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四十年后的欢聚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9 09:08
分享到:
更多

  离开我初中的学校已经整整40年了,40年来我多少次梦回。

  终于,老同学们来到了赤峰市红山镇红山水库管理局,这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读小学和初中的地方,大家相见分外高兴,岁月的痕迹精准雕刻在每个人的脸上。

  我们两个班共有76名同学,今天来了48人,好多同学都是毕业后第一次重逢。看到我身边的这些同学,我不由得想起往事:

  这里有座红山水库,这座水库在内蒙古乃至东北地区都是规模较大的,我们的长辈都是这座水库的建设者,水库建成后便留在了这里,为方便子女上学,成立了辽河工程局子弟中学,是小学和中学连读的。局领导对教育非常重视,在全局挑选最优秀的人才到学校担任老师,我的老师中,有清华、北大、南开、天津大学等著名学府毕业的高材生,我们在这里接受教育,也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初中一年级时,我们按学校的安排,去格日僧林场劳动,这个林场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与我国一起建立的,目的是用林场培育的树苗种到沙漠上防风固沙。十几岁的我们,给树苗拔草,一拔就是一天,腰疼得有时候站起来都很困难,我们从没干过劳动强度这么大的活,尽管很累,也没有磨灭我们玩耍的天性,草原为了区分牧场的所有权,用铁蒺藜把牧场围起来。我们收工回住地如果按路走就比较远,跳过铁蒺藜就比较近,男生都跳铁蒺藜。女同学都按路走,有一个女同学叫赵淑华,她也要跳铁蒺藜,大家都说你跳不过去,还是绕着走吧,她不信,非要跳,结果一跳,把裤子刮在了铁丝网上,刮了一个很长的口子,趴在草地上说什么也不起来了,不是摔疼了而是害羞了。调皮捣蛋的男同学抓到了一只公跳兔,他们从跳兔身上割下两个肉球,对同学说,这是凤凰蛋,那时候大家都小,都很幼稚,女同学吉铃娜抢到了其中的一个,跑到班主任于老师面前说:老师你看凤凰蛋。老师对她说:什么凤凰蛋,快扔了。哪有什么凤凰蛋,偷笑的只有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同学。

  夏天我们在河边钓鱼。我们住在水库边,水库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夏天游泳钓鱼,冬天滑冰打冰尜,大家乐在其中。那时钓鱼没有现在这么复杂,找一根竹竿前面用细竹子缠上,细竹子拴鱼线,鱼线上拴几个鱼钩,用两个瓶盖扣在一起,里面放点小石头就是铃铛,用蚂蚱或面团作诱饵,水库野生鱼特别多,很容易钓上来,一个小时就能钓几斤。钓鱼是个磨炼性格的活,必须要有耐心,双眼要紧盯浮漂,观察是否有鱼咬钩。有一天,张春佳在河边钓鱼,一看有鱼咬钩,他便往上拽,右手拿着二齿钩,李大宝在河里蹚水,刚好走到他前面,由于太专注,张春佳把李大宝的脚丫子当成鱼了,拿着二齿钩就刨下去了,李大宝疼得“嗷”一声坐到了水里,二齿钩是带倒刺的,不好往外拨,几个同学背着李大宝去医院。

  每到冬天草枯了,我们就用耙子搂起来打成捆,背回家当燃料。耙子是用8号铁丝自制的,放学后,几个同学相约一起到山上搂柴禾,离我们居住地大约3公里有一座黑山,这座山经常会有信号弹发射,冬天天黑得早,有时看到信号弹把我们吓得连滚带爬地往家里跑,耙子不要了,柴禾也不要了。

  40年,留给我们太多的回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