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图片
《边将》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2-18 09:35
分享到:
更多

  《边将》这部长篇历史小说,以明朝嘉靖、隆庆、万历朝为历史背景,在全面真实的历史基础上,打造出一个完全虚构的人物——杜如桢。故事从杜如桢十三岁见识边关的血与泪开始,写到他七十九岁,终老于故乡。杜如桢一生的所有重大事件,几乎都被纳入之中。

  小说中描写了大大小小的战役,在其中,他对士兵的体恤,对战机的把握,身先士卒的战场精神,未雨绸缪的战备意识,无不得以清晰呈现。边将二字,于杜如桢,是当之无愧的。

  除此之外,作品还写了杜如桢对寡嫂王慕青的情意。作为一员武将,杜如桢多数时候是远离家园的,所以,边关兵将身上有的毛病,他也不缺,战事终了,他也放任自我,在滥性中寻找战场厮杀和苟活之外的存在感。但是,在他漫长的一生中,他的感情世界始终纯洁单一。他爱慕青。少年时,容颜光洁,皮肤白皙,身段纤柔,馥香扑鼻的二嫂,他爱。壮年时,娇俏动人,对他心动关爱的二嫂,他爱。暮年时,皮松肉垮,眼波流转的那个二嫂,他仍旧是爱的。他一生牵念,独此一人。但是,十三岁的杜如桢情窦初开,十七岁的二嫂已经是二嫂。青年的杜如桢亦有家室,面对守寡的二嫂,只能谨守本分。到后来,两人都失去配偶,可惜侄子已经成年,且不赞成两人走到一起。所以,囿于观念,两人彼此守望,一生未得爱情圆满。

  《边将》中出入的人物,除了杜如桢一家,都是明朝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比如声震关外的大人物杨博,眉目清秀、屡战屡胜,只要赏赐不要官阶的将军马芳,比如与杜如桢性格相互映衬的狂放狷介之士王世懋,比如当时流传于坊间,引起士子与平民关注的《金瓶梅》《三国演义》。无论人物,还是书籍,作品都有非常详尽的细节描述。这些细节,使作品更加出彩。说明在统御材料,构造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之外,作者仍有余力,来丰富作品的血肉。

  此外,作品还对大同的民风、民居,边关的情态,都有边界、因果非常清楚的描述。

  韩石山先生以小说成名后,又写散文、文学评论,有“文坛刀客”之称。近年来,他潜心现代文学研究,在现代作家传记方面成绩斐然。韩石山先生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在历史研究方面,颇有心得。关于明代历史的著述丰富,所以创作《边将》一书,其历史背景、风土人情,可谓得心应手、随手拈来。

  韩石山先生对语言也有研究和创见。在《边将》中,他多用短句,表达有力、简约。文字既朴素节制,又收放自如。所以整部作品,凡四十九万余字,读来却是丝毫不累,让人读罢仍意犹未尽。

  一个天分极高的艺术家,与自己最熟悉的一段历史握手,加上对所述地域的深爱,灌注上自己的偏好,自己的人生经验,自己的观念,所以伟作成矣。这就是《边将》了。

  这部作品中,除了有真实的历史,血肉丰满的人物,还有韩先生自己。他写:三代人的屈辱与辉煌,几十年的沉寂与张扬。《边将》里有一段整体引用,是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如桢好友孙占元孙胡子整段背诵。《报任安书》中所写的不平则鸣的心绪,大概韩先生有相类似的心境吧,所以,才能以七十多岁的年纪,创作出这样活力满满的长篇小说。《边将》是活的,语言是活的,故事是活的,人物也是活的,有血有肉有细节。框架又是牢固的,战场和家事、爱情,两线交叉行进,情节有首有尾。

  小说写到了山川之秀美,讲到了书法的修习心得,描述了对当时流行的“说部”的个人观感。小说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对女人的描述。

  韩先生出游日本,拍了很多与老伴的合影,与文友、书友的合影之后,还拍了年轻的日本女性,穿和服的日本女性,他在发了照片之后,有感叹,一者是说:“一个端庄贤淑的女人,是两代男人的福祉。一个刁蛮凶悍的女人,是三代男人的灾星。”一者是叹:“在日本做文化考察十多天,终于找到了这个民族最了不起的地方,在女人的脸上,神态上。这是一个民族的母体,有这样的女人,才会有优秀的男人,才会有杰出的子孙。有了优秀的男人,杰出的子孙,这个民族,焉能不强大。”

  《边将》里有透彻的对女性爱的表达,这种表达,简单朴素,真诚动人。小说认为,一个男人的爱欲能力,就是他的战斗力,生命力。所以,小说是不避欲念的。这些甚至有些放诞的描写,落地生根,生猛新鲜。大概是因为是山西大学历史系科班出身,加之长年浸润于人物传记创作中的缘故,韩先生的文字从不坠虚妄。韩先生研究历史,研究人,大抵已是透彻。加之敏感多思,对生活也是洞彻。他的散文《我们是亲亲的亲兄弟》里,有一个细节,让人感动。父亲三周年祭奠时,他生前工作过的德州监狱,捎给韩先生两万四千元的抚恤金,韩先生夫妇想把自己那份给生活比较艰难的五弟。他说,自己弟兄六人,都是靠工资生活的平常人家。这一笔细节,让人印象深刻,久久难忘。

  《边将》是一部非常优秀相当卓异的长篇历史小说。小说详略得当,首尾呼应,描写举重若轻,气度恢宏。这是韩先生最新力作,也是他最看重和投放心力最多的作品。他说:“这是一个神圣的爱情故事,也是一曲人性的赞歌。叙事舒缓而有节制,不经意间,处处有机锋在焉。短篇的框架,中篇的节奏,长篇的气势。是我晚年最重要的一部作品,此生有此作,足矣。”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