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名人佳作
除夕夜的馅儿饼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2-12 09:21
分享到:
更多

  童年时的除夕夜,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端着盘子吃馅儿饼,场面非常喜庆。我们家是回族,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家里每逢除夕夜一定要吃妈妈烙的牛肉馅儿的盒子。后来,妈不知在哪儿学来做馅儿饼的手艺,以后的除夕夜就改做了馅儿饼。妈烙的馅儿饼皮儿薄馅儿多,面和得软硬适中,一口就准能咬到馅儿,所以同盒子相比,全家老少都更喜欢吃馅儿饼。

  会做面食的人也许知道,馅儿饼不同于盒子,做法不一样,“体量”不一样,口感也不一样。特别是在“体量”上,馅儿饼的个头儿跟盒子比小了不少,一般情况下,一张盒子抵得上两至三张馅饼大小。在那样的清贫年月,全家六口人要是都放开了吃,如果是盒子,要烙上二十多张,那么馅儿饼得烙五十来张,都烙完下来,时间自然长了很多。但只要家里人能吃得可口儿,妈似乎并不嫌费时费力。

  除了我和姐姐们在烙馅儿饼前帮妈打打下手儿,烙饼的活儿几乎都是妈一个人的,五十来张饼,一站就是一个多钟头,而且每次大家都吃完了妈才最后上桌。特别是妈把我们盼着第一张饼出锅的迫切心情揣摩得极其精准,总是在头一张饼烙到九成熟儿的时候,就提前拣到盘子里快步送到饭桌儿上,说:“先尝尝,看看熟没。”这也就是妈常讲的“先压压心慌儿”。一张饼上桌,你一口我一口,眨眼的功夫就风卷残云般地下了肚儿,她心里当然知道还差点儿火候儿。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着急,是因为我们都想吃到第一口馅儿饼。妈着急,是因为想让爸和我们几个孩子能尽快吃到嘴里。

  说到这里,我想说:妈是一个极有耐性的人。这样的耐性是在漫长而艰辛的岁月中磨砺出来的,是不掺杂一丝抱怨、甘愿蜡炬成灰的纯情付出。妈总跟我们说:知足的常乐,能忍的自安。

  吃馅儿饼是往昔生活中的平凡小事,但就是这样一件生活小事,足以让我们感受到:妈妈就像一个生活微雕大师,用她的技艺,把对生活、对家人的“爱”字刻画得无可挑剔,让爱如涓涓细流,流淌进平凡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悄无声息地渗透进每一个家人的心田。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