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火棘红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1-08 10:07
分享到:
更多

  已是冬日,放眼望去,路旁多数树木的叶子已全部落尽,只有光秃秃的树枝挺立在风中。

  然而,在路中间的隔离带里,一丛丛遒劲的枝条上,却透出火一样的激情。那绿叶中橘黄色至深红色的果实,只有豆粒般大小,但精神饱满,一串串、一簇簇,密密匝匝地紧挨在一起,灿朱凝丹般,随着树势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聚集起来,便形成了一种气势,像是一把把火炬喷火吐焰,仿佛整个枝条上燃起了火,使寒冷的冬天显得温暖。

  这果实,就是火棘的果实,红得纯正,黄得圆润。

  “夏日白花密,秋来万籽红。穷乡僻壤生,曾是救军粮。”火棘果,原本是山野之物。它属灌木蔷薇科,四季常青,枝叶柔小,叶片蜡质,耐寒耐旱,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无论是庭前、墙角,还是水畔、路旁;无论是平原、沃野,还是沙漠、荒山,它都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洋溢出别样的神韵。火棘耐修剪,是常绿植物,可制成曲径通幽情趣的绿篱,可点缀错落有致的草坪,可配置在怪石嶙峋的山坡上体现自然野趣……这野生野长的灌木丛,既耐得荒野粗鄙,又登得大雅之堂。

  在夏日里,我曾经见过它的花朵。花分五瓣,有貌不惊艳的小清新,喜欢一簇簇地开放,堆叠在绿色篱笆上。它无牡丹之华贵,无玫瑰之娇艳,无桃杏之芬芳,也无丹桂之幽香,然而,看到那如雪似玉怒放的白花,人们的心里总会泛起一丝丝凉爽。雪样的花瓣落尽之后,绿叶中有无数个黄豆般大小的青色颗粒。中秋过后,火棘的叶子由墨绿色变为暗灰色,再由暗灰变为暗红、浅红。在深秋的阳光下,火棘果颜色由淡黄到深黄,再由深黄到浅红。在冬日的霜枪雪剑中,火棘果变得愈加火红,像一串串火把燃烧着,抗拒着冰雪寒风。

  它的果实有些像玛瑙、珊瑚。张恨水曾经在一篇散文里描绘过它:“枝上结天竹子,累累然如堆红豆,深者丹,浅者胭脂,娇艳欲滴,尚有些微小叶,作苍绿色,亦极配合得宜。枝上有刺,攀折不易。”可惜,张恨水不知道火棘的名字,擅做主张赐其名为“珊瑚子”。

  火棘有许多别名,比如火把果、红子、红珠、吉祥果、红子刺、状元红,最多的叫法要数“救军粮”。据说当年诸葛亮行军路途中缺水少粮,这火棘果解了其燃眉之急。火棘果,扁圆形,像小柿饼,果实可以消积止痢,活血止血;根部可以清热凉血,叶子可以清热解毒。不仅如此,它的果实还可以生食,或者加工成果脯,在灾荒之年,人们采摘来火棘果充饥活命。这被称为“袖珍苹果”“微果之王”的果实,我没有品尝过。据说,这红中透亮的火棘果,酸酸甜甜,有苹果的清香。而且,一颗如珠的小火棘果,其维生素C的含量相当于一个苹果。

  隔离带里的火棘,大多被修剪成圆形或是长条的绿篱,不能毫无拘束地伸展,少了山野间自由的张扬。但在瑞雪皑皑、冰霜凋敝的冬日,枝青叶碧的它们,依然将这红果托举上天空,吸引无数的鸟儿飞来,啄果而食,也让你感受到生命的顽强,让你树立艰难困苦中仍要崛起的信念。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