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符号化记忆见证老沈化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8-07 13:27
分享到:
更多

  老沈化烧碱三效逆流装置张文魁翻拍

  沈阳化工厂,现在全名是沈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沈化。张景振、程臻、张能三人,都是老沈化近二三年退休的工人。同时,他们还都是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会员,对辽宁省和沈阳市历史文物古迹及沈化厂史遗迹小有研究。

  “今年是沈化建厂80周年,老沈化已于两年前搬迁,以前我们上班的那个地方现在都是空空的,只有原来厂区东门处的13层办公大楼和2层档案室小楼及中间大门的建筑还在。大门外墙横额内镌刻着‘沈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十个金色大字,依然清晰可见,那么熟悉。”张景振说。新沈化是在两年前建成投产的,是一座现代化的大型化工国有企业,地址就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化学工业园内。

  张景振、程臻、张能仨人翻箱倒柜,寻找老厂志、老证件、老照片等诸多史实资料,沈化80年的历史便从一些记忆符号中涌来……

  “满铁”井盖:国难记忆

  张景振说:“我先讲一段日伪时期(1938年6月至1945年8月)的沈化吧。”

  “2013年2月5日,公司保卫处吕文平等三人在例行安全防范检查时,偶然在厂子里发现了一个特殊的井盖。我听说后就立即赶去了现场。经过仔细辨认,我发现这个井盖是‘满铁’井盖。它怎么会在运输处院内出现?带着疑问,我立即拍摄了几张井盖照片。这个井盖上特殊的标志证明了它是‘满铁’井盖,它不应该出现在铁西区和沈化院内,因为它是‘满铁’的专用物品,只有日伪时期的满铁和当时的附属地才会有的。

  “我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和《沈化厂志》,并拜访有关学者专家,对井盖做了个详细的调查,最后得出结论。原来,1905年在我们东北辽河以东发生日俄战争后,沙俄战败,日本侵略者从沙俄手中接管了南满铁路(长大线),建立了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1936年6月,日本人在沈化旧址的东部建立了满洲曹达株式会社奉天工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1年11月,又在沈化旧址的西部建厂,厂名为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润滑油工场,所生产的润滑油通过京奉铁路(今京沈线)转运到‘满铁’,全部供‘满铁’使用。

  “由此,可以证明当时的润滑油工场(原沈化润滑油分厂)的实际厂区从沈化旧址的南门到北门,以路为界,西部全部是润滑油工场的面积。直到1944年,满洲曹达株式会社奉天工场与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润滑油工场合并经营,改名为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化学工厂。这个井盖就是在1941年日本人建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润滑油工场时,在沈化旧址西厂区铺设下水道时所使用的‘满铁’井盖。经过有关人士确认,这个老井盖暂不能划归文物,只能作为沈化的历史见证物。尽管如此,我还是曾向有关部门提议过对这个井盖加以保护,可以作为厂史教育的实物史料。

  “据《沈化厂志》记载:上述两个工场合并为化学工厂后,工厂占地面积30.1万平方米,有固定员工1158人。其中中国工人486人,技术员3人,事务员80人;日本工人236人,技术员177人,事务员176人。此外,每天还有数百名临时工和外包工在厂内做工。生产和经营管理权均由日本人把持掌握,所有关键生产岗位均由日本人把持,中国人只能从事笨重、危险的体力劳动。由于日本侵略者推行殖民主义政策,根本不顾中国工人的死活,使中国工人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厂区内,残液四溢,氯气、盐酸气弥漫,劳动环境十分恶劣。‘电解室是阎王殿、汽缸油是大猪圈、漂白粉拿命换’就是工人们对当时生产环境的概括。”

  小小铜牌:见证传承

  张景振珍藏着一枚上世纪六十年代沈化借用工具的铜牌和一本沈化颁发的三等功证书。

  “1980年,我从部队退伍,被分配到沈阳化工厂。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考试后,负责劳动人事的师傅把我领到了机修车间铆焊工段,对一位50多岁的老工人说:‘张师傅,这位是新分配来的退伍兵,今后就跟着你学徒了。’张师傅望着我,点点头说:‘要好好学技术啊!’说完,就带我去领焊工工具和工作服。就这样,我跟着师傅开始了学徒干活。后来,我听别的老师傅说,张师傅外号叫‘老黄牛’,他不善言辞,每天早早就来到工段,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并为工友们打来满满一大壶开水,干活从不叫苦叫累。工友们都非常尊重他,说我遇上了一位好师傅。那时候我才二十几岁,干活毛手毛脚的,什么都不在乎。有一次,为了完成新上马的工程,我和师傅需要赶制‘三效逆流工程’的不锈钢碱罐。在使用电动工具时,由于我没有按要求去做,结果把电机弄坏了。师傅看了看坏了的电动工具,皱了皱眉头,啥也没说,拿起工具找人修理去了。之后,又争分夺秒把碱罐做了出来。一天中午,师傅把我叫到厂房内的一角,慢慢地从工作服的衣袋里掏出一块铜牌递给我,说:‘你看看这块铜牌。’我接过铜牌,仔细一看,这是一块30cm×20cm的铜质牌,上面冲压着这样的字迹‘五二零借用证NO27—5’(五二零是我们机修车间的代号,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工厂为了保密,各个车间的名字都用代号来代替)。师傅说:‘这块铜牌是我六十年代的工具借用证,那时候工厂刚刚进入恢复建设时期,工具很少,每个人需要用工具时都要提前和仓库保管员打好招呼,并把这个借用证押在保管员那里。等工具使用完,还要擦拭干净、保养完好地送还仓库,换回铜牌。我们在使用工具时都很小心,生怕把工具损坏了。现在条件好了,但工具坏了要耽误干活,工程这么紧,我们绝不能让工期在这里耽误。’一番话说得我脸红了又白,低头继续跟着师傅不声不响地干活。在大家的努力下,‘三效逆流工程’很快就试车投产。在厂里召开的表彰大会上,我和师傅都荣获了三等功。这时,我才看到师傅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在师傅的严格要求和精心教授下,我进步飞快,别人用三年时间才能达到的技术水平,我只用了一年就达标了。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被调到工厂的保卫科。木讷的我来到师傅面前,向师傅告别,师傅望着我,用手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到哪里都要好好干!’我明白师傅的意思,他一直都想把我培养成一名优秀的焊工,可是我现在却半途而废,他是在为我感到惋惜。他老人家在2012年因病去世了,现在我经常会想起他那慈祥的样子,见到铜牌和这个立功证书,师傅的样子更是异常清晰。”

  机修铝牌:特殊的见证

  接着,程臻说:“我也是1980年部队退伍后被分到沈化的,被分配到供电车间(当年代号518车间)线路工段担任安装电工。

  “那时的线路工段大约有70多人,设有正副工段长各1人,下设三个安装电工班,每班12人,设一个电机班10人,设一个电气试验组5人,设一个电话组8人,设材料组3人。全面负责全厂高低压供电用电设备和电线线路的安装使用调试。每安装一套电气设备,都是从图纸开始,领料备料、制作盘柜、砸墙挖沟、配管架台、置放设备、敷设电缆、整齐布线、防火防爆、调试使用,一直到安全投入运行,需要一个班或一个组的几名安装电工共同发力,才能完成工作任务。每敷设一根百米长、每米重量50公斤和直径180毫米的铜芯钢凯塑套电缆,都需要全工段六七十人一起上阵,挖沟搭架、连扛带拽,一干就是一身汗,人人都是小花脸儿,这是当年常有的事儿。我在担任安装电工期间,几乎走遍了全厂各个角落。大约是在1981年11月初冬的一天,我在去往西厂区进行电气施工的泥土小道上,捡到了一枚比‘五分钱’大一圈的小铝牌,我就顺手把它装入衣袋里。等到干完活,回到了休息室,我把它拿出来擦干净,仔细端详一看,这是一枚直径3cm、厚0.3cm的铝质小圆牌,正面的字迹和图案都是凸起的,在下部四分之一处有一条横线,横线下边是冲压的‘03’号码,横线上边中间是一个‘机’字,‘机’字上边是一个小五星,小五星上边是一个直径0.5cm通透式的小圆圈,好像是拴绳用的。在它们的两侧,左边是‘斗私’,右边是‘批修’,组成了‘斗私批修’。背面是一个顶弧凸起的大五星,大五星顶尖处的小圆圈是和正面通透的。从‘斗私批修’四个字来看,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小铝牌是‘文革’的产物,但它究竟是干什么用呢?带着疑问,我拿给老师傅们看看,老师傅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述起来,这是一枚机修工人使用的检修牌,为了落实检修进度和保证检修质量,就在小铝牌正面冲压出不同的号码。有的老师傅还讲述了‘学习工作两不误’‘专政队、批斗会’和‘抓革命、不停产’等许多小故事。现在,回忆起当时大家议论纷纷的情景,这枚铝质检修牌应当是沈化在‘文革’期间仍然坚持‘三班倒’连续生产的佐证。”

  两段时期:民族骄傲

  张能说:“有两段时期我觉得特别值得纪念,一个是解放之初的时候,一个就是‘文革’时期。”根据厂志记载: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3日,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奉命接管工厂,将原国民党资源委员会沈阳化工厂与益华公司合并,正式定名为沈阳化工厂。杨浚任第一任厂长。

  “沈阳解放后,为支援全国解放,被破坏掉的工厂开始全面恢复生产,召回了被遣散离厂的250名工人和3名技术员。有的老工人把行李搬进工厂,5天5夜没离开厂房;有的机修工想尽办法收集、修理器材,将个人收藏的器材和工具献给工厂。在全厂共同努力下,从1948年11月13日到12月7日的25天内,共计修复废旧的氯气泵18台,修复大小机器170余台件,大小锅炉5台,收集管材达2300多米,使烧碱、漂白粉和盐酸恢复了生产。特别是1951年,经过创新、实验,通过改变原料和改进工艺,攻克了产品质量关,终于生产出合格的合成过热汽缸油,质量优于苏联、美国的天然汽缸油。后经过铁道部先后三次组织行车试验,决定在全国铁路使用,从而结束了我国汽缸油依赖进口的历史。在1952年,沈化为支援抗美援朝,抵御细菌战,将氯化苯场改产‘六六六’,4月施工,10月投产,当年即生产‘六六六’乳剂16.8吨。

  “‘文革’期间,沈化没停工,完成了皂蜡代替黄蜡生产汽缸油和水解法制取三氯苯等23项重大技措项目和103项技术革新。有一件事,作为沈阳人、沈化人,我们都挺骄傲的,就是当年在红旗广场(今中山广场)建立的毛主席塑像,就是靠我们沈化解决了防腐问题。”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王远整理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