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少年人心头的幼狮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8 10:48
分享到:
更多

  □叶倾城

  因为一台上不了网的电视,他把家砸了。

  这个期末他考得不错,在家里玩游戏就玩得稍微有些放肆。他自己觉得,暑假作业、健身、下学期预习、英语……该做的一样没漏,闲来玩个游戏怎么了?

  闲?在妈妈眼里,作为一个明年就要高考的高中生,闲是有罪的。他的状态应该像抗洪抢险第一线,对每门功课都像对水位和大堤,不断巡视不断加固,补上每个漏洞,永远在留意水线,才能万无一失。

  渐渐的,妈妈又开始把“别人家的孩子”挂在嘴边上。他有时候顶几句嘴,有时候忍着,心头的闷火,像今夏暑热,每天升高一度,越来越逼近沸点了。

  那天他完成作业后打算玩半小时游戏——结果一玩玩到天亮。妈妈起床后看到这一幕,脸当场就挂下来,气哼哼地做早餐,顺手开电视,上面显示:网络没有连接。妈妈当场就炸了:“什么东西只要沾了你的手,就一定会坏!我们平时天天上网都没事儿,你一回家,看电影玩游戏,硬把网络弄坏了。”

  这哪儿跟哪儿呀。他再也按捺不住,冲到客厅就和妈妈吵了起来,妈妈一桩一桩数说他:晚上不睡早上不起,考了好成绩就骄傲自满,没有一点学习的自觉性,把游戏当亲爹亲妈……他只觉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大吼一声,直接一脚就把电视踹倒了,又把宽带线从墙上一把拔出来,扯得太猛,宽带线把电视柜也带倒了,他只觉得是玉石同焚,又痛快又痛。

  爸爸冲出来,给了他一耳光,妈妈哇一声哭了起来。他大吼一声,冲出门外。

  外头四十多度,他身无分文、没带手机、无处可去,只能在肯德基呆着。心里乱汤煮,一半是咆哮:妈妈怎么会这样子?另一半还是咆哮:自己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就这么一点小事,他怎么就能把家都砸了?难道他会成为传说中的暴力男,一言不合,拳脚相向?打老婆打小孩虐猫?那还是人吗,岂不是变了畜生。越想越懊恼,又自责又怨天尤人,不如死了算了,恨不能冲到车流间一了百了。

  到了中午,他还是被爸爸找了回去。

  他问我:要怎么改掉坏脾气?戒掉冲动,做一个“胸有惊涛、脸似平湖”的人。

  我说:有冲动,是好事儿,至少说明身体好。年轻人,在父母的爱护下,身强力壮,光荷尔蒙就够大喜大悲,一会儿热情万丈,一会儿陷入低谷。这本来就是年轻应有的面貌,比老气横秋好,比弱不禁风也好,少年的元气充沛,是瑰宝。

  冲动是一种热情,这样的热情,推动着一代一代少年人,喊出“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在黄花岗开了第一枪。他们上山入地,无所不能,哪里危险哪里上,靠的全是腔子里的一团热血。中年人,凡事前思后想,到最后就不做了。

  但相应的,冲动也是一种危险。而所有的冲动里,最愤怒的莫过于愤怒。当它指向外,伤害身边最亲密的人;而当它指向内,变成自残自杀,身边人也因此受重创。何以如此?因为愤怒是来源于自己的无能。

  少年心事当拿云——但有心,未必是有力。跟成年人,他们时刻觉得软弱,受指导者、被评判人,客观上很渴望很依赖父母师长的爱。跟同龄人,也没强大到哪里去。越想突破这种状态,越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想仗剑走天涯?没钱,没单独旅行过,连火车票都不知道怎么买。想做一个懂事的、能安慰父母的好孩子?他只知道上学的苦,没法知道上班的累。当父母遇到困难,他无能为力,不管他怎么想都只能袖手旁观。与人起矛盾了,想好好沟通?一急就说不出话来,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恨自己嘴笨,恨对方咄咄逼人,恨到某个程度,就像失控的高压锅,爆了。

  该如何驾驭冲动,像对待电,让它发光发热却不至于断路短路?该如何压制愤怒,让它是笼中兽,爪和牙空自锐利却不伤人?首先是:尽量离开让你自觉无能的环境,哪怕只是十分钟。

  与朦胧喜欢的异性,玩笑开着开着有些毛了;处得好哥儿们一样的室友,为了一点小事大家都不爽了;老师冤枉了你说了重话;在街上,与陌生人起了冲突……都一样,打住,闭嘴,闪人,明知道一触即发,就不要去触它。

  其次:闪人之后去哪里?去跑步。

  能量既不能无中生有,也不能有中变无,荷尔蒙既然来了,总得给它个渠道发泄,那就不如让它去到四肢百骸吧。心里沸反盈天时,可以跑得特别快;带着恨意时,每一步都像踩着仇人的脸;让怨气随汗水而去,累得精疲力竭时,只想上床睡觉。当然,不一定是跑步,游泳、打拳、爬山……都可以。

  愤怒出诗人是老话,现代人不兴写诗,脚步就是我们的韵脚。

  每个少年人心头都住着一头幼狮,如何驯服它,让它平安长成森林之王,无非就是:运动,领悟自己的能力极限,提升自己的能力极限以及——爱。父母家人朋友对你的爱,你对父母家人朋友的爱,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爱。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