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幽居的况味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8 11:18
分享到:
更多

  □王本道

  几天前一位同学打来电话,说当年高中同校的“老三届”校友要搞一次离校五十年校友聚会,嘱我草拟一个聚会的主题,当时我几乎未加思索地说道:“缅怀激情岁月,携手筑梦未来。”话一出口,倏忽感觉自己的心柔软地动了一下——啊!“激情岁月”,竟然早已与我们渐行渐远。

  人终究是要老的,无论当今社会对“老”的年限如何去界定,但是对国人而言,年过“古稀”,无异于季节进入了晚秋,眼前尽是穆穆秋山,娓娓秋水,天高云淡了。不知起于何时,已经很不习惯那种风风火火,光芒四射的生活,转而喜欢慢节奏,特别是喜欢独处。极度偏爱宁静、安定,非独处几乎无法读书写作。这或许是古人追求的那种“独坐”的心境罢。明代思想家李贽曾有《独坐》诗云:“有客开青眼,无人问落花。暖风熏细草,凉月照晴沙。客久翻疑梦,朋来不忆家。琴书犹未整,独坐送晚霞。”

  年龄进入老境,我庆幸自己选择了这种幽静的生活方式,并把这样的生活称之为“幽居”。几十年来,在尘世里走了一趟,难免披上一身琐碎的尘埃,几番辗转流离,身心俱疲。幽居,即是幽远、清幽、宁静地生活,如同青黛绵延的远山,碧水清流的小溪,处处呈现着幽远柔和的曲线。即便是外出采风,也不再选择那些大红大紫,人流熙攘的名山大川,而是选择鲜为人知的清幽去处。那年与几位文友相约,去江浙一带采风,正值“烟花三月下扬州”之时,扬州自然是绕不开的去处。但是在扬州,我只是到了朱自清先生的故居作了瞻仰,而后便与另一位朋友去了扬州上面的高邮。尽管那里还不通火车,旅途劳顿,但却是一个极清幽的去处。著名作家汪曾祺是高邮的一张名片,读他的《大淖记事》、《受戒》、《小娘娘》等作品,即可深谙老先生心中始终有一泓清水,粼粼灵动,如此才使得作品达到了至高境界。还有,高邮湖、大运河高邮段、高邮的美食小吃等,都极细微地彰显着既清幽灵动,又优哉游哉的生活节奏。

  走过了人生的大半,回首过往,有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风华正茂之时,也曾激情四溢,生活犹如“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攻克一个难关,又有新的挑战,自己并未曾畏惧过。如今的幽居,应该是自然法则使然,人生四季,谁都不能幸免。当然,退居幽静,绝非是心智停顿,技能退化,与世隔绝。相反,幽居会有更多思考的时间和空间,读书写作,抑或是“一日三省吾身”,从而更加清楚自己的存在。幽居的日子,仪态从容,盛满了清澈、丰盛与安宁。

  幽居,从根本上讲,是让身心回到自然的怀抱。忽然想起海子的诗:“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太阳强烈,水波温柔……”“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生之年,我依然会幽居地生活下去,在我的心中,有一座自己的花园,沉寂幽静之中,我在那里仰望星斗,谛听花开。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