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文化频道  >  首页  >  盛京风情
横扫沈阳外围强敌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8-02 09:19
分享到:
更多

  在沈阳外围歼灭新五军战役中,东北解放军战士爬冰卧雪,一口雪一口干粮坚守阵地

  1947年秋季,东北国民党军连遭败绩,已由过去的攻势转为守势,被迫困守于沈阳、锦州、四平、长春、吉林等28座城市。为了扭转局面,陈诚将其部队重新进行了整编,总兵力达58万余人。害怕被东北民主联军各个击破,国民党军采取“固点、联线、扩面”的防御计划,除加强长春、吉林、四平、锦州主要据点外,将其主要兵力集中于沈阳及外围,以沈阳作为防御中枢。但再负隅顽抗,也改变不了颓势,终被我解放大军击溃。

  牵一发动全身的“沈阳北大门”争夺战

  1947年12月,东北民主联军,为了不给国民党军以喘息之机,决心趁江河封冻,便于部队行动之机,集中最大兵力发动冬季攻势。林彪致电毛泽东:“我军拟利用锦州到沈阳一带河流皆已结冰,便于大部队行动,投入最大兵力,在锦州和沈阳间作战。”

  法库三面环山,是沈阳的北大门,突破法库防线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区,可直接威胁东北国民党的总部——沈阳。1947年12月15日,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与第10纵队一部突然包围法库,第7纵队由郑家屯南下,准备协同第2纵队攻取法库;第1、第3、第6纵队分别向新民、法库、铁岭、沈阳间前进,准备阻击由沈阳出援的国民党军;第10纵队主力进抵昌图、开原地区,担负侧击任务;第4纵队主力把攻击锋芒直逼沈阳。

  东北民主联军这一突然行动,迫使国民党军急令新编第6军新22师由铁岭向西出援,解法库之围。12月17日,第2纵队在铁岭西南娘娘庙地区歼新22师1个团;第7纵队在法库以南大孤家子等地再歼暂编第59师1个团。国民党军为确保战略中枢沈阳,急从长春、四平、辽南等地抽调新编第1军及第71、第53军主力等部共7个师至铁岭、沈阳地区,准备解除民主联军对沈阳之威胁。民主联军为调动与分散国民党军的兵力,遂以第1纵队第3师佯攻法库,以第2、第7纵队西取彰武,而以主力进至沈阳西北石佛寺地区,伺机打援。12月28日,第2、第7纵队攻克彰武全歼守军第49军第79师。

  巧借天时冰雪战法显奇效

  在东北,擅于打运动战的东北民主联军常常被河道阻隔,而难于施展。1947年12月初,东北地区气温终于降到了摄氏零下20多度,河上的冰冻结实了,东北民主联军官兵戴上狗皮帽子,脚上穿着蓄满靰鞡草的军鞋,活跃在冰天雪地中。

  2纵5师受命主攻新民公主屯的前闻家台后,师长钟伟立刻带领5师的团、营干部勘察了敌军前沿阵地的地形与火力部署。看着这片开阔地上深深的积雪,大家犯愁了,积雪不但会阻碍进攻,降低冲锋速度,而且还易暴露目标,这对解放军发动进攻极为不利。师长钟伟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个冰雪战法在他脑海中形成。他认为,这一仗取胜的关键是要使部队以很小伤亡代价迅速通过积雪深厚的开阔地对敌发起猛攻。必须通过挖雪道、作冰壕,使我们的进攻有掩蔽、有依托,这样可以大大减少部队的伤亡,直逼敌军前沿阵地。随即,钟伟命令13团为攻击第1梯队,14团为第2梯队,15团担任正东方向的助攻和堵击。13团副团长张峰带领13团连夜突击作业,战士们先在雪地上挖出雪壕,又将雪壕两旁堆积的雪里加上菽秸秆拍实,然后再泼水浇冰。当夜,气温达到零下30多摄氏度,水一泼出来就立刻冻成了坚硬的冰块,于是,转眼之间雪壕的两旁雪堆就变得硬邦邦,形成了一条无比坚固的冰雪战壕。没有多长时间,厚厚的积雪上就挖出了一条条上千米、能逼近到敌军前沿阵地的冰雪战壕。

  1948年1月6日8点30分,随着钟伟师长的一声令下,60门大炮齐声怒吼,顷刻之间,敌军的工事就被炮火所掩盖。而此时五师十三团指战员从西南方向发动攻击,他们凭借冰壕的掩护,在雪道中勇猛地扑向敌阵,有如神兵天降!

  5师14团和15团也迅速投入战斗,进行合击。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看到四面八方到处都是解放军,他们想逃都不知道往哪儿逃,一个个只好高举双手投降。仅仅一个小时,敌新5军军部和195师等5000余人被全歼。这是一个酣畅淋漓的大胜仗!

  1948年4月,东北人民解放军(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2纵队成立,钟伟由师长提拔为第12纵队司令员,可谓是火线破格提拔,而且是东北野战军中唯一由师长直接提拔为纵队司令的干部。

  引蛇出洞围城打援

  为了引蛇出洞,第4纵队一度突入沈阳市皇姑屯,第6纵队在沈阳西北万金台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207师1个团,但国民党军仍按兵不动。为诱国民党军出援,民主联军仍以主力隐蔽待机,以一部兵力奔袭、捕歼其分散孤立之部,连克黑山、大虎山、台安等地。据此,国民党军误认为民主联军已分散,遂调集沈阳地区可能抽调的15个师,于1948年1月1日分别自新民、沈阳、铁岭向沈阳西北出击,企图乘机寻歼该地区之东北人民解放军,并解法库之围。同日,国民政府东北行辕主任陈诚发表《元旦告东北军民书》,声称已经完成作战准备,计划分三路向解放军扫荡。当日,国民党军集中了五个军十多个师的力量,以沈阳为中心,分三路向辽河两岸呈扇形推进。

  林彪发现陈诚的三路大军中,左路的新5军因推进快,位置已经突出出来,且新编第5军力量相对薄弱,东北解放军司令部立即部署:第6纵队在路上阻击新5军并诱其深入;第2纵队、第7纵队火速到达新立屯以北、以西地区集结,待命攻击;3纵插到新5军的右翼,切断其向新民的退路;第1纵队、第4纵队、第10纵队和独立第2师共同切断国民党军右、中两路与左路新五军的联系;8纵、9纵从辽中地区返回新民以西待命参战。

  1月5日,解放军第2、第3、第6、第7纵队,将国民党军左路新编第5军(欠1个师)包围于新民以北公主屯地区。下午对其展开猛攻,至7日晚,歼灭新5军(欠1个师)2万余人。中、右两路国民党军,惧怕被歼仓皇回撤。为进一步打开辽西局面,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第8纵队乘胜于26日攻占新立屯,歼灭国民党守军第26师;第9纵队于30至31日先后进占沟帮子、大凌河铁桥,歼国民党第60军第184师一部,并占领盘山。

  解放军以第3、第10纵队和第l纵队1个师位于沈阳以西,分别继续围困法库,并牵制沈阳国民党军,主力转兵辽南。在第1纵队主力、第2纵队、第7纵队和第6纵队1个师于沈阳以南准备打援的掩护下,第4、第6纵队及炮兵主力和南满独立师,于2月6日攻克辽阳,全歼国民党守军暂编第54师等部。20日,再克鞍山,歼国民党第52军第25师。随后,解放军第4纵队与南满独立第1师乘胜南下营口,在强大军事压力与政治争取下,营口守军暂编第58师起义。至此,解放军全部收复辽南地区,控制了营口海港。

  随后,东北解放军第10纵队等部追歼法库突围守军暂编第62师大部于开原、法库之间,继克开原。在解放军的连续打击之下,沈阳之国民党军顾此失彼。此时,四平仅有第71军第88师和一些保安团守城。解放军乘机发展胜利,以第1、第3、第7纵队及1个独立师,于3月13日攻克四平。在此期间,吉林守军第60军于3月9日弃城撤至长春,吉长地区之解放军4个独立师当即发起追击,收复吉林。

  活捉国民党中央军军长陈林达

  国民党新五军军长陈林达,黄埔第四期毕业,他率部出动的时候,绝对想不到自己将成为东北战场上第一位被俘的国民党军军长。

  1948年元旦那天,新五军从沈阳乘火车出发,到达新民巨流河车站下车。临行前,陈诚调拨给陈林达十天的粮食弹药,陈林达认为赶走敌军根本用不了10天,他拉上3天的粮弹上路,剩下的都存在巨流河车站。

  第二天,陈林达的军部到达新民县公主屯镇安福屯村。前锋部队报告说:遇到了共产党军队的阻击。阻击新五军的就是负责诱敌深入的六纵,为了给包围新5军的主力部队赢得调动的时间,6纵顽强地抗击着新5军不断发起的集团冲锋,前沿阵地上的拉锯战反复进行着。

  1月3日的阻击战至关重要,因为正是这一天,2纵、3纵、6纵、7纵和炮兵第1、第2、第4团开始急速向公主屯开进。1月4日,新5军对6纵的阻击阵地加强了攻击力度,数次攻击之后,依旧没有进展,黄昏又至,陈林达猛然发觉附近有解放军的大部队正向他接近,他立即命令用重炮攻击对面的阻击阵地,并严令各部队迅速地突击过去。但是,对面的阻击不但越来越强硬,而且6纵还向他发动了反击。

  1月5日拂晓,新五军被包围在了新民公主屯及其西南地区,陈林达被困在一个孤零零的村庄里。

  6日晨,解放军在密集炮火支援下,继续向新5军猛攻。第3纵队第7师在攻克安福屯的战斗中,集中各种炮50门猛攻一点,随即进行猛烈冲击,歼灭第195师一部,成为战役胜利的开端。接着,第2、第7纵队将第195师第585团主力压至王道屯,并打垮其多次反冲击,迫使其投降。第195师师部与第584团失去抵抗信心,由后闻家台向东北方向突围,被第2、第6纵队歼灭。1月6日晚,陈诚终于下达了让新5军向沈阳撤退的命令。但是,一切都晚了。在靠闻家台附近的一户农舍里,前线指挥部下达了命令:“为防止陈林达夜间逃窜,今晚我们开始行动,7师全部投入战斗,20团担任主攻。”20团对如何完成主攻任务作了紧急动员,并提出了“歼灭新5军,活捉陈林达”的口号,全团指战员热血沸腾。干部战士们都知道,一年前“四保临江”战役就是与这个陈林达对决,前任团长和许多战友献出了生命。今天,复仇的机会终于到了!

  7日上午,第2纵队第5师及第3纵队第9师向前闻家台之新5军军部、第43师师部及1个团发起总攻,在强大炮火支援下,仅1小时,即将其全歼。当日晚第6纵队在第2纵队两个师的配合下,歼灭黄家山守军第43师两个团。西援之国民党军被阻后,解放军向其发起多次反冲击,共歼4000余人。当其得知新5军被歼,即仓皇撤回沈阳。

  陈林达以及一九五师师长谢代蒸、副师长阎资筠,四十三师副师长陈化龙等1000余人均被生俘。陈林达成为东北战场上东北野战军活捉的第一个国民党中央军主力部队的军长。由于陈林达脸上涂了黑灰,又换上了国民党士兵服装,把他揪出来还颇费了一番功夫。当时师长钟伟判断,我军如此之快就打进了新五军的军部,陈林达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跑掉。于是,他心生一计,把俘虏兵都集合起来快速跑步,陈林达一定就在那些跑不动的人里面。国民党的军官都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经得住这么折腾?这一着果然奏效,很快就把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陈林达给抓出来了。

  东北解放军在冬季攻势中的连续重大胜利,打破了陈诚的所谓“固点,联线,扩面”的战略防御计划,将国民党军队极力维护的辽西走廊打得七零八落,打开了东北人民解放军向沈阳进军的门户,给了国民党军极大的震撼。

  历时3个月的冬季攻势,迫使国民党军龟缩于沈阳、长春、锦州等孤立据点,为尔后全歼东北国民党军奠定了基础。

  本版稿件均由张建光撰写

编辑:pd23
更多文化新闻!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有艺术(syyys2015)
相关新闻:
沈网视频
沈网图片
文化看点