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沈水书吧  >  文化客厅
我的东药情结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9-05 09:09
分享到:
更多

  □胡世宗

  我小的时候就在药厂宿舍生活,记得一直是在制药五厂,先前曾叫“东北卫生材料厂”,后来曾叫过“红星制药厂”,但人们习惯地称之为“五厂”。我父亲胡庆荣就在五厂工作。

  我们的老家在营口县水源乡大房身村,祖父胡景禄曾给船主赶船当船奴,去烟台贩“油草”,一次小舢舨在渤海中的老鸹岛避巨风,夜里被日本一艘商用火轮船拦腰撞成两截,船上十余人,只一人逃生,其余的包括祖父全都葬身大海。父亲年幼丧父,9岁在营口东亚烟草公司做童工,16岁只身到沈阳闯荡,曾在奉天满洲铁路图书馆做杂役,后到药厂学徒,经努力钻研成为技术骨干。父亲在其老叔供养下读了一年零八个月的私塾,全靠着自学,识字、读书、写作。

  1948年11月,沈阳解放了,工厂回到了人民手中!阳光铺洒在厂区里。我印象特别深,曾在五厂的俱乐部里,跟着军代表学唱《东方红》《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咱们工人有力量》《团结就是力量》等歌曲。父亲就是在那样的情境下,开始写快板、顺口溜、拉洋片的唱词和小歌剧,做工厂的宣传鼓动工作,被提拔为502车间主任后,管生产一大摊子事儿的同时也没忘记写作。

  那时厂子要招一大批新人,父亲就把好多亲属都从营口老家召唤来,其中就有我大伯家的胡显宗、胡惠珍,二姨家的王凤博,三姨家的李正忠等。胡显宗和李正忠被选派到苏联去学习制药专业,回来到华北制药厂,成为新中国医药生产界的骨干。

  1953年,父亲被调到东药总厂党校,负责党员干部的培训工作。厂子给父亲配一辆自行车,用于从北三马路11号的五厂宿舍到北二马路肇工街总厂之间上下班骑行。那时龙在云等总厂领导对父亲极为信任。当时北京召开全国第一个五年计划会议,父亲作为东北卫生材料系统的代表赴京出席。父亲回来很是兴奋,说听了李富春副总理等领导人的报告,还见到了朱德总司令,当时有会议合影大照片。记得父亲从北京给我们带回了从未见过的两张小圆薄饼中间夹一块好吃的硬硬的馅儿的茯苓饼和小人酥糖,带回了用钥匙拧劲上弦能在地板上爬动的铁蜜蜂,还给后来成为沈重集团党委书记、当时才4岁的英宗买了一个打纸炮的小木枪,给7岁的惠芬妹妹带回一个小水鸟儿,放点水一吹就响。这都让我们大解其馋,大开眼界。

  父亲在总厂工作的那段时间是他最开心的日子,我们几个孩子曾多次到总厂去玩。那时肇工街还很荒凉,四周有很多荒草地,逮蚂蚱和蜻蜓,吃麻果,是小孩子喜欢干的事情,我们还观摩过总厂的工人体育运动会。那时我对总厂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个宏伟的大门垛子,大门顶上是两个穿背带工作服的工人推着一个大地球,边上有一行我认识的字:“劳动创造世界”,那是何等气势、气魄、气派啊!这是什么人的创意呢?如此振奋人心、鼓舞士气!

  我曾担任沈阳市家庭档案研究会会长,我非常重视整理和保存家庭档案。我保存着父亲的“入党申请书”手稿,还有一份五厂党支部1954年6月10日打印的竖排繁体字的《宣传员——胡庆荣》的材料,而且我看到过由记者写的发表在《沈阳日报》上介绍我父亲热爱宣传工作,并以党的宣传教育工作作为推动完成生产任务的主要动力,根据工人们存在的思想问题和生产中的关键问题,对群众进行宣传鼓动的报道。从五厂的上报材料和《沈阳日报》的报道中,我看到我父亲虽然没念多少书,却酷爱写作,特别是写带韵脚的宣传材料,连操作规程都编成顺口溜便于工人记忆。

  报道中说父亲曾写一首通俗快板《什么是过渡时期总路线》,印发了100多份发至各班组内,帮助工人学习领会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内容和要求。又如宣传认购国家公债时,写了一首快板:“胜利歌唱五四年,有件事情要宣传。中央政府有号召,工人阶级走在前。有了祖国工业化,经济建设要支援。发行国家建设公债,这个意义深又远。我们工人不落后,认购公债要抢先……”经父亲宣传,推动了厂里的认购公债工作,脱脂室工人范海旺说:“买公债对国家和我们个人都有利,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我一定要多买点!”结果他认购了一百万元(合今天人民币100元)的公债。比如宣传厂子里的模范工人,如:“林延有,不简单,他对技术能钻研,带动小组齐下手,乒乒乓乓干得欢,大铁桶,小铁板,打的打来卷的卷,铁工小组下保证,春节以前保证完……”这一鼓动,林延有干劲增大,超额完成了任务,父亲又给他写了新快板表扬他,林延有看了快板说:“这老头子又给表扬出来了,这马上就得干呀,保证十天叫它实现!”真的只用十天就解决了问题。502车间纱布小组在工作一贯很好,只是有时闲谈太多,妨碍生产不说,还容易出事故,父亲就写了快板:“工作时间说笑谈,影响生产人人烦……”有的小组在工作时间学跳交际舞,父亲写道:“操作当中别跳舞,以免发生大事故,操作规程遵守好,跳舞同志要自觉!”从此这个小组工作时间就没人跳舞了。

  看了这个六十多年前褪色的老材料,我笑了,我一下子找到了我写诗的根儿,原来我的根儿,父亲早在东药工作时就给我打下了呀!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