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露从今夜白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9-05 09:09
分享到:
更多

  □马亚伟

  一直觉得,二十四节气中,白露最诗意。白露是位美丽的古典美人,藏在季节的屏风后面,冷眼看时光流转。那些喧闹的节气,一个个你方唱罢我登场,演绎着不同的季节故事。她不急,直到天越来越高,云越来越淡,她才露出了美丽的衣角。

  她出场时,眼角眉梢藏着若隐若现的清愁,给人一种秋之寂寥的感觉。白露到,秋风便有了凉意,秋凉让人心生惆怅。寂寥是短暂的,下了眉头,便不留痕迹了。白露,舞起水袖,婀娜的秋天就粉墨登场了。

  秋意浓了。北雁南飞,鸟儿开始储备食物准备过冬;秋虫唱起最后的歌谣,声音格外响亮;秋叶渐黄,很快就要在风中簌簌而落;果实渐渐成熟,丰收的气息弥散开来。春华秋实,这个时节,饱满丰盈。我想起故乡的青纱帐,绵延千里,密不透风。小时候,我会站在高处俯视这壮阔的秋色,玉米、高粱一人多高,密密匝匝,连在一起,大地从来没有如此厚重过。等秋风摇响了成熟的风铃,乡民们纷纷赶到田地里,把秋粮颗粒归仓。那时候,乡间小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人们笑着打招呼,笑语声也连成一片。还有故乡的果树,都在白露时节,等待着成熟,也等待着远方的归客。它们期待游子早些启程,还可以赶得上吃到第一口鲜美的水果。

  如今,我在异乡,母亲打来电话告诉我,白露了,天凉了,多穿衣服。我知道,母亲又开始给我的女儿做棉衣了。记得小时候,秋风一凉,母亲就开始赶做棉衣。母亲的两只手总是特别快,飞快地穿针走线,丝毫不敢停留。她怕冬天到来之前,还没能给我们做好棉衣,所以总是急急的。可现在,母亲老了,她还能飞快地穿针走线吗?故乡的母亲,牵挂着远方的儿女。远方的儿女,也牵挂着故乡的母亲。思乡令人老,心中又不免生出些惆怅。自古逢秋悲寂寥,说的是游子的心境吧。

  写诗的文友写到:“白露,你是我青梅竹马的恋人,风凉了,我的心就热了。”想起了那首《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水的那一方,有你朝思暮想的人。文友说,白露风凉后,他总喜欢眺望故乡的方向,仿佛能够顺着风的方向飘回去一样。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人也是一匹背井离乡的马,是一只飞离故乡千山万水的鸟。白露时节,风凉,月明,最易触动思乡的心怀。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故乡的白露,风凉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