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与传呼机相处的日子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2-18 11:00
分享到:
更多

  □古桂杰

  大雪节气后,气温降到零下十八九度。我在等公交车的功夫,手指还是划拉了几下手机屏幕,一条消息触动了我:日本最后一家寻呼机运营商定于明年9月结束无线寻呼业务,半个世纪前在日本面世的BP机将正式退出舞台。

  在我踏上环路车时,眼镜片上刷地蒙上了一层雾气。视线模糊了,听觉却格外敏锐,由远及近传来BP机“哔哔”的声响和震动。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从学校毕业后,在家等待就业。当同学大勇、堂哥腰间别着的BP机(叫传呼机),从2米开外传来“哔哔”声响时,我除了琢磨它具有找人的神奇功能,也会跟他们满大街找电话而焦急。有一次,我和大勇坐车去展览馆,在车上,他的数字传呼机“哔哔”响了三四次。大勇看着传呼机上的陌生电话号码,急得满头冒汗,不停地猜测对方是某某,一定是通知他上班的消息。我们只好提前下车,小跑着找到一个电话亭。不巧,电话亭的三台电话机都有人在使用。大勇向其中一个人哈腰,笑呵呵地恳求:“大哥,我有急事,让我先回个电话,可以吗?”

  回完电话,我们舍不得再花钱坐车。在走向展览馆的路上,大勇唠叨不停,抱怨传呼他的人。

  还是爸爸最爱儿子,在我快要上班时,他给我买了一部摩托罗拉数字传呼机。传呼机的“哔哔”声响,突然从我身上响起来,我有种不真实,或者说不自在的感觉。三伏天,我几乎天天把T恤衫、休闲衬衫塞到裤腰带里,也不怕起痱子,只是为了让它和机身上的金属链更加显眼,声音愈发清脆。有时候,传呼机一天也响不了一两次,我心里急啊,见到同学和朋友,就把呼机号主动告诉他们。当然,工作偶尔闲下来时,右手也会不自觉地去抚弄一下传呼机,以此引来同事关注的目光。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真的很傻。但也许,虚荣一直是人类的美丽原罪吧。

  大概过了两三年,我谈恋爱了。女孩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身材高挑,心地善良。一次在和爸妈聊天时,他们知道我的女朋友没有传呼机,就给了我1200元,说给女方买个传呼机,以后你们联系会更方便些。

  第二天,趁午休时,我就骑车去商业城的五楼买了一部摩托罗拉汉显传呼机,126人工台的。我们还有两天才能见面。我感觉时间过得太慢了,心里盼望着,又不能完全表现出来,想象着送给她这个礼物时,女朋友或是惊喜或是娇羞的神情。

  终于盼到周日,我们终于见面了,可我没有马上拿出传呼机。想着吃完饭,找个浪漫的时机再说。不想,面条吃到一半时,她笑微微地说:“昨天,我在商业城买了传呼机,等下告诉你呼机号。”听到这时,我有种挫败感,心里怨恨自己没有勇气在第一时间去她单位,将传呼机送到她手里。她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善解人意地说收到了我的心意。

  转天,我把传呼机卖给了我的同事。爸妈没收回这笔钱,说我的女朋友是个好女孩,让我带她多吃些好吃的,别太抠门了。

  之后,我没再请女朋友吃四季面条,而是用那笔钱下了几次像样的馆子。第二年秋天,我们便走入婚姻殿堂。

  一部小小的传呼机承载了几代人的美好记忆,也悄悄读取了我年轻时的虚荣、爱情和追求。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