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小时候的放学路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1-08 09:37
分享到:
更多

  □张蓬云

  我敢说,除了女生,我们男生放学后,没有一个是直接回家的。用我们的话说,放了学回家是一边走,一边玩。玩有多种,弹玻璃球、看小人书、扇“啪叽”。我和我的几个伙伴不同,我们是爱东逛西窜,看世界,瞧风景。

  城里中街老早就是个热闹的地方。当时,我在中央路完全小学校(小学1—4年级,叫初小;如果还设有5年和6年级的高小班,这个学校就称完全小学校)念三年级,全是半天课,中午放学要是从学校往小西门家里走,也就15分钟。但我有时要走一个小时,也许更多。更多是多少?你要看到我因回家太晚了,让我妈打得在院子里嚎,你就知道了。

  中午放学往西走,南拐,就是广生堂胡同,从这里能走到中街上。但我们不去中街,而是再往西拐,先在一个有大红门、又有石狮子的老罕王府门前玩一会儿。玩什么?其实啥也没有,就是你说他扯说闲话,觉得天大亮,肚子也不饿,回家干啥。当然,我们要去玩的地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由此处去城隍庙,那里才是我们消耗时间、“高峰论谈”的主会场。

  听家里的大人说,城隍庙原先老大了,是扩建城内商业街时,把城隍庙庙门给拆没了,后边的庙宇房屋也成了糖果鲜货、玩具杂物小市场,只是由内里走上小二楼,还能看到一些这里曾经是个庙宇的留痕。比如有一个小房屋,里面有泥塑像,门上一边有“你可来了”、另一边是“正要拿你”两行大字,我们小孩走到这儿,就不敢乱说乱动了,心里“突突”跳。我记得,把这个发现讲给胡同其他小孩听,立刻引起他们的好奇,就都来看。我还把“你可来了,正要拿你”用粉笔写在我家大门上,吓唬别的小孩。还有一副对联我记不清了,后来在一本老者的回忆录中得知是:但得回头便是岸,何须到此悟是非。

  在我的记忆中,这城隍庙平时就是个小市场,到了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这里可热闹得人山人海,有小孩子喜欢的花脸儿面具、木制刀枪,真正的鸡毛毽。不管何时,我们是天天来此,而且是越“吓人”的地方,越愿意去,越能引起我们高谈阔论的兴致。

  把话头再拉回来。在城隍庙顶少要打半小时连连,由此就可以回家了吧?不可能,因为还没玩够,没看够。从中街向南,上大舞台胡同。原先大舞台戏院门朝南,在胡同里,它的斜对门就是有名的“大舞台油炸糕”。再向胡同里走,有一家碾房,他们的窗户总开着,内里有驴拉石碾子,我们爱看他们咋样把米碾成面。这里总是有股米面味,好闻。再一走,还有一家香油作坊,离它老远就闻到了油香。可扒窗口一看,可不得了啦,这里干活的人全都围个围裙,可一转身,不得了,全是光腚的。为啥?这房屋里热呀:炒芝麻、压香油,都得烧火。我们小孩不觉得光腚有啥不好,人家给咱们压榨香油嘛!我们感兴趣的是这里有许多“香油坯”,就是榨油剩下的油渣子,煳黄色,糊香糊香的,掺水加盐搅搅能吃,但有点苦。它的好用处是,拌在土里给花木施肥。

  我与小同学们留恋大街与小巷,最重要的是寻找新鲜事儿、新鲜物。小孩嘛,心里总有许多个为什么。在我们放学回家的路线上不能发现的,或者已成“旧知识”的了,我们就曲线求学问,哪怕走得更远。我们在淡泊胡同(现在中街路北的淡泊巷)看到了拉丝小作坊如何制作大、小洋钉子,很有趣。还在一家手工作坊看到怎样加工蜡烛,我还向屋里的工人要了一大块蜡,回家给我妈,让她蹭线,特别是纳鞋底子的粗线绳。因为我常见我妈手针做活时,总爱把线在头发上蹭蹭,为的是线光滑,好用。让我们小孩最佩服的是,在千德胡同一座楼房的临街窗子里,我们看到手巧的工人怎样把一撮狼毛,梳梳剪剪,就做成了一支流线型的毛笔。人为啥能这样聪明能干?有时我能在这个窗台扒着看好久,一次,屋里的工人送给我一支毛笔,笔杆上刻着“青山挂雪”四字,“是练小楷的”他说。这支笔我保存许多年,可惜的是自己没知识,让笔头生了蛀虫,把笔毛给咬坏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