己以外,其他成员也都与沈阳音乐学院有着不解之缘,是名副其实的音乐世家。而缘分最深的,当属父亲秦咏诚。

  作为新中国培养起来的第一代作曲家,秦咏诚一生创作了《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我为祖国献石油》《我和我的祖国》《海滨音思》等大量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而他专业的学习生涯,正是从沈阳音乐学院的前身东北鲁艺音乐部(以下简称“鲁艺”)开始的。

  1933年出生于大连的秦咏诚,1947年10月考入关东社会教育工作团(简称社教团,旅大歌舞团的前身),分配到音乐组,除了担任钢琴伴奏,还打过小军鼓,学过小提琴,吹过双簧管,唱过合唱。1952年,秦咏诚从工作了四年半的文工团考入鲁艺,开始了正规专业的学习生涯。1956年,秦咏诚从东北音乐专科学校作曲系研究生班毕业,后来任辽宁歌剧院创作员,辽宁乐团副团长。1986年至1996年任沈阳音乐学院院长。

  秦际凯的母亲乐平秋也是沈阳音乐学院的竖琴教授。1989年,沈阳音乐学院成立箜篌专业,乐平秋在教竖琴外,又开始教箜篌。除了父母,秦际凯的姐姐、姐夫以及妻子,悉数在音乐学院任教,他的女儿和外甥女,在家庭熏陶下,如今也在世界顶尖音乐学府深造学习。

  父亲在外奔忙,母亲家教严格要求极致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强大的音乐基因让秦际凯在钢琴行业小有建树。可他却说,除了血液中流淌的音乐细胞外,自己的成长离不开精益求精、追求极致的家教。

  1963年秦际凯出生后,一直与家人居住在沈阳音乐学院的家属大院里。从6岁正式接触钢琴起,每日练琴不少于两个小时,成了秦际凯儿时记忆中家里的“铁律”。彼时,年长他三岁的姐姐,也早已开始学习拉小提琴。

  “父亲工作一直很忙。”秦际凯回忆,“1978年父亲当了辽宁乐团副团长。而在此之前,他一直在革命样板戏学习班工作,每天在家时间很短。而在之后的创作过程中,他还要经常外出采风找灵感。因此家里的事,我和姐姐的学习、生活,都是由母亲和奶奶操劳。”而当了一辈子教师的母亲乐平秋,对儿女的教育非常较真。

  在秦际凯的记忆中,从开始学琴那天起,母亲乐平秋就对他很严厉。“老师普遍有种‘职业病’,在教育学生时为学生少走弯路总爱‘挑毛病’。”秦际凯说,母亲也把她在教学上的方式带到了家。“基本每天都会说:这个音弹得不好,那个音符应该怎么样……”从小到大,秦际凯从没间断过练琴,也没跟母亲提出过休息。“练不好都不行,哪敢说不练。”但秦际凯认为,也正是母亲当年这份较真,让他和姐姐之后的音乐之路走得更为顺畅和平坦。

  1978年,音乐学院附中恢复招生,15岁的秦际凯成了第一批考入的学员。而乐平秋指导过的竖琴学生于丹,获得了竖琴国际金奖的荣誉。

  匠人般的执著与专注是秦家的精神财富

  虽然幼年时父亲忙于工作经常在外,但秦咏诚对音乐的热爱和专注,却深深地印在了秦际凯的心里。而这份匠人般的执著与专注,也成为秦家宝贵的精神财富。

  “父亲是个对音乐特别专注的人。他会经常坐在那儿沉思,走路的时候也经常想写歌写曲的事情。他常常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有点‘大智若愚’。”谈起父亲的专注时,秦际凯的母亲曾跟他讲述过一个小插曲。一次,秦咏诚竟将幼小的秦际凯遗忘在学校的收发室里,自己一个人回家创作去了。

  “虽然父亲对生活上的一些细节不太在意,但只要一提到音乐和创作,他就会特别激动、兴奋。”秦际凯说,父亲创作的歌曲中情感的沉淀和对生活细节的捕捉,离不开他对生活的体验。“他写什么内容就要到那个地方感受风土人情。他总说只有专注地感受过,才能写出来。”《我为祖国献石油》,就是其中的代表。

  1964年3月,中国音协组织全国各地音乐名家去大庆深入生活,秦咏诚一同前往。那时,大庆油田条件非常艰苦,冬季暴风雪漫天飞扬,气温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在大庆,秦咏诚等人有幸被安排与铁人王进喜一起生活。王进喜干起工作来那种为国为民的忘我精神,深深感染了秦咏诚。几天后当秦咏诚看到《我为祖国献石油》这首歌词时,“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激情澎湃的语句让秦咏诚思路泉涌,他马上到队里食堂,仅用20分钟就完成了谱曲,后来经过著名歌唱家刘秉义首唱,红遍全国。

  谈到重新被唱响的《我和我的祖国》,秦际凯则以一名音乐人的角度,述说了对父亲的敬仰。“《我和我的祖国》更多的是父亲自然情感的一种流露。作曲家在力求获得准确、生动音乐形象的同时,还体现了他对旋律在其语言风格上的把握。我父亲十分懂得将生活中的语言节奏与音乐中的旋律节奏结合的规律,不仅使听众听得清、听得懂,更保持了应有的线条美和律动美,从而创造出经久不衰的旋律。”

  学习学习再学习,独特品质辈辈传承

  除了严厉和专注,秦咏诚和乐平秋夫妇给儿孙受益终生的品质,还有孜孜不倦的学习和永不停歇的勤奋。

  乐平秋47岁才开始学习英语。后来,一次到美国的学术交流中,乐平秋用全英文做了竖琴学术报告。2005年,已经70多岁的秦咏诚,退休后在北京主持《音乐生活》杂志的编辑工作。每天,他会蹬着自行车到距离家两站地远的编辑部上班。而同秦咏诚一并到北京生活的乐平秋,被中央音乐学校外聘为箜篌教授。为了方便上下班,69岁的乐平秋又学习了开车,直到83岁高龄,她才停止授课……

  2015年6月25日,秦咏诚因病在北京去世。

  “虽然父亲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把音乐当作生命的态度,将被永远铭记和传承。”秦际凯说,他的女儿目前正在攻读竖琴专业硕士,为了兼顾练琴和学业常常到凌晨才能休息,但她从不言辛苦和退缩。因为,对音乐的热爱和执著已经成了家庭的特质。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关彤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