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哦,那个寒冷的冬天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1-29 08:59
分享到:
更多

  几十年过去了,每当冬天来临,每当我在寒冷的冬夜踽踽独行,就会想起那个寒冷的冬夜。因此,我一直在努力找寻这位司机大哥。很多朋友笑我这种执著:至于吗?他不就给了你一次没把你扔在车外的感动吗?对此,我想说的是:因为这一次的感动,从此我不再惧怕冬天的寒冷,并且坚信,再凶险的旅途上也会有温暖的护持。就凭这,他给予我的还少吗?

  1968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阳历十月末,就下了场罕见的大雪。凛冽的北风号叫着刮得昏天黑地,这年父亲被赶进“牛棚”,我也像父亲一样沦落到被小伙伴们孤立排斥的地步。因此,这个冬天从心里往外的冷。

  有个电影放映队围着城里城外放映露天电影,我跟几个小伙伴成天晚上撵着他们屁股后面跑。电影开演了,先要加映一大串纪录片。我们跺跶着冻得生疼的小脚儿,顶着怒号的北风,盼到主片开演都快半夜了。好在电影很吸引人,直到电影演完,才感觉到寒冷。

  黄山比我们大几岁,他父亲是单位里正当“红”的头头。他便理所当然成了我们这帮人的头儿。一天傍晚,他听说放映队要在蔡桥大队放映《地道战》,便会上我们几个小伙伴急忙往那边赶。上蔡桥大队不仅要翻越一道山岭,还要穿越一大片坟茔地。途经坟茔地时,黄山故意吓唬我们讲起了鬼怪的故事。我们都才八九岁,看着白雪覆盖的一座座坟茔掩在荒草中,特别害怕。我便不停地阻止他往下讲。这可惹恼了黄山,他一跳八丈高:你个挨批斗的狗崽子,带你玩就不错了,不爱听你滚!大家一看黄山的凶狠样儿,都赶紧随声附和。我想,这漫漫荒野,我一个人咋走?只好忍气吞声随他。谁知黄山讲着讲着,突然,大喊:快跑啊,坟里放鬼火了,别让鬼抓住啊!想起夏天坟地里飞舞的磷火,就像真有鬼火向我们扑来了似的。顿时,吓得我们连哭带叫地在坟地里乱成一团。待到我们惊魂未定地跑到蔡桥大队,电影已经演过了一半。

  快半夜了,电影才演完。受到来时的惊吓,大家都不敢从原路回家。咋办?又冷又困,如果要从大路回家要比来时的小路多走十几里路。正在大家踌躇不前时,一辆吉普车在我们身边停下来。司机是一位面容和善的大哥,他问了我们的住址,便说:正好顺路,我送你们回家。大家像遇见了救星似的欢呼雀跃地往车上挤。轮到我往车上挤时,黄山却堵住车门,一边使劲往下推我,一边冲司机大喊:他爹妈是坏人,你要拉他,我明天就告你去!我一听,心脏立刻狂跳起来。刚才坟地里惊恐的一幕马上浮现在眼前。只见司机大哥一愣,略微迟疑了一下,哼了声,便奔到我身边。此刻,我以为他真要把我推离车门,心跳得快到嗓子眼儿了,身子瑟缩着直抖。不想,他弯下腰,展开粗壮的双臂,伸出一双温暖的大手,把我嗖地搂抱进怀里。转身猫腰坐进了驾驶室,一只手搂抱着我,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开动了吉普车。吉普车在冰雪覆盖的山路上缓缓行驶,他瞥了眼黄山,笑着叹口气,嗫嚅着说:你这个娃娃呀!司机大哥的手好大,胳膊好粗,胸怀好宽好暖。自从父亲被赶进“牛棚”,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被人搂抱的温暖了。路过来时那片令人恐惧的坟茔地,我还故意盯着它看了好久。一股股无法名状的暖流涌遍周身,我真想在这条不太长的山路上,就这样被他护持着,搂抱着,温暖着,走下去,走下去。

  遗憾的是,从这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这位司机大哥。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