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1978年 我家开建新房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8-10-09 10:03
分享到:
更多

  曹评献民

  1978年,我6岁。父母说我的命好,刚上学就赶上恢复高考。

  但是,最让我开心的是父母盘算着建新房,给我们几兄妹乐开了花。70多岁的奶奶听后流泪了:“没想到啊,快要入土之人还能住上一次新房。”

  是啊,就是在那一年,父母靠辛苦劳动、加上大姐挣工分,我们才摘掉了戴在头上20多年的“补社户”帽子,并分到了39元钱的现钱,这给了全家人无穷的信心和力量。

  但要想建新房,光挣工分不行,39元钱也只能买到100斤大米,关键是要有砖有瓦。于是,我们全家人进行了分工,主要为办砖办瓦做准备。

  那个冬天,我们全家每天收工回来就是不停地挖土、挑土,然后给泥土加水和泥,和了踩、踩了翻,翻了再踩、踩了再翻,一开始倒觉得赤脚踩泥有趣,可一不小心被石头瓦子划出了口子,看着脚底的血往外流,但也浑然不怕。父亲后来改用牛踩,牛踩累了再人踩、人踩累了牛再踩……直到把泥和成跟面团一样均匀且软硬适度。

  做砖瓦本是一项技术活儿,但在那个年月,能自己干的活儿都不求人。母亲五尺的身高,却担起了六尺高的活儿。只见她用钢丝弓把泥巴分成一团团的泥坨,高高举过头顶、对准砖匣,狠狠地砸下去夯实后,再用钢丝弓切割,两块土坯砖就成了。每每这个时候,我就给母亲打下手:端砖。我的腰猫得越低、端着砖跑得越快,母亲做两块我端两块,后来母亲看着我跑累了,就故意慢慢做,我还催着母亲快点做……这样的工作要往返上万次才算收工。一个冬天不够,开春再做。每天散学后,我和姐姐给砖、瓦盖草帘子防雨露,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揭开草帘子等日晒……周而复始,直到干透为止。看着那一排排比我还高的土坯砖摆成了一道风景的时候,我就想“新房”离我们不会远了。

  父亲说:“还早着呢。做瓦的工序比做砖还复杂。但是,最难的是烧窑。”只有经过烈火烧出来的砖瓦,才能经得起风吹雨淋日晒,也才能建房用。

  烧窑之前是装窑,要把成千上万的土坯砖瓦用人工背到窑上,然后一层层装进窑里,最后一道工序才是烧。烧窑最难的是要有充足的柴禾,只有等到四五月间小麦收割后才能有充足的麦杆、油菜籽杆。然而,小麦收割后又是大春播种时节,没有人是不行的,还得等到大家伙儿插完秧、栽完苕后,才能腾出空儿来。焦急的等待中是更多的辛酸和无奈,但我们也不闲着,就四处借柴禾,近边的柴借完了就借远道儿的。有的近边人家不愿意借,父亲就咬牙以“砖瓦换柴”的方式借。烧窑是件苦差事,谁也不愿干,父亲就采用“换工”的方式请人来,千难万难,父亲总是有办法……一直到1979年的腊月二十八,我们才建起了四间、二层的木架砖混结构的新房。

  那年春节,全家一人一碗地瓜干就着三片腊肉算是过了一个“年”,但我们充满信心。父亲说:“看这形势,日子有奔头了,只要努力,以后定能天天过年!”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