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闲翻旧书有歌声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2-25 08:55
分享到:
更多

  我上技术学校时,每周有两节政治课。政治课由我们班主任执教,他是从抗美援朝战场转业下来的政工干部。有一天上课,他给大家朗读一首诗:“车过鸭绿江/好像飞一样/祖国,我回来了/祖国,我的亲娘!”也许老师朗诵声情并茂,也许这诗句实在动人,一下子就应了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句话,课堂里热闹起来。

  班上全是十七八的青男少女,一听这样的诗句,真正的热血沸腾啊。这是1958年,经历了旧社会,经历了动荡与苦难的孩子们,听到的不仅是诗句,而是与之共鸣的心声合唱。这是他们的向往,也是他们的信念。于是,下课后追着老师问这诗在什么书里,是本什么书?老师说是一本诗集叫《祖国,我回来了》,作者:未央。

  这个星期日,我去了中街新华书店、马路湾书店、太原街书店,全没有此书。最后跑到北市场那个不大的新华书店却买到了,一册1角8分钱。星期一上学,这本小书成了全班58个人的共有“资产”:轮着看,轮着抄。平时不爱搭理我的女生,也上前套近乎,为的是借书,我都差点成为公众人物。好书的词句是能打动心弦的,好书的故事是能感人情深的。同学们觉得祖国、母亲,多么神圣;我们是她的儿女,多么光荣。

  1963年开春后,学习雷锋好榜样,工厂宣传部让我及江西的一个同志把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放大,临摹在四层高办公大楼的墙面上,让职工们老远就能看到这7个大字。临摹完了,回到宿舍,刚好一位室友从北京探亲而归,他带回个消息:北京正在热卖一本诗集《雷锋之歌》。

  我所在的厂离西安130里,我连自行车都没有,去不了。离我们只有4里地的阎良,是个只有一条土路几十户人家的小村镇,逢二、五、八日有集市。听当地人说,别看这是个小村镇,它刚好在一条重要的红色路线上:当年各地的进步青年投身革命,大多是先到西安,然后,通过地下关系户,把人带到延安去。人们都是秘密出西安,经三原县,过阎良,到富平,而后一直走,就会到达革命圣地红色摇篮。于是,在一个有集的日子我就去赶集了。

  小镇土路两侧全被附近村子前来出售土特产的老乡占据:卖鸡、猪,鸡蛋的;卖大红枣、柿饼,洋芋的;卖白馍、油饼,锅盔的(一种硬面锅饼)。就在这样熙熙攘攘的集市以及南北两排砖房土屋之间,竟有一间青砖瓦房的门口挂着“新华书店”木牌子。进去一看,原来它不但卖新版图书、年画、中小学课本,还兼营收购旧书、旧杂志、旧报纸,并出售旧书、线装书。我问一老者(售货员)可有《雷锋之歌》?他从书架立即取来。《雷锋之歌》,贺敬之著,定价2角。我几乎是跑步回到宿舍的,大家争先恐后看一眼,再传给别人。不一会儿,我们宿舍声音最好的开始了“播音”:“假如现在呵/我还不曾/不曾在人世上出生/假如让我呵/再一次开始/开始我生命的航程……”读的人语气深厚,听的人心在颤抖。向雷锋同志学习啊,眼含泪发出誓言。我的这本只有一首诗,只有67页的小书,传阅了多少个工段小组,被多少人翻阅品读,以至于1964年8月我回沈阳时,不得不在中街新华书店再买一册,藏在我的书架里。

  也是1963年吧,从“三年自然灾害”走出来的头一年,主副食供应略有好转。这时一首鼓励人们发扬艰苦奋斗精神,与困难进行斗争的诗篇,在许多青年人当中传唱,这就是郭小川的《甘蔗林——青纱帐》。鼓舞士气的诗篇。

  “南方的甘蔗林啊,南方的甘蔗林/你为什么这样香甜,又为什么那样严峻?北方的青纱帐啊,北方的青纱帐/你为什么那样遥远,又为什么那样亲近?”诗人将过去与现在,南方和北方,革命战争与社会主义建设联系在一起,歌颂了中国人民继承革命传统投身伟大的建设洪流之中,并坚信今天的建设者一定会像昔日的战士一样,驾驭时代风云,取得最终的胜利。

  闲翻着这些装帧并不豪华的小书,那个时代的朴素、忠诚、尽心尽力的情愫,仍然令人心潮澎湃;仿佛青春的歌声,在书页间飘荡,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不是当年的青年人过于清纯,是他们由黑暗而步入光明,真的是太热爱阳光明媚的日子了,虽然路上还有些坎坷。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