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追梦铸魂的心灵行走
——赏读诗集的《放牧心灵》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9-25 08:35
分享到:
更多

  □解明

  有着“在人生的缆车上/惊喜飞翔过/快乐穿越过”人生历练的老诗人汤炀(汤造宇),近日出版了感人肺腑的新诗集《放牧心灵》。

  赏读之后,令我十分感动的是,我们因诗结缘至今已半个多世纪,他的心灵仍像童年在故乡原野上放牧牛群那样,还一直在诗歌的原野上行走。在创作实践中,还能很快从触景生情进入景由心生的艺术天地,留下了这满纸的芬芳。

  从这部诗集看,汤炀的心灵一直行走在人生的咏叹、故乡的情怀和浪漫的恋曲这三大诗场板块的浓浓氛围之中。

  人生,是汤炀心灵最关注的命题。

  面对迎客松,他凝聚人生的内在动力,“不忘记/阳光雨露的恩泽/不迷恋/世人的赞美与歌颂/不停地/吮吸大地母亲的乳汁/把自己度成永不枯萎的风景”。

  观赏黄果树瀑布,他抒发人生的豪迈之情,“就是一滴水珠/也要飞溅成一首/大气磅礴的诗歌”。

  他畅想人生的《憧憬与回忆》:“啊,人生就是/在憧憬与回忆之间/留下的足迹/为了回忆的美好/就要让每一个脚印/都凝成/闪光的诗句”。

  这类诗篇仿佛使我看到,汤炀的心灵在人生时空行走时,他那独具个性的求索目光,不时闪烁出对历史的观照、对哲理的观照和对审美的观照,彰显出他崇尚追求至善至美的精神境界。他的一首首小诗,犹如一服服醒神亮目的“清凉散”,让善读者的心灵受到浣洗与启迪。

  乡情,是汤炀心灵最美好的家园。久而久之,那一根根扯不断的乡愁,使这家园成为他诗情萌发的天然沃土。

  他每每回望那段难忘的少年时光,便会倏然感到“记忆的翅膀难以收拢/总爱在岁月的波光中/寻觅那些/尚未隐没的情感/即使是一只呢喃的小燕/也会在脑海中/点染出/一幅幅奇妙的画卷”。“记忆埋在岁月的山间/也能变成煤吗/不然为什么/那儿时的梦幻/至今仍在我的胸膛燃烧/也能变成化石吗/不然为什么/那儿时的山峦/在我的心头/凝成迷人的风景”。

  这种对母土胞衣的缕缕幽情,缘于他曾是故乡的一个小小的牧童,缘于他把自己看作是故乡的一片小小的红叶。

  恋曲,是汤炀心灵最浪漫的乐章。汤炀心灵的恋曲之花,也多有绽放。有的诗清辉温暖,有的诗明慧豁朗,有的诗风趣幽默。诗人以清新淡雅的笔调,将一些瞬间生发的灵性感知和一些隐藏的心灵深处的微妙诗情,舒放纵恣地倾吐出来,耐人咀嚼。如《无语黄昏》、《梦影》、《祝福》、《爱的篱笆》……对这类诗,诗人刘川在《序言》中,有很好、很准确的评价。他说:“汤炀多是把爱作为一种调料,挥洒在不同的场景与人物之间,勾兑出一种具有爱味的诗”。

  汤炀是一位有责任感的诗人。他诗中激荡着爱党、爱国、爱生活、爱自然的大爱情涛。他深信“把生命交给爱,就会找到人生的真谛”。

  汤炀是一位多产诗人。从1964年发表第一首诗起,他便以坚实的脚步跋涉于通往诗歌殿堂的创作之路。诗艺水平不断从外视点向内视点,从反映型向想象型转变跃升。使诗的视野“从故乡的绿地彩虹扩展到祖国的锦绣山河”;诗的构思“从明快的农村剪影,切换成含蓄的社会人生心灵的咏叹从触景生情升华到寓情与理”。

  汤炀诗创作的过程,就是他心灵行走的过程,就是他展现心灵美的过程,他的诗魂永远逍遥在诗的王国里。他坚信与诗相伴的人生是幸福的,富有诗意的人生是浪漫的。这种情怀,一直激励着他诗歌的创作,使他从情趣爱好上升为人生事业的一种理想追求。是诗赋予了他诗人的情愫和诗意的人生。

  已进耄耋之年的汤炀,胸膛里依然诗潮澎湃,汤炀这种“人生有夕阳,事业无黄昏”的精神状态,可爱,可敬!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