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好书永远不过时——再读《瓦尔登湖》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1-28 08:51
分享到:
更多

  □王瑞起

  有些书,包括经典,都不同程度地受着时代的局限。我们读到的是“那个时代”,看到的是“那些人”,感受的是“那些精神与灵魂”,是站在现在看过去,犹如隔岸观火;而有的书却不受时代的局限,永远在身边,与当下相伴,与现实对话,《瓦尔登湖》就是这样一部优秀的经典。

  《瓦尔登湖》是十九世纪美国文化巨匠亨利·戴维·梭罗所写就的一部散文经典。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梭罗,从1845年到1847年,独自一人住在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镇的瓦尔登湖畔自筑的小木屋中,渔猎、耕耘、沉思、写作。两年多与瓦尔登湖朝夕相伴、投身大自然怀抱的日子,成就了《瓦尔登湖》,也成就了梭罗。由此,《瓦尔登湖》几乎与《圣经》享有同样的殊荣,被美国国会图书馆列入“塑造读者的25本书”。

  我记不得多少次阅读《瓦尔登湖》了,虽然有时候仅仅是随意翻几页,但我敢保证,十几年里,通读全书已经不下四五次了。我一直迷恋在瓦尔登湖畔的小径上、森林里、还有康科德小镇的木屋。当我以梦入桃花源的心境,丈量过瓦尔登湖畔的每一寸土地,泛舟过瓦尔登湖的四季后,我终于带着澄明的心灵与未完的思考,回到了现实的岸边。

  梭罗选择了瓦尔登湖畔作为自己简朴生活与静心思考的天地,他不仅养活自己的身体,也喂饱自己的精神。他生活在小木屋中,思想却穿越时空,飘浮在不同国度的上空。关于穿着、时尚与简朴生活;关于住宅、贷款、奢华与文明生活;关于建筑、大学教育、慈善事业与人之自由,等等。他说:“简朴生活是门学问,它一直遭到人们的轻视,但它不能任人漠然无视。”“我宁愿坐于露天之中,因为青青草叶之上一尘不染;我宁愿坐在一个南瓜上,这南瓜只容我一人占用,而不愿挤坐在天鹅绒的软垫上;我宁愿在大地上驾驭一辆破牛车,悠闲自在地游荡,也不愿乘坐豪华的观光火车去天堂,沿途呼吸着乌烟瘴气。”于是,他犀利的目光穿透古今,视奢华生活为文明的溃烂。早在160多年前,梭罗的思想里就已经有“房奴”这个新词的雏形。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实践“简朴生活”这个理念,并非易事。这不仅需要一份对抗世俗的勇气,还需要保有自清自省、超然于物外的心态与襟怀,正如梭罗在书中写的:“不管你的生命多么卑微,你要勇敢地面对它生活,不用逃避,更不要得那样用恶语诅咒它……你纵然贫穷,也要喜爱你的生活。即使是在济贫院里,你依然还拥有喜悦、开心、荣幸的时光。黄昏的霞光照射到济贫院的窗户上,如同照在富人家的窗上一样耀眼夺目。”

  当然我们无法效仿梭罗,像他那样诗意地生活在瓦尔登湖畔,但这些平凡而掷地有声的文字,时时都会在我们的心灵之壁上,发出清晰的回响。

  《瓦尔登湖》是一部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协奏曲。梭罗小木屋的不远处,是一片森林,那里生长着各种枝繁叶茂的花草树木,野花漫山遍野地怒放着,引来阵阵的蝶飞蜂舞。八月间,大片的浆果如期饱满成熟,挂满枝头,诱人眼目。梭罗和众多的鸟雀精灵们一道,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享受着大自然的特别恩赐,与自然化为一体,成为湖中的一泓水,林中的一束花,路旁的一棵草,天空的一抹云,抑或是一只鸟。总之,他成为自然的一分子,与之同呼吸、共命运。

  试看今日,电子产品无所不在,和我们整天待在一起的只是手机和电脑,而不是人,更不是山野丛林、云霞碧水、花鸟鱼虫。操纵机器、按键和扫码的同时,却淡化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联系,把自己变成了一座孤岛。即便是生活在热闹的大都市,熙来攘往,心灵也是孤独的。在高度商品化、理性化和原子化的现代消费社会,个体越来越难与人建立起社会化的、内在的、亲近的、非工具性的生命交集。与此同时,全球化、现代化、信息化,又使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日渐减少,越来越相似,民族文明的个性或许会成为存于博物馆或者是电子产品的记录。这种非自然生态的机械化的生存状态,不得不让人深思。《瓦尔登湖》写作于160多年以前,但它所表达的人性与自由,却是永恒的、现实的、不受时间和社会制度限制的。正是因为它切合了一般人的渴求,没有附加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的诸多社会因素,所以它才能永葆生命活力,突破时限、国界、制度、人种的限制,照彻人性,启迪生命。

  当我们不知道“闲适”啥滋味,变得生硬而无趣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向图书去找回我们想要的生活体验。这一阅读趋势必将成为今后相当长一个社会阶段的创作引领。英国小说家乔治·艾略特说:“《瓦尔登湖》是一本越凡入圣的好书,严重的污染使人们丧失了田园的宁静,所以梭罗的著作便被整个世界阅读和怀念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