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读报传家风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2-21 10:50
分享到:
更多

  从我记事起,我家就有《沈阳日报》。

  我父母不吸烟,不喝酒,不会下棋,不会打麻将,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报。受其影响,我和弟弟妹妹在还不识字的年龄,就开始争先恐后抢报。遇到妈妈在家,妈妈会说:“报纸给我!先让大人看。”于是便把报纸拿走。

  家来客人,也不敬烟,也不倒茶,而是递报纸:“这是今天的报纸,你先看看吧!”

  客人接过报纸,浏览了一下,再书归正传——谈事。

  有一次,邻居朱婶来借面引子,照例是先进屋看报纸,看完又唠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后来走了。到傍晚想起面引子没借,又回来找。

  有人曾问过母亲:“你从小在农村,家里那么穷,怎么上的学?”这里还真有一段小插曲。有一年过年,我母亲的爷爷求人写了两副对联,对我姥爷说:“一幅贴牲口圈,一幅贴住宅。上面那幅贴牲口圈,下面那幅贴住宅。”正月十五,一位远房亲戚来拜年,发现春联贴得不对,住宅春联贴在牲口圈上,牲口圈对联贴在住宅上。我母亲的爷爷觉得这个春节很晦气,无地自容。他说让孩子们上学吧。第二天,便让我姥爷领我妈和舅舅们上学去了。为了筹备学费,我妈的爷爷带领大家节衣缩食。后来,我妈进了工厂当统计员,业余时间给大家读报,受到大家欢迎。

  沈报不仅是我父母的好朋友,也是我和弟弟妹妹们的好朋友。每天放学回家,不管多晚,多累,都要先看报纸再吃饭。

  沈报伴我走过小学、中学和中专。

  我有个好朋友叫马林,回族人。我们初中和中专是同班同学,沈报有好文章我都一一向他推荐,渐渐他也喜欢上了沈报。1964年,建工部一个安装公司来沈阳招收技工,去三线建设兵工厂,我和马林都是电工,为了出外闯闯,我俩跃跃欲试,回家和父母一说,两家父母都不同意,架不住我俩软磨硬泡,最后两家父母都点头了。经政审和体检合格后,我们奔赴内蒙古大草原。报到时,因工程二处没有回民食堂,只得将马林调工程一处。两个处相距一千八百公里,平时不能见面,只能书信往来。

  高原气候变化无常,沙尘肆虐,初来乍到,困难重重,这些都是预料到的。但是精神食粮断顿却没有预料到。每天下班后,无所事事、怅然若失。

  父亲知道情况后,马上给我寄来两捆《沈阳日报》。分别一个多月的老朋友又见面了,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一解我想家之苦。虽然新闻变旧闻,但是我仿佛还是坐在家里的小板凳上,读得津津有味。看过的报纸舍不得扔掉,都整理好,用仅有一个包袱皮包好,同住的伙伴都笑称这是我的“宝贝疙瘩”。马林曾来信说,生活枯燥无味。我给马林寄去了一捆《沈阳日报》,并一再叮嘱,看完收好,有新的再寄给他。马林收到报纸,特地回信告诉我,拿到报纸那天他哭了。在远离家乡亲人的内蒙古大草原上,一份《沈阳日报》慰藉了两个年轻人的思乡之情。

  光阴荏苒,沧海桑田。转瞬间,父母已步入老年,我们已进入中年。父母家每到假日,子孙满堂,合家团圆。我们每人除带水果、饮料外,还带来报纸和杂志。经常每人手捧一张报纸或一本书,在静静的阅读,这里俨然成了报刊阅览室。我们看过的报纸、杂志都攒起来,给我二舅,他从中学退休后,搞剪报、学书法、弄菜园子……沈报为剪报提供了大量资料,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这正是:

  书报如镜天天照,

  优良家风代代传。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