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翰墨蟹缘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9-01-10 10:26
分享到:
更多

  范一直

  “蟹肉上席百味淡”。螃蟹之美味,“更无一物可以上之”。元朝画家倪瓒的《云林堂饮食制度集》,讲到煮蟹法。因造型、姿态、色泽、习性等特色,螃蟹乃中国画传统题材之一。历代画家泼墨画蟹,内含得意或失意、讽刺或自嘲。翰墨蟹缘,佳话迭出。

  螃蟹有别称“郭索”,原指螃蟹爬行貌,亦指其爬行时的声音,后代指蟹。周密《齐东野语》:“蟹处蒲苇间,一灯水浒,莫不郭索而来,悉可俯拾。”明代沈周的传世名作《郭索图》,凸现“经霜紫蟹两螯肥”。

  徐渭擅长刻画螃蟹的爬行状,寥寥数笔,质感、形状和神态具足,呼之欲出,有名作《黄甲图》。他曾以字换蟹:“鲰生用字换霜蟹,侍诏将书易雪糕。并是老饕营口腹,管教半李夺蛴螬。”

  郑板桥任山东潍县知县时,适逢蟹灾,螃蟹横行觅食,伤及禾苗,而当地百姓不敢食之。他介绍螃蟹烹食法,并在县衙内摆百蟹宴,当席赋诗:“昔日你成灾,今日好当菜。助我一杯酒,为民除大害。”他有《题蟹》诗:“八爪横行四野惊,双鳌舞动威风凌。孰知腹内空无物,蘸取姜醋伴酒吟。”喻其外强中干。

  清嘉庆年间的郎葆辰,浙北安吉人,以善画蟹载誉京城,人称“郎螃蟹”,所绘螃蟹形神兼备。他题《蟹菊图》:“东篱霜冷菊黄初,斗酒双螯小醉时。若使季鹰知此味,秋风应不忆鲈鱼。”“郎螃蟹”深知蟹味之美。

  清道光时期内阁画家屠兆麟的《苇蟹图》,三蟹平行,题款为“自从溟海横行后,阅遍清流与浊流”。其时国内水灾严重,而官场腐败盛行,题款对世相多有讽刺。

  清光绪年间的庄仁咏画蟹姿态多变,惟妙惟肖。因索画者众多,其画明码标价,一两银子一只蟹。某乡绅持一两半银子求画,拿到画后,发现画上仅一只完整的蟹,另一只半身被芦苇遮住了。

  清末民初的李瑞清嗜蟹。某年时近重阳,李因无钱买蟹,便画了一百幅蟹图,聊以解馋。好友冯秋白知道后,特购阳澄湖大闸蟹三筐,在重阳节前赶到李家,欲换百幅蟹图中的一幅。李见蟹流涎,立马呼人拿到厨房烹饪,大快朵颐后,居然把一百幅全赠给冯,由此得了“李百蟹”之称号。相传李瑞清后来因吃死蟹得了伤寒症,不治而死,可谓以身殉蟹。日本漫画《一拳超人》有一角色——“螃蟹怪”,因食用螃蟹过度而变异为怪人。

  徐悲鸿嗜蟹,画过螃蟹并有妙语:“鱼是我的命,螃蟹是我的冤家,见了冤家不要命。”吴茀之也善画蟹,他题《螃蟹图》:“九月团,十月尖。潇洒水国天,有酒非尔不为欢。”和李白的“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遥相呼应。

  齐白石少年时就爱捉蟹吃蟹,其艺术有公认的“三绝”——虾、蟹、鸡。晚年,他画蟹壳的技艺不断精进。50多岁时只画一团墨,后来把一团墨改成两笔;60多岁时改画三笔,不分浓淡,仍少甲壳感;70岁后,用“竖三块”画壳,墨色富有变化,黑白灰过渡自然,蟹壳质感明显。有一次吃饭时,他忽然停箸,盯着盘中蟹若有所思。夫人问何故,他拿着蟹腿说:“蟹腿扁而鼓,有棱有角,并非常人所想的滚圆,我辈画蟹当留意。”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