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纸房子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8 11:16
分享到:
更多

  □王利群

  我家有座老房子。爸爸说是爷爷给他盖的,比他还大二十几岁。虽然很破旧,却能遮风挡雨抵御寒霜。就像爸爸的胸膛,虽然瘦弱,扑进他的怀里,却很温暖。

  但是,老房子确实很破旧。成帮结伙的鸟儿整天衔着草泥叽叽喳喳围着它盘旋飞舞,我好奇地问爸爸:“它们咋总在咱家房上飞?”爸自嘲地一笑,指了指龇牙咧嘴的破房檐:“咱家自然条件好。”我才六七岁,当然不太懂他的意思:“它们想干啥?”“给它儿子造房子。”“为什么呢?”“它是爸爸。”“为啥爸爸就非给儿子造房子?”我又追问。爸眯着眼,目光投向老房子,没有回答。

  虽然爸爸没给我答案,我却想:为啥儿子不能给爸爸造个房子呢?因此,决定用木棍和玉米秆做房子骨架拿牛皮纸做墙面,给爸爸造个纸房子。

  秋雨绵绵,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爸爸修补完房顶的漏洞,叹着气,抚摸着老房子,从东到西从前到后东瞅西看地转到院墙旁坐下,瞅一眼在院里造纸房子的我,便把目光全扑到房子上。他长叹一声,从衣兜里扯出旱烟口袋,一边卷烟,一边像跟谁唠嗑地喃喃自语:“这房咋修也挺不了多少年了,可……我有手艺却没处挣钱。没钱咋造新房!爹呀,你管咋临死还给儿造座房。我是给儿子造不起了。唉!”他又长叹一声,粗糙的手抖着点燃卷烟。吸入嘴里的烟呛得连声咳嗽,眼里涌出泪水。我捧着造好的纸房子扑进他怀里哄他:“爸,你看,我给你造的房子!”爸笑了,擦把眼泪儿。拍着我脑瓜:“好是好,就是小,爸住不进去呀?”“你等着,等我长大照这样儿给你造个大大的真房子!”

  爸爸把纸房子摆到老房里最显眼的位置,并且逢人必说来人就夸。看他那欣慰,满足和幸福的样子,好像真住上了我给他造的真房子。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长大了,并且参加了工作。当爸爸接过我第一个月工资,布满皱纹的脸颊绽开欣慰的笑容。喃喃地说:“攒着给你造新房。”说罢,他卷了支旱烟点燃,目光穿过烟头上闪耀的火光,扑向老房子。我想:他是否也像卖火柴小女孩一样在烟火中看见很多美好景象,至少该看见为我建造的那座新房吧?

  这天,爸爸又操起扔下多年的祖传做糖手艺。一边做糖,一边兴奋地说:“现在国家鼓励发家致富,挣钱造房子也快。”我很爱看他卖完糖数钱的样子,手指往嘴上蘸一下再一张张翻动纸币。紧箍脸上的皱纹绽开,那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晚上,爸在东屋对妈说:“家里房子往后再造吧,先紧着儿子。现在年轻人结婚时兴买楼房。”“你真想给他买楼?”是妈的声音。“那有啥不行的!”是爸的声音,我在西屋听着他们谈话,望着被岁月风霜涂抹得斑驳墙壁和龇牙咧嘴的苇棚,感觉心里酸酸的。

  爸爸拼命挣钱,还找了份打更的工作。五六年过去了,爸爸辛劳的汗水快要淌满我家大水缸了。终于花费28万元给我购得一套楼房。爸爸跨进新楼房那天,脸上绽开的笑容就像他住进了这套新楼房那样欣慰,那样满足,那样幸福。

  新楼房离我家老房子不远,仅隔一条马路。父亲从老房子向楼房看需要仰视,我看老房子却只需俯瞰。俯瞰佝偻着脊背蹒跚进出老房子的爸爸,觉得他变得比老房子还要衰老。然而,我却早把长大要给爸爸造房子的话抛向九霄云外。

  二十多年转瞬即逝。爸爸是在修补老房子时不幸去世的。在整理爸爸遗物时,我发现了被他珍藏在箱子里的纸房子。他就在这座破旧的老房子里,怀揣着美梦守望了一生。大家看我的泪水把纸房子都打湿了,便说:把纸房子烧化,他在那边就能得到一座真房子。我是唯物者,也愿信这一回。上超市选了一沓最好的彩纸,把纸房子裱糊一新,还在上面描画了像我楼房里一样的高档设施。纸房子在火光中瞬间化为灰烬。随风不知飘向了何方。

  夜里,我梦见爸爸,他笑得那样欣慰,那样满足,那样幸福。我从梦中惊醒,望着宽敞,明亮,美观的新楼房,回忆梦中爸爸的笑容,不禁潸然泪下。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