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原创空间
苍苍的芦苇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10-08 11:19
分享到:
更多

  □尹建国

  说起芦苇,很多人并不陌生。即使没有见过芦苇的样子,就那么一句歌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佳人,在水一方”也会让你浮想联翩,心潮澎湃,自然会生出去看看芦苇的想法来。

  芦苇就是《诗经》中所说的蒹葭。古人常常通过芦苇来抒发春来秋去的时序、漂泊之感,有时候还通过芦苇来寄托江湖逍遥的隐逸情趣和清贫志守的名节抱负,因而芦苇被赋予了许多的人文意义。

  “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川原秋色静,芦苇晚风鸣”“浅水之中潮湿地,婀娜芦苇一丛丛”……每每穿行在芦苇丛里,微风拂过,苇声飒飒,苍苍茫茫,顿感心旷神怡,大抵是我喜欢芦苇的天性吧。

  我工作的地方,有一片芦苇。说是一片,其实是一片连着一片,用“荡”字来形容可能会更恰当、更现实。春天到来的时候,这片湿地之上便开始有了生机。那褐黄色的地表之上,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生命,像破土而出的笋,顶破坚硬的地表,争先恐后地伸出尖尖的触角来。一夜之间,这片湿地开始变得柔软,变得湿润,变得明快。那小小的芦苇,见风就长,你追我赶,不管不顾。十多天不见,一片又一片的湿地,旋即变成了苇荡。苇荡渐渐苍翠,绿得葳蕤,绿得荡漾,绿得醉人。

  夏天的芦苇也好看,不仅好看而且壮观。因为这片苇荡里散落着一些辽河油田的抽油机和采油井站以及一些插入云天的钻塔。这些石油设备没有规则地排列着。晴朗的日子里,茫茫芦苇像是碧空下的一池深蓝,那些高低错落的设备,便成了那深蓝下的一片风景。多雨的日子里,河水漫过堤坝,那些沉重而又坚硬的设备,便似浮在芦苇上的风帆和灯塔。至于那些常年在芦苇里行走的人们,就像寄生在苇荡里的鸟儿,整天在芦苇里穿来穿去。

  其实,在所有的季节里,秋天的芦苇是最好看的。每当秋风乍起,远处次第渐黄之时,芦苇便迎来它最为华彩的一章。“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那些迎风摇曳的芦花,在白露未已之时,很像一个个宛在水中央的美人,在翘首以盼着心上之人的归来呢!

  我第一次走近这片苇荡时候,恰逢芦花正白的时节,正是这片充满着儿时野趣的写照,让我从此喜欢上了这片土地。这一喜欢就是三十年,就连头发也长成了芦花的模样。

  其实,喜欢芦苇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老家苏北属于黄泛区,村子的南头有一条叫南河的河。河里面长满了芦苇。小时候,生活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贫穷和苦难,而这苦难又恰恰与芦苇有关。

  春天,青黄不接。唯见母亲挖了茅根晾在院子里,晾干后的茅根便用棒棰捣碎掺在谷子里,那时候便知道芦苇的根是甜的,能吃,且无毒。冬天,寒风刺骨。棉鞋是穿不起的。没有棉鞋,就无法越冬。每当芦花见白的时候,母亲就会去南河里采割芦花。上冻的日子,一株株芦花柔顺地在母亲的手里翻来覆去地跳跃着,大半天的功夫,一双用芦花编织成的鞋子便大功告成。鞋子样式虽然丑陋,但穿在脚上,即使走在大雪昊天的冰面之上,脚丫也像火炭一样滚热滚热。

  从那以后,我便渐渐明了芦苇的诸多好处来。铺在床上的凉席、买菜用的提篮都是芦苇制成。除此之外芦苇还可以盖房子,搭棚子等等。大诗人杜甫诗云:“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看来,芦苇亦有它既坚强又脆弱的一面。

  后来,我又查阅了一些资料,说芦苇不仅可以造纸而且还能入药。中医学上说其性寒、味甘,适合用于清胃火,有除肺热、健胃、镇呕之功效。《本草纲目》上谓芦叶有医治霍乱、呕吐等等。

  不管怎么说,芦苇作为一种植物,已经深深地根植在了我的血液里。有水的地方就会有芦苇,人与苇伴生,可以说是大自然的造化。

  又逢大风起兮云飞扬的秋天,望着茫茫苍苍的芦苇,心情亦如那洁白的芦花在风中摇曳,站得久了,仿佛自己便成了芦苇。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