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老照片
日报第一位女记者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9 10:03
分享到:
更多

  年轻时的赵川

  那是沈阳刚刚解放不久的1948年11月中旬,从解放区来的几位干部正在当时和平区衡阳街26号一栋二层楼里筹办市委机关报《工人报》(《沈阳日报》前身)。一天,从辽南解放区来了一位背着背包的女青年,她拿出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都手书的介绍信前来报到。当年她刚满18周岁。

  她就是沈阳日报社第一位女记者,几十年后成为省委宣传部外宣处处长的赵川同志。

  赵川在《工人报》期间,负责政治新闻方面的报道。1949年10月1日,她采访了沈阳市在园路广场(今中山广场)召开的庆祝大会;报道了30万人庆祝新中国诞生集会并游行的盛况。以后,她还采写并报道了《恢复生产,支援前线》《前方要得急后方赶得快》等许多重要稿件。女青年初出茅庐,就出手不凡。

  一年后,经市委批准《工人报》改刊为《沈阳日报》。赵川在政教组当记者,仍分工政治新闻方面的报道。

  我结识赵川同志是从这儿开始的。

  我从部队《前进报》转业到《沈阳日报》时,就在赵川丈夫高风同志主持的城乡经济组当记者。有一天我与赵川同志在收发室相遇。因为有这层关系。她热情地问我:“到地方报社习惯了吗?工作适应了吗?”我回答说:“适应了。报社学习空气浓厚,大家都忙着采访、写稿,值得我学习……”谈了一会儿,她关心地说:“有对象吗?”我说:“有了,也在部队,快转业到地方了。”赵川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诚恳、直爽,为人热情,关心同志。

  报社照顾从部队下来的同志,在桂林街宿舍分给我一单室。我和爱人两个军用背包往床上一放就算结婚了。因为刚到地方不久,谁也不认识,只有高风、赵川夫妇来祝贺,还送给我一本相册,我一直保存至今。在我们的心中,赵川就是我俩的证婚人。她送我一张相片,一直贴在相册里。

  几个月后,我被调到赵川所在的政教组当记者。早就听说赵川是“快手”。她采访市里有关会议,刚散会,她的新闻稿就写完了。我暗暗高兴,心想这回可以向赵川同志好好学习了。

  1958年大办民兵师时,省、市领导要检阅基干民兵队伍,全市民兵武装大游行。我随赵川去采访。我们穿梭在民兵队伍中,由她执笔写稿,报道了这一盛况,我得到了一次实地向她学习的机会。

  还有一次,我们一同去吉林空军某师采访。晚上就住在基地场站里。战机起降时的轰鸣声震得我实在睡不着,只好到办公室去坐着。不料,赵川也早已在那儿坐着了。我们谈了许多,她谈起从学校投奔解放区的经历,并在1953年入了党,我听得入神。我好奇地问她:“你写新闻咋这么快呢?”她笑着说:“这没有什么秘密,主要是事先把会议的时间、地点、参加会议的领导和人员以及领导同志的讲话稿都采访了,做好充分准备,所以就快了!”

  从赵川身上看不到一点骄、娇二气。作为一个投奔解放区又被组织派回来了的年轻记者,入党又早,应该说政治条件优越。但赵川在记者同行中谦虚谨慎,乐于助人,没有一点骄气。作为一名年轻的女性,在怀孕期间,她仍坚持采访、写稿。产假还没到期,因工作需要,她就提前上班了,没有一点的娇气。1958年有一次,她随沈阳林业专科学校的师生去清原县勤工俭学,在林区每天步行近百里,风餐露宿,既锻炼了自己,又完成了报道任务。这些事当时都被传为佳话。

  赵川同志写过不少好稿。她新闻敏感性强,又勤于学习,密切联系群众,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新闻记者。

  可惜“反右”扩大化。从解放区来创办沈报的领导干部高风同志蒙受不白之冤。赵川也随丈夫到北镇乡下插队落户。平反后,高风调省新闻出版部门担任领导职务,赵川调省委宣传部任外宣处处长。她仍关心着《沈阳日报》。

  1985年,赵川离休了。从1988年至2009年,她一直担任省新闻出版局报刊审读员。一位耄耋老人每天要认真审读全省各市报刊,提出审读意见,20年如一日,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因此,她荣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优秀报刊审读员光荣称号。

  自从她下乡到回省委工作,我们已快40年没见面了。听说她动过一次手术。2017年,报社李国杰同志去她家送《沈阳新闻史纲》一书,我趁机同车前往探视。

  在省委一栋宿舍里,我们久别重逢,真有说不完的话。当年风华正茂的女记者,而今已是满头白发的老人了。临别时,她下楼送我们到大门口。谁知,这竟是最后一别!

  以后,我们通过几次电话。我邀她到我家来做客,说驱车接她。她说:“人老了!行动不便,到时通通电话,报个平安也就行了!”

  2011年春节,她寄来省委宣传部离、退休干部写的一本书《回望风华》,并附来一封信。信中写道:“老朋友啦!就不说客气话了。我知道你很惦记我,常来电话,唠唠叨叨,说说从前,想想高风,问问孩子,祝福健康。总说和小杨(我老伴)来串门,好几年也没有实现……每次接到你的电话,我都会想起咱们在政教组的许多事情。你是个大好人,忘不了坎坷岁月中你的善良与帮助,忘不了桂林街住邻居时,小杨对我们全家的关怀。这都是肺腑之言,不掺一点虚假。”

  这封信的字里行间流露出赵川同志对生活的热爱,对事业的执著,对老同志的关怀和挂念。今天,信与书犹在,而斯人已驾鹤西去。睹物思人,不胜感慨。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