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读书论坛
勿让古籍整理的乱象成为文化尴尬
http://www.syd.com.cn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8-09-06 10:00
分享到:
更多

  祖国历史留下的丰富的文化精品和典籍,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我们弘扬祖国优秀传统文化、坚守文化自信的必读典籍。整理、校勘、注释、出版这些文化精品和典籍是我们这一代人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前不久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珍藏版”四大名著,就是出版社为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举措之一。值得钦敬和称赞。但是,有一个原则问题须要讨论,即如何选择和对待古籍的版本。这不仅仅是学术问题,其实质是关系到如何正确传承文化精品和典籍的一个重要原则,如何认识评价《红楼梦》的一些原则问题。

  毛泽东曾高度赞扬这部旷世名著。而被毛主席赞扬的这部《红楼梦》,是由清代乾隆年间学者程伟元、高鹗抢救、整理、修葺并印刷出版的,被俗称为程、高本《红楼梦》(因出过两个版本,被俗称甲、乙本)。在这之前,《红楼梦》是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处于“无全壁,无定本。”“繁简歧出”“漶漫不可收拾”的状态。程、高二人经数十年的多方收求,然后“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复为镌板,以公同好。”——是程伟元、高鹗经过多方努力,收集、整理,摆印成书。自此《红楼梦》才作为一个完整的文艺作品,以定本形式流传。很快扩大了流传的范围和地域,迅速传播到海内外,远至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和我国港台地区。自此,程本《红楼梦》作为“国宝”级的文化典籍,影响滋润一代又一代的后人,包括像毛泽东、鲁迅、巴金、茅盾、陈独秀这样的政治、文化大家。他们读的都是程、高本。这期间的一些关于《红楼梦》的说唱、戏剧、绘画等“红楼文化”,也是以此本为据的。就是在20世纪20年代胡适发现八十回本《石头记》(俗称脂评本)手抄本,并经过1954年的“批俞评红”大讨论以及70年代的“全民评红”时期,流行版的《红楼梦》,仍然是这120回本的“程、高本”。“程、高本”这种“文学的文物”“国宝”地位从未动摇。人民文学出版社此回隆重推出“珍藏版”《红楼梦》,本应以此本为准校勘出版。谁知这个珍藏版《红楼梦》其前八十回用的是被红学界称作“脂砚斋评本”的“庚辰本”《石头记》抄本,后四十回则用的是程、高本的后四十回,但署名为“无名氏”。这样留给后人的珍藏本《红楼梦》,其版本实际既不是流传了二百多年的程、高本《红楼梦》,也不是所谓庚辰本抄本的《石头记》。而是一个“合成本”。人们通常称作八二年“人文版”或称“红研所”本。

  事情溯源是这样的:在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胡适的《红楼梦考证》再度被肯定,其书中在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的情况下,硬说程伟元是“书商”“伪纂牟利”,高鹗说了谎话。前八十回是“假本”“改篡本”,后四十是高鹗的“伪续”等等。这些结论被一些红学家们接受并宣扬。于是,在1982年强势推出用庚辰本取代程本前八十回的新120回本的《红楼梦》,后来又将后四十回的署名为“无名氏”。就这样,流传了200多年的120回本的程高本《红楼梦》的“著作权”(整理、修葺)“版权”均被彻底否定、剥夺。程高本《红楼梦》等于被彻底否定。对此,知道内情的专家、学者当时就有人提出质疑。现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依然在原八二年版的基础上,出版《珍藏版》,窃以为此作法欠妥,有待商榷

  ——

  首先,程、高本和庚辰本如何评价,孰优孰劣,这是红学界内部的学术问题,而用庚辰本取代程本《红楼梦》前八十回,则涉及如何整理古籍、文物和文献的基本原则问题。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程、高本《红楼梦》不是一般的古籍,如前所述,二百多年来,已被人们广泛认同,公认称之无愧的“国宝”级典籍。从保存“文物”“国宝”的完整性这个视角要求,应该本着修缮文物“国宝”的原则,保全“程高本”的原貌。用“庚辰本”取代程本的前八十回,这实际是“肢解”文学的“文物”,犹如对维纳斯换头接臂那样不妥。作为流传二百多年的程、高本《红楼梦》,其整体性是不可改变的。程、高的著作权(修葺、整理)、版权,应该无条件的得到尊重。把程本《红楼梦》原汁原味地传承下去,应是我们这代人的义务和责任。

  其次、关于程本前八十回同庚辰本孰优孰劣问题。用庚辰本替代程、高本前八十回的理由主要源自胡适的“程伪脂真”“程劣脂优”说。但据我所知,对这个问题,在红学界从来没有达成过共识。如前所述,所谓庚辰本是最接近曹雪芹的原著云云,海内外许多著名的学者和专家也并不认同,有许多人甚至认为程、高本前80回优于庚辰本。还有人考证,庚辰本是抄自程甲本(对程甲本隔行同词语错看而串行、漏行、漏抄处达34处,这种情况的“偶合”无法别解,只能证明是庚辰本抄自程甲本,见注),还有的认为两个版本孰优孰劣是见仁见智的事,所谓“武有第二,文无第一”是也。但不能认为程、高本是“伪撰”,更不能说是“假本”。程、高本是依据多个原流传的底本,充分选取各本所长,在综合比较过程中修葺完成的。此作法应该肯定,当然也不可能没有纰漏。窃以为,这两个版本的孰优孰劣是个学术问题,但是作为“珍藏本”的《红楼梦》,它担负向人民群众普及、传承古典优秀文化的任务,不能将学术界内部争论不休、没有达成共识的学术问题单方面强行推行。

  其三,从有利于保护、保存、传承《红楼梦》的优秀版本这个视角而言,如果认定庚辰本《石头记》的确十分优秀,尽可以单独出版八十回的庚辰本《石头记》。这样“混合”出一个新版本,徒为后代人研究《红楼梦》版本添乱。何不分别出版各自的“完整版”,让二书并存供读者选择,不是更好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八二版本《红楼梦》出版30多年来,直接的负面效应是造成了《红楼梦》出版乱象,严重的影响了《红楼梦》的正常流传。一些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学者分别出版各种校勘、注释本程高本《红楼梦》。据统计不下70余种,创中外古籍名著版本之最。这种乱象,远超过当年的“无完璧”“无定本”的状态。《红楼梦》流传的这种“返祖现象”,已经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社会文化现象。这不仅仅是《红楼梦》尴尬,也是中国文化界、学术界的尴尬。

  (注:见曲沐《庚辰本“石头记“”抄自程甲本“红楼梦”实证录》原载《贵州大学学报》1995年第2期;另见曲沐著《红楼梦会真录》第249页)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