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我评作品
“小豆包”系列:为孩子打开文字阅读之门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8-09-07 13:59
分享到:
更多

  王蕾

  儿童阅读培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如何让孩子爱上阅读,国际上已经有了一套越来越完备的理论,我国在近十多年的发展进程中,也正在形成适合中国儿童的分级阅读理论,但实践严重不足,适应各级阅读的儿童读物仍很缺乏。近年来发展迅猛的图画书应该说是儿童阅读理论的最佳实践者。随着原创图画书的发展,图画书这一级别的阅读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理论和可以基本满足阅读需求的作品。虽然对于图画书理论的阐释仍存在很大分歧,大量出现的作品也存在质量良莠不齐、题材雷同重复等问题,但图画书的生产和阅读都已算是进入一个相对良好的轨道。处于图画书下一级的“桥梁书”,则面临更多的问题。

  桥梁书又可以被称为“初级阅读”,在西方儿童阅读分级中对应的是Easyreader或Beginningreader,指的都是儿童最初开始独立阅读时期。万事开头难,对于儿童阅读来说也是如此。如何由读图过渡到读文字,是一个困难的过程。在当下这个读屏时代,画面阅读过多,文字阅读能力普遍下降。如何让孩子们从小就养成良好的文字阅读习惯,可以说意义重大。

  儿童文学出版人很早就看到了“桥梁书”的意义,策划出版了一批桥梁书。这些书大多是围绕一个主题,以丛书的形式,从世界优秀儿童文学和民间故事中精心挑选并改编成适合初级阅读的作品,作家原创的作品非常少。近期读到教育专家、儿童文学作家王蕾博士为倡导分级阅读所创作的桥梁书“小豆包”系列丛书,引起了我对桥梁书的很多思考。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桥梁书的文学性是否必要?如需要,应如何把握?对于桥梁书的特点,业界已经有一些基本共识。比如李一慢曾把桥梁书特点概括为十个字,熟词、大字、句短、行少、图小。这些都是从外在的文字特点出发。李一慢还认为绘本与桥梁书的一个区别是绘本是让孩子感受艺术的熏陶,激发孩子的思考和想象,而桥梁书这类分级读物是为了“识字”。这可能也是业界的一个共识。绘本更多地是从文学作品的角度,桥梁书则更多地是从教育的角度。这没有问题。但我认为对于儿童来说,任何读物都应该是富有文学性的。出于教育的需求而产生的桥梁书,也并不单纯是为了识字或是学习的“读物”,同样也有着审美的需求,应发挥艺术熏陶的作用。桥梁书与绘本的区别,应该更多地是读文字还是读图的区别。在这一问题上,我们都清楚,一个人的读图能力和读文字能力是有很大差别的。毋庸讳言,当一个人掌握了足够多的文字以后,文字阅读往往更有效、更深入、更具启发性和创造性。因此伴随着儿童识字的过程,培养他们的文字阅读能力,是非常必要的。这也许是“桥梁书”存在的意义和发展的方向。

  以小豆包系列故事为例,我们来看看桥梁书的文学性可以如何体现。所谓文学性,简单说就是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和审美功能。对于桥梁书来说,思想深度更多地应该是指文中隐含的价值观,而审美功能更多地是指语言的讲究。给刚开始学习认字的小朋友们看的书,大多是故事书,故事首先要有趣,要能跟得上孩子们的奇思妙想。小豆包系列故事就是一个个妙趣横生的故事。整套书虚构了一个神奇的面团国,这里住着小豆包和他的朋友小汤圆、小饺子,还有烧饼医生、烧麦博士等。每本书一个主题,包含三个故事,一个小故事就是小豆包的一次冒险或奇遇。而故事的每一步发展都是以吸引孩子读下去为目的。从孩子熟悉的东西入手,精心编织故事的发展脉络,使故事又夸张又合理,从而引导孩子们读完故事并有所收获。再比如小豆包遇见童话书,可谓构思精巧。三个故事选取了孩子们熟悉的童话故事里经常出现的三个反面形象狼、狐狸和老鼠,让小豆包去帮他们重新排演童话故事,以实现他们想当一次好人的愿望。这里顺应了小孩子的逆反心理和好奇心,一个“为什么在童话书里,狼都是坏蛋”的问题,立刻就能在孩子心里引起共鸣,吸引孩子继续往下读。而接下来的“平反”之路,也是采取了孩子们熟悉的排演儿童剧的方式,把几乎所有孩子都知道的“三只小猪”“狐狸和乌鸦”和“老鼠偷油吃”的故事反着排演,结果证明了狼吃羊和狐狸狡猾、老鼠偷吃都是因为他们的本性,而本性不是谁想改变就能改变的。通过这三个故事,既满足了孩子的好奇心,又让孩子们体会到改变事物的本来样子是件多么困难的事。

  小豆包系列故事的语言显然也是经过精心打磨的,能够让孩子们在文学的语境下形成最初的审美体验。这些故事都采用了短句子的形式,没有复杂的句式,也很少有难以理解的词汇,让不太习惯阅读文字的人能够较为顺畅地读下去。这些短句用了排比、反复等修辞手法,把故事讲得一唱三叹,有诗的美感,其中很多句子有的还富有诗的韵味。比如小豆包读字典里,关于“搭配”一词是这么写的:“‘搭配’一词出现在你每天的生活里,小鸟搭配蓝天,小鱼搭配小河,树木搭配土地,图书搭配书架,火车搭配铁轨,轮船搭配大海,飞机搭配天空,屁股搭配椅子,双脚搭配鞋子……我们必须遵循这些搭配,一切事物才会和谐有序地运转。”因为这是出现在“辞典”中的话,就比其他语言要正式一些,还出现了“和谐有序地运转”这样需要进一步理解的句子。接下来的故事,通过打乱了搭配出现的混乱,具体说明了什么叫“和谐有序地运转”。再比如小豆包与奇怪小家具里,小椅子、小柜子、小桌子做出了奇怪的举动,小豆包以为它们生病了,就请医生来看。这里出现了很多小豆包和医生的对话,这些对话很好地注意了是否符合人物的身份和年龄,又生动而又有趣。还有,写到小豆包吃巧克力时,用了数字诗的形式:“一颗草莓巧克力球,两根果仁巧克力棒,三勺麦香巧克力酱,四管椰子巧克力乳,五碗抹茶巧克力浆,六枚芝香巧克力蛋,七块巧克力甜甜圈,八朵蓝莓巧克力花,九杯苹果巧克力奶,还有一大盆芝麻巧克力豆。”这么多形式、口味的巧克力,真让人眼花瞭乱,既写出了小豆包对巧克力的无比喜爱,也让我们切实感受到吃得太多了,难怪要变成巧克力包了。

  桥梁书虽然是儿童阅读培养方面的概念,但培养儿童阅读的目的还是培养儿童的领悟力和审美力,从而激发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因此,桥梁书中的文学性是必要的,重要的。为了开启儿童文字阅读之门,我们除了改编经典儿童文学,现在较多地是改编童话和民间故事,还需要更多地拓展桥梁书的创作范围。比如像小豆包系列这样专门针对初级文字阅读创作的原创故事,甚至可以是一些现实世界的故事,身边的故事,让孩子们能够循序渐进地进入文字阅读的王国,真正成为阅读者。

  “小豆包”系列(5册),王蕾著,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18年7月第一版,12.00元/册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