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盼年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1-08 09:36
分享到:
更多

  □马亚伟

  孩提时,总是扳着指头盼年。那时的年,仿佛一位美丽的新娘,只等吉时一到,她便翩翩而来。年来了,人欢马叫,喜气洋洋。

  腊月里,家家户户开始蒸年糕、磨豆腐、杀年猪,空气中弥漫着祥和丰饶的气息。人们欢天喜地舞动起来,迎接年的到来。盼年的心情,好像是在急急地赶路,恨不得一下子跑到年的小站。

  盼年,盼着放假,放假了撒着欢儿地玩。从小就知道,所有隆重喜庆的日子,都会放假。放了假,就可以在冰天雪地里玩个痛快。天地好像从来没有那么开阔过,我们溜冰,打雪仗,踢毽子,抽陀螺,欢笑声在风中传送着。孩子们聚到一起赶年集,买小人书,买年画,玩上一整天,天黑才回家。父母也宽容了很多,说:“快过年了,玩吧!”过年,是我们可以疯玩的最好理由。

  盼年,盼着穿新衣,吃好吃的。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一年到头我都是捡亲戚的旧衣服穿,只有过年母亲才会给我买新衣服。穿新衣服,对一个爱美的女孩来说,是多么开心的事。母亲早早给我买好了新衣服,藏在衣柜里,大年初一早上才能穿。平日里,母亲过日子比较节俭,但她常说“再穷不能穷年”。过年,一定要过得像个样子。母亲会把一年的积蓄拿出来,买好吃的。父亲在母亲的指挥下,杀鸡,宰鸭,炖肉,忙得不亦乐乎。年的香味飘散开来,让人无限期盼。

  盼年,盼着远方的亲人回家来。叔叔在外地上班,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来。每年叔叔回来时,都会给我们买糖,还给我们压岁钱。叔叔回来,最高兴的是奶奶。奶奶会在腊月里蒸出各种各样的馒头、包子,包子有豆沙馅的,有红糖馅的。馒头上还点上红点,像是女孩子眉间的红痣,俏皮可爱。奶奶还会灌香肠,把香肠煮熟后,一挂挂晾起来。奶奶笑眯眯地说:“都是你叔爱吃的!”每年腊月二十八,奶奶都会在村口等候叔叔。天冷,我们劝她在家里等,可是她不听。远远地看到叔叔从小路上走来,奶奶会大声喊他的名字。好几次,我看到叔叔走到奶奶跟前时眼里噙着泪。

  盼年,盼着一家团聚。新年里,大家庭聚在一起,老老少少三十多口人,热闹极了。长辈们谈论着谁长高了、谁长胖了,然后抓一把好吃的塞到孩子们衣兜里。年终于来了,孩子们跳着嚷着,无比兴奋。

  盼着盼着,孩子们就长大了。长大了,觉得一年年怎么那么快,还没来得及盼,倏忽间就过了一年。年年岁岁,日子流水一样匆促。我们开始感慨,一年年,怎么这么快呀!盼着盼着,我们就老了,开始怀念儿时的年。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