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韭花逞味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8 11:19
分享到:
更多

  □朱秀坤

  所谓的韭菜花,其实是韭菜花磨成的酱了,将大朵韭菜花摘下,与剁碎的生姜、苹果一起,在石臼里捣成酱之后,加了盐、油,腌制后密封几日即可食用。吃时,挑一些在小碟子里,滴上香油,吃涮羊肉,更香,过瘾。

  入秋了。

  园子里走走,见那一行行韭菜重又生机勃发起来,修长的绿叶中,间或抽出一根亭亭菜薹,顶上是簇生的青白花苞,比米粒大不了多少,裹了晶莹露珠,玲珑可爱得喜人呢。这可是秋天里的美味,赶紧掐上一把,回家“啪、啪、啪”一折就断,脆得很,断面上又是汪汪的泪!

  清水洗洗,点火,倒油,马上下锅,一片油烟滚过,那韭菜薹越发碧绿生青,炒上两下,撒一点盐,足矣,用了浅口白瓷盘盛出,一股特别的清香马上漫溢开来。夹上一筷,咬在口中,但觉清,嫩,脆,微微的甜,浓郁的韭香在舌尖上沉浮,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一整个夏天都食欲不振,有这等佳蔬品尝,真令人开心!

  连续几日,又去掐。炒肉丝,炒香干,炒鸡蛋,撒几根红椒丝添色,越发明艳,怎么吃都不够,吃上瘾了。无论炒什么,韭菜薹都绿油油、甜丝丝、爽爽脆脆的,是当仁不让的大青衣,余味悠长,三日不绝,让人打心眼里爱它!

  一周后再去掐,不成,老了。韭菜薹上一簇盛开的六瓣小白花,淡黄花蕊,青色子房,又干净又素雅,在秋天的蓝天白云下,让人刮目相看。那天小女也在,一身碎花连衣裙跳跳蹦蹦在碧绿的韭菜薹与洁白的韭菜花中间,漂亮极了。

  “这韭菜花能吃么?”姑娘随口一问。

  “当然。”我没骗她。

  记得当兵那些年,在北京、大同、葫芦岛,总之在北方吧,吃火锅,韭菜花是必不可少的调料。好这韭菜花酱的,甚至吃面条、吃馒头、吃烙饼,都要搭上两筷子,饭量肯定“噌噌”猛涨,这好东西太诱人哪。

  据说,韭菜花酱还有个古雅的名字叫“菁菹”,等我赏够了清新怡人的韭菜花,就掐下来,精心做一罐“菁菹”,存在冰箱里,慢慢品尝。

  书法作品中也有韭菜花,且占尽风光,足为生色,被称“天下第五行书”的《韭花贴》是也。说五代时的杨凝式午睡醒来,腹中饥饿,恰逢友人馈赠韭菜花,一尝之后,非常可口,兴奋之余,遂写下7行63字的短信致谢,那行楷写的,萧散有致,清秀洒脱,布白舒朗,逸兴遄飞,其神韵竟与王羲之《兰亭序》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下子成了“上承晋唐下启宋元及至而下千年逸清经典之作”。瞧瞧,这韭菜花可真没白送。

  知道杨大师的韭菜花怎么吃的么?“助其肥羜,实谓珍馐”,是蘸了肥嫩的羊羔肉吃的,可不就是韭菜花涮羊肉么?不过,“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此时的韭菜花最嫩,而“肥羜”则是出生五个月的小羊,如此羊肉,配鲜嫩韭菜花,那才是绝配,也才能成为珍馐,让杨凝式一激动就写出旷世佳作了。

  明天,我也吃火锅,北京火锅,一大盘韭菜花,小肥羊蘸韭菜花酱!嘿嘿,大饱口福后,或许也能写点什么呢。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