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文化看点
我找到了打开天籁的钥匙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9-01-04 10:55
分享到:
更多

  中央少年广播合唱团应邀到沈,与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同台演出。

  

  诗意并不在诗句里,而在每行诗与诗的空白处。

  美好也并不止于歌声,而是糅合在音符背后的故事里……

  2018年12月23日“拥抱新时代唱响新沈阳”童声合唱音乐会结束后,盛京大剧院现场和网络直播平台观众的心灵被一群孩子灵动的歌声叫醒。

  这声音,从六十多年前的时空轨道穿梭而来,一路婉转轻盈,穿过田野、推开波浪、风干记忆,在不同时代留下同样的温暖。这声音,来自于新中国第一支童声合唱团——中央少年广播合唱团(以下简称:少广团)。

  一场音乐会,何以跨越几代人,触及共鸣?

  一群青葱少年,何以如此专注,撩动心弦?

  一个怎样的“灵魂”,挥动着双手,支撑起孩子们的梦想,塑造着倾听者的精神家园?

  关于合唱、关于教育、关于对美的追寻……我们循声而去,钻进线谱,探索和声密码,打开天籁之门。

  她可真是一个奇迹!

  在家长“成绩至上”的观念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个“传奇”。

  “同样是孩子,年龄般般大,还真是不一样。”与少广团同台演出的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家长秦勇说。“听说学习成绩也不错!”小可妈妈又追加了一句。

  传奇,无须演绎。

  受沈阳日报社邀请,少广团在期末复习时段来沈公演。前一天,北京育英学校的初三学生玄育昕、董俊结束了中考英语听力测试,交了卷子,俩人就到团里报到,次日风尘仆仆来到沈阳。“都初三了,不怕耽误学习吗?”“这不考完了吗,要不也不耽误。”玄育昕的自信洋溢在脸上。

  不疾不徐

  说起少广团选拔育人的模式,在助教兼团员王奕天朋友圈发布的招生通知里略见一斑,“嗓音纯净不沙哑,不挤不喊”“品学兼优,有较强的自我管理能力”……应该说,这与少广团的平台相比,起点并不高。

  这与国家一级指挥、世界青少年合唱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在少广团一指挥就是三十多年的孟大鹏理念一致:孔子的“有教无类”。

  这张中国童声合唱的金字招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门槛,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进入培训班学习,根据定期考核升班。即便没有通过考核,也仍然可以在原阶段重新学习。 “我们从零开始教孩子,只要热爱,愿意努力,愿意付出,就一定会达到目标。”孟大鹏告诉记者。

  已就读于北京十一中学的许姝瞳,就是在这样宽松环境下的幸运儿。自认为是合唱团bug的她,是个越挫越勇、应了那句“不急”的典型。“从小学一年级入团,用了三年才考上见习团员。之前就是学节奏,抄简谱,根本捞不上学歌,然后又考了两次才成为正式团员,终于有了这种到沈阳演出的机会。”

  “有教无类”的理念,当然还得有扎实的课程体系才能在实践中不碰钉子。“合唱不是娱乐,虽然它有娱乐性,但艺术标准非常高,是严格的时间艺术。所以除了学习乐理、视唱、模唱,我还会结合作品的时代,教给孩子们艺术史、电影和戏剧……”孟大鹏说,孩子,你慢慢来。

  去功利化也很重要。“从选曲、参赛,到人员培训,让孩子们以最接近音乐本身的状态接触合唱,这样的合唱团才会走得长远,孩子们的艺术之路才会坚实。”孟大鹏说,我的团只唱好听的歌,适合自己的歌,不为了参赛而参赛,不是为了迎合,所以孩子们都爱唱。

  不离不弃

  12月23日,在盛京大剧院化妆间,少广团助教李菁拿着熨斗细心地烫着演出要穿的白衬衫……可一晃上台了,居然在后排的中央看到她在唱歌,另外几个领队老师也在跟孩子们肩并肩。这是中央少广的“保留节目”。

  李菁,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编导专业,可仍回到少广团当起了助教。李菁说,从小学开始入合唱团,到现在整整27年过去了,就是“习惯”了,离不开了。

  这种“忠诚度”在大多数团体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人员流失,是合唱团体或是各类以团队为基本参与单元的群体最挠头的问题。你花费大量精力物力去培养,对方却因学业等原因中途退场。人员断层,梯队建设不足,是全国各类合唱团体普遍存在的现状。而在少广团,七八年的团员比比皆是。

  坚持是一种习惯。从大学毕业直到退休,孟大鹏始终在少广团里工作。孟大鹏说:“这与合唱艺术的魅力有直接的关系,值得我长久做下去。”

  这些年的耳濡目染算不算是一种传承?“有一定的关系吧,也许我这样的坚持会影响到孩子们。因为对音乐的热爱,本来就应该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我的孩子们都爱在团里学习。有好多孩子上了高中、大学也不退团,甚至大学也不往外地考,就是因为一周要和小伙伴儿们唱唱歌、叙叙旧。”孟大鹏说。

  孟大鹏不确定的问题,在团员李玥晨看来,答案很确凿。

  李玥晨,是一名这个在团里待了12年的团员,现在就读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在团里我是大姐姐,带着小妹妹,是家的感觉,有着传承的意义。孟老师教给我们的,不仅是对音乐的理解,更是对生活的表达。”

  不声不响

  合唱是以声音为生命的,可并非所有的声音都要用口头来表达。

  在少广团,自控能力是第一道考题。刚刚抵达沈阳的少广团给负责接待的记者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孩子们虽难掩心中的小兴奋,却依然井然有序。

  正所谓润物细无声,彩排时,对细节的执着成就了演出时的行云流水。精到鞠躬谢幕的读秒,细到孩子们走出排面的姿势。更不必提那些曲谱之外,有关文学、艺术、人格、修养的塑造与培养了。

  “你看,音乐会上我们唱的那首《Even When He Is Silent 》,他是二战集中营墙上几行不知出自谁人之手的字迹,成为了歌词。我相信太阳,即便它失去光芒;我相信爱,即便我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我相信正义之神,即便他默不作声。”孩子们说道。

  如此深意,想用声音表达出来,单纯背英文只是徒劳,而把词还原在故事里,放进历史脉络里,使其产生关联,即使是涉世未深的孩子也可以用声音代入。

  “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合唱这种形式的原因所在。”孟大鹏说。听说这场音乐会之后,在沈阳日报直播平台上,咨询沈阳日报童声合唱团报名的粉丝不断,孟大鹏微微一笑,“唱歌不是简单的快乐,娱乐化的产品,跟人的精神、灵魂是相通的,我们唱歌的过程就是同中外音乐家接触思想与灵魂的过程,人类整个文化宝库当中的精华部分都在歌儿里了,它会成为你成长阶段非常重要的营养。”

  深夜,在去往桃仙机场的高速公路上,讲到那天音乐会里掌声最持久的一首歌——《在我们长大之前》,孟大鹏掏出了手机。昏暗的车里,他就着微光朗读——

  在我们长大之前

  还有许多美丽的歌要唱

  因为几年之后

  旋律虽然一样,声音已不一样

  在我们长大之前

  还有许多伟大的梦要飞翔

  因为几年以后现实虽然一样

  想法已不一样

  ……

  让我们清澈的声音唤醒你的初心

  听听那遥远的自己

  是否仰慕今天的你

  让我们通透的声音

  走入你的内心

  听听那单纯的自己

  是否喜欢今天的你

  孩子们说,听孟老师上课,就是在读一本有声的书。

  中央少年广播合唱团,创建于1951年3月,是新中国最早成立的童声合唱团。六十多年来,该团录制了大量歌曲,其中《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的田野》《我和你》《相信爱》《让世界充满爱》广为流传。

  该团是首个代表中国出访的高水平合唱团,现任指挥为国家一级指挥孟大鹏。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刘新阳/文王雁/摄

编辑:xw17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