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盛京雅集  >  书香  >  资讯
近世艺林琐记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11-07 10:11
分享到:
更多

  万君超

  章太炎书法上款,往往只写“某某属”或“某某属书”,绝不写“仁兄”或“先生”,故令付润求书者颇为不爽。且书法多为小篆,而附庸风雅之富商巨公皆不识,故卖字生涯清淡。如求写寿序或墓志铭,则索价每件百两银子。凡书法落款只署“章炳麟”或“馀杭章炳麟”,而不书“章太炎”。

  著名报人金雄白(晚年笔名朱子家)曾云:“炼师娘(周炼霞)不能不说有些才气,书画诗词皆有相当造诣,姿容也在女作家中最为艳丽。她在一首词中写出过‘但使两心相照,无灯无月何妨’的名句,与苏青把《论语》中‘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改了一个标点,变成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同样为人激赏,蕙质兰心,真所谓妙手偶得之。”

  上海沦陷时期,吴湖帆曾举办个人画展,全部展品均被抢购一空,唯独一幅青绿大轴《巉岩云瀑图》,因标价五万元以致无人问津。周佛海听说之后,遂托朱朴(后改名朱省斋)代为购下。当年之五万元,约合黄金一百六七十两,可谓“天价”。吴湖帆遂画一扇面及书对联一副赠予朱氏,以作酬谢。

  吴湖帆弟子董慕节,浙江绍兴人。原名沈均辉,母早亡,父续娶,家不和,从母姓。一九四八年因投资经营失败,拜“铁板数”名家汪怀节为师,学八字算命之术,后挂牌于南京西路大观园游乐场内。约一九五二年,经刘海粟介绍为吴湖帆算命,董氏所批第一句即为“长男死于非命”(长子吴孟欧死于非命),而其他细枝末节均符。吴湖帆大为惊叹,遂逢人扬揄,董旋即拜吴为师,研学书画。一九五九年,董离沪赴香港定居,成为“铁板数”大师,财源如潮。

  于右任中年时期,因接件书债过多,故难以应付,如催件太急时,遂由两位助手代笔。于氏有严厉规定,凡代笔之作,不许收人一文钱,但可收土特产。

  海上书画装裱高手刘定之,设装池店于马霍路(今黄陂北路)。一般书画装裱在店堂中,较好之名人书画在店之后房装裱,而珍贵之古书画在楼上内室装裱,且禁止外人进入,因物主对此有特别要求。如是名迹修复,须以银圆或黄金计价,不收纸币。

  王世杰所藏苏东坡《寒食帖》,一九七○年六月,方闻托古董商张鼎臣愿以十五万美金购买。旅日古董商程琦托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谭旦冏,愿以五万美金购买,但皆为王氏断然拒绝。一九七三年,又有人出价十万美金求购,王告之无意出售,并云任何价款均不予考虑。王世杰于一九四八年托人向日本藏家拟购《寒食帖》,最终于一九五○年以三千五百美金购得,当时约值百两黄金。

  王世杰评论吴昌硕:“吴氏于书法及篆书功夫或颇深,其画以花卉著称,似无深功,不足以传。”其曾评张善孖、张大千有云:“善孖以画虎得名,其人热心公益;其弟大千画艺较高,其为人则不逮乃兄远甚。”又云:“大千收藏甚富,鉴赏亦精。惟间不免蹈前人徇情之习,为朋友作不实之题语耳。”

  李劲字况松,湖南衡阳人,同盟会早期会员,南社社员,曾留学日本,后从政,擅诗词书画及鉴赏。一九二九年冬,游南京夫子庙,拟撰书一联刻悬夫子庙内,联曰:“王孙似可留,驻马衔杯,无情最是台城柳;夫子何为者,伤麟怨道,隔江犹唱后庭花。”诗人、学者卢冀野闻之后,认为此联太煞风景,当不可用。

  抗战之前,吴待秋卖画得法币六十万元,存于银行。上海沦陷后,汪伪政府发行中储券,颁令一元中储券兑换二元法币,吴氏存款遂损失一半。吴之友人、书画收藏家孙邦瑞劝其投资黄金,吴听之,并委托孙操办。某日,孙告知吴,你赚钱了,黄金看涨。吴却为之惊恐不已,并云:有涨必有跌,我钱是我命,你还是还我存折吧!孙无奈只得将吴之存款加利息奉还。后沦陷区经济状况恶化,吴又托孙再为其购黄金,但其存款仅购得黄金七条。后金圆券发行,严禁个人私藏黄金、美元,吴只得将黄金悉数兑换为金圆券,未几金圆券近同废纸,遂使吴氏一生财产化为乌有。

  梁启超长女梁令娴,工词,有《艺蘅词》行世。令娴结婚在百花生日,即农历二月十二日,又称花朝。梁启超特地从日本回国嫁女。袁克文(别署寒云)为此撰书一联为贺:“今代《艺蘅词》,三岛客星《归故里》;传家《爱莲说》,百花生日《贺新郎》。”清末民初,中国人对日本别称“三岛”;《归故里》是元人谢应芳五言长诗篇名。因新郎姓周(名希哲),故下联用宋人周敦颐《爱莲说》,《贺新郎》是词牌名,可谓一辞双关。

  诗僧、画僧苏曼殊旅食沪上时,某日赴宴,有友索画,不应,再三纠缠之,苏遂捉笔于横纸左角,绘一小舟,纸右角绘一纤夫,复悬腕绘一条细而长之墨线,横贯于人舟之间,并题“牵丝攀藤”四字,掷笔大笑。同席传观,皆为之喷饭。

  “牵丝攀藤”是沪语,有指办事拖沓、不爽快之意,亦有指纠缠不清之意。苏之意当是后者。

  香港刘作筹旧藏石涛《长干风塔图》轴(今藏香港艺术馆),曾为李瑞清、刘海粟等递藏。日军轰炸新加坡时,刘氏寓所遭遇炮火,其收藏大多尽毁,独携此图逃出。后移居香港,此图遂为刘氏虚白斋奠基之作。实系伪作。有研究者鉴定此图是张大千早年仿自藏石涛真迹《江天山色图》轴(今藏四川博物院)。刘藏本边绫上之李瑞清题跋,乃从《江天山色图》上移套而来。又有研究者认为,李氏题跋时,张大千年仅十六岁。故《长干风塔图》非大千仿作,李氏题跋乃误鉴也。

  传梁武帝萧衍草书《异趣帖》,乾隆内府旧藏。民国年间流出宫外,后为著名鉴藏家完颜景贤(号朴孙)购得,遂名其斋曰“异趣萧斋”。此帖中有“爱业愈深,一念修怨,永堕异趣”之语,故启功哂云:“其语乃沉沦恶道之义。景氏得帖,遂以名其斋,亦见其不学也。”

  谢稚柳弟子劳继雄著《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因书中多有失记或误记鉴定专家之结论与观点,徐邦达、启功弟子王连起评之曰:“这本书只能按字面解释:它不是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鉴定专家意见的鉴定实录,而是作者本人对中国古书画的鉴定实录!”

  (作者系书画鉴赏家)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